思路客小說網首頁 -> 恐怖靈異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 正文
加入書簽 加入書架 推薦本書 返回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書頁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正文 第0287章 洛汗大戰(六)

(為方便您閱讀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最新章節,請記住“思路客小說網”網址 www.biaoshuyu.com,并注冊會員收藏您喜愛的書籍
    洛汗國希優頓的黃金宮殿這里,在這個早些時候和遠程遙控的白袍薩魯曼打架的地方,驃騎王為遠方來的客人們舉辦了一場小小的招待宴會。

    而此時,伊歐玟,這個伊歐家族的一員,同時也是洛汗驃騎王希優頓的侄女,正在照顧著兩個小孩子吃飯。

    就在今天傍晚的時候,這兩個小孩單獨騎著一匹馬千里迢迢地來到了伊多拉斯,向他們的國王傳遞了關于洛汗西北部邊境地區的情報。

    今天的這個招待宴會沒有任何的歡聲笑語,顯得很是沉悶,畢竟,人家洛汗的國王才剛醒來就發現死了個獨苗兒子,所以,他是不可能因為甘道夫等人的到來而大肆慶祝的。

    所以,現在這個王宮大廳這里的氣氛就不怎么好,大部分人都盡量保持著安靜,完全就不像是個宴會的樣子。

    吃飽喝足的阿拉貢,正抱著自己的胳膊咬著煙斗縮在自己的座位上,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著什么,只是是不是地瞟一眼國王寶座那邊;而精靈王子萊格拉斯,則是自顧自地擺弄著自己心愛的弓箭,今天它們被交到了那些侍衛們的手上,所以,他必須要趁著有空重新調試一番,確保它們不會在戰斗的時候出現問題。

    至于偽白袍巫師甘道夫,此時正在遠處的王座旁,和國希優頓并排坐著,兩人似乎正在小聲地討論著什么事情,而希優頓則時不時地搖著頭,露出了拒絕的神色,很顯然,對方似乎不太贊同甘道夫的某些意見。

    沒心沒肺又吃的最多的小安妮,在閑極無聊之下,她正用著那些被自己吃剩的動物骨頭搭著積木玩。

    也不知道她在這段時間里究竟弄了些什么,當人們把注意力集中到她的身上時,那一堆骨頭,早已在她的那雙巧手之下,變成了幾個手持骨頭盾牌和骨頭刀片的強獸人士兵模樣的骨頭架子。

    “這位姐姐,你這是在做什么?它們又有什么用?”

    原本正在吃飯著的那兩個前來報訊的牧民子女中的小女孩,很快就被安妮的所作所為給吸引了注意力,看了好一會之后,那個比安妮還要小一點的小女孩,就忍不住問了這么一句。

    “它們是那個壞蛋薩魯曼手下的強獸人,可以用來打架玩的哦!”

    抬頭看了對面的兩個臟兮兮的小屁孩一眼后,安妮眨了眨眼后,就無所謂地說了出來。

    這是她在無聊之下弄出來打算當做消遣和消磨時間的,畢竟,現在這個中土世界這里,晚上在吃飽了之后,除了準備睡覺之外,好像也沒有什么太好玩的消遣?所以啊,她就隨便搭點骨頭積木出來玩玩咯!

    “它們竟然還可以打架?!”

    聽到安妮這么說,那個牧民的小女孩連只吃了一半的飯都顧不上了,就直接用手撐著長條木桌,吃驚地看著那幾個用骨頭搭建起來的小小強獸人。

    “咳咳!小姑娘,你可別信她的話,那只是幾個骨頭架子模型而已,肯定是不能打架的!”

    在長桌的另一邊對面,矮人金靂正一手扶著一個大大的麥酒桶,另一只手則拿著一個硬木頭杯子,正在自飲自酌著。

    從來不管正事的他,在看到那個小女巫試圖哄騙別人家的單純小女孩之后,就趕緊出聲糾正著嚷嚷道。

    “哼!大胡子你還別不信!如果它們真的能打架的話,你要怎么樣?!”

    本來這只是安妮自娛自樂的小把戲而已,但是,在被這個大胡子矮人這樣說之后,那她就有點兒較真了。

    這個沒見識的大胡子矮人,竟然敢質疑自己的東西?等著吧,有他后悔的時候!

    “如果你能讓它們動起來,那我就把這一大桶的麥酒給一口氣統統喝光!”

    在賭氣之下,金靂想都不想,直接拍著自己身邊的大酒桶胡咧咧地賭誓道。

    他們矮人雖然好酒,而且酒量也比較大,但是,如果真的要把這一大桶的麥酒給喝光的話,那他非得醉死倒下不可!

    “很好,你們你到沒?現在可以開始打了!”

    安妮先是冷笑著看了那個大胡子矮人一眼,再看看那個足足和對方一樣高的大酒桶之后,忽然就狡黠地對著桌子上的幾個骨頭架子模型說道。

    當小安妮的話音剛落,讓所有人感到目瞪口呆的事情發生了:在長條木桌上,那幾個由骨頭搭起來的所謂強獸人模型,竟然還真的就舉著各自的骨頭盾牌和骨頭片刀,在長桌上一對一地捉對廝殺了起來。

    它們正你看我一刀,我踹你一腳;刀片砍過來,揮盾擋過去;就這么在長條桌面上噼里啪啦地打得好不熱鬧,時不時還會飛出一兩根骨頭做的胳膊或者是腦袋?

    “……”

    然后,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過去,包裹遠處,正在王位旁邊嘀嘀咕咕著商量事情的甘道夫,以及他身邊的那個頭上正纏著繃帶的希優頓國王。

    “這、這、這……”

    看到這里,金靂的眼睛直接就瞪圓了!

    他一直以為,魔法就是用來戰斗用的,比如那種詛咒,火球閃電,或者像之前薩魯曼用的那種看不見的繩索一樣的東西?

    在沒有見過霍格沃茨魔法學校里的巫師棋的他,哪里能想象出來,魔法竟然還可以做到像現在長桌上正在發生的這種事情?

    “好吧!算你贏了!”

    嘴唇哆嗦了一會,估摸著桌面上的小人們的戰斗一時半會兒還結束不了,愿賭服輸的他,就只能轉過頭來打量著自己身旁的這個大酒桶,并伸出手,把住木桶邊緣用力地搖了搖。

    很快,里面就傳來一陣陣‘噗通’‘噗通’酒水晃蕩時的那種聲響,很明顯,這桶麥酒,它幾乎就是滿的!

    “阿拉貢?還有,萊格拉斯……”

    認為一個人可能喝不完這桶麥酒的他,就只能用求助一般的眼神看向自己的兩位伙伴,似乎,是想讓他們倆為自己分擔掉其中的一部分?

    只可惜,阿拉貢很干脆地笑著搖了搖頭,表示他自己已經喝的夠多了!而另一邊那個既不擅長也不飲酒的精靈萊格拉斯,則是毫不留情地別過了自己腦袋。

    “哥哥,快看!”

    “看吶!它們竟然真的可以打架!”

    這下子,那兩個來報訊的孩子都顧不上吃他們的飯了,就那么直接趴到了桌上,似乎是想靠近并看得更仔細一點?

    “行了!孩子們,快點吃你們的晚飯!”

    穿著一身精致的黑色褐領晚禮服的伊歐玟,在看了一下那個小女巫弄出來的這些小玩意一眼后,就很不滿地瞪了對方一眼,然后,她就趕緊招呼兩個孩子趕緊繼續吃飯。

    伊歐玟不太喜歡那個小女巫,哪怕,今天早些時候,這個小女巫才剛剛救了她的國王叔叔?

    這是因為,對方今天在宮殿里的時候,揍她家的叔叔希優頓那一拳,揍地實在是太狠了一點!她甚至都無法想象,對方那小小的拳頭,竟然會有那么大的力氣?硬是讓她叔叔的后腦勺腫了好大一個肉包,直到現在,希優頓都還不得不纏著繃帶呢!

    “叔叔!我們洛汗的子民們,他們沒有收到任何警報,而且……手無寸鐵!”

    看著王座上仍舊遲疑不決的希優頓,伊歐玟有點不太明白。

    “投靠邪惡白袍巫師薩魯曼的登蘭德野蠻人,他們已經穿過了洛汗隘口,穿過了西谷,他們正在長驅直入,一路上燒殺搶掠,沒有人能幸免……”

    “叔叔,該是時候下決定了!我們有許多子民的聚集地分布在廣袤的大草原上,一旦那些野蠻人繼續深入的話,他們就絕不會放過他們的!”

    招呼玩兩個孩子繼續吃飯后,伊歐玟就站了起來,對著王位上的希優頓國王繼續勸說道。她自己也希望自家的叔叔能夠早點作出決定,振作起來,聚集起士兵,對邪惡的艾辛格進行全面開戰,保護好他們洛汗的子民!

    “……”

    只不過,她的叔叔,仍舊撐著自己的額頭,歪在王座上,什么話都沒有說。

    也不知道,他是因為小女孩的拳頭打得他太疼?還是因為一覺從魔影中醒來之后,發現親兒子被人干掉后心情不太好?又或者……是由于發現自己強大的洛汗驃騎國變成了一個爛攤子后而感到焦頭爛額?

    “相信我,希優頓王……我們現在聽到那些的消息,絕對只是薩魯曼犯下惡行的冰山一角而已!”

    “一旦他打通了洛汗的國境,與魔君索倫聯手并會師于安度因河的話,那時候,才是最最可怕的事情!”

    看了伊歐玟一眼后,甘道夫就再次加入了勸說的行列。

    現在,剛鐸王國正被索倫的魔多勢力全力進攻,甘道夫相信,哪怕是有著安度因河這道天險守衛,他們也是撐不了多久的!在前些日子,他已經聽到了奧斯吉利亞斯東城被魔多攻陷的消息,而一旦奧斯吉利亞斯西城也被攻陷的話,那剛鐸的整個安度因河防線就會全線潰敗!

    到時候,剛鐸的首都米那斯提力斯就會徹底暴露在魔多大軍的兵鋒之下!

    而一旦薩魯曼的大軍打通了洛汗國境,與魔多的勢力會師于安度因河并開始兩面多線從北部夾擊剛鐸的話,那這個中土世界就真的徹底完蛋了……

    到那時候,只要神靈們,那些埃如或者維拉們不出手強行干預的話,那這個中土世界,就真的變成是魔君索倫說了算了!而他們這些反抗魔多的人類,精靈或者矮人,除了精靈們能逃亡阿門洲之外,其他人就全部都得完蛋!

    “希優頓,該是時候下定決心了!召集你的軍隊,抗擊你的敵人,并和薩魯曼的大軍正面交鋒!”

    “別讓他們繼續傷害你們的子民,焚燒你們的牧場了……你必須盡快去戰斗!”

    看到希優頓似乎有點意動之后,甘道夫就繼續加了一把勁。

    他打算徹底勸服這個驃騎王!他相信,在草原之上,薩魯曼的強獸人軍隊或者那些烏合之眾的野蠻人,應該不會是洛汗的那些精銳騎兵們的對手。

    “此刻,我們仍舊有兩千多的精兵正在西北方向活動,伊歐墨雖然被放逐了,但他還是忠于洛汗,忠于你這個國王的!他也知道,你是被敵人給控制住了!”

    “我相信,只要你召喚你們,他和他的士兵們就一定會回來,為國王而戰的!”

    這時候,在一旁抽著煙斗的阿拉貢也湊進來,加入了勸說的行列,他們之前尋找霍比特人時可是親眼見過伊歐墨的,也大概知道那個洛汗將領的秉性。

    “不!伊歐墨他們,離這里足足有三百里格之遠,他們趕不回來的,實在是太遠了……”

    “哪怕他們全都是騎兵,在這么遠的距離下,哪怕現在就派人出去傳訊尋找到他們再趕回到這里,肯定也是來不及的!所以,伊歐墨……他是幫不了我們的!”

    沒人比精通騎兵作戰的希優頓更加清楚騎兵趕到王都這里需要多少時間,所以,他不支持在伊多拉斯首都這里和薩魯曼的混合軍隊作戰,因為,這里根本就是無險可守!

    而且,最關鍵的是:由于葛力馬這段時間里的胡作非為,現在伊多拉斯這里,根本就沒有多少可以作戰的勇士,希優頓知道,他們剩下的這點兵力,是絕對堅持不到援軍趕來這里的!

    “不!甘道夫,你不用多說了……”

    在大廳里踱步了一會之后,希優頓趕緊就伸手止住了打算上前繼續勸說自己的這個老巫師。

    “我知道,你們來救我的目的!我也知道,你們對我抱有著期望!”

    “但是,這段時間……洛汗王都伊多拉斯這里,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我不會再給我的子民帶來任何的傷亡!我不會再讓他們對我失望!我也絕不會再冒險開戰的……”

    如果洛汗王都這里一切都是鼎盛時期的話,那就沒說的,希優頓肯定就敢率兵出去,在草原之上和薩魯曼的步兵們玩硬碰硬的野戰!

    “逃避是沒用的,希優頓!”

    “薩魯曼對中土世界的戰爭已經打響了,不管你想不想冒險,他們都會來找你的!”

    看著希優頓仍舊是這副猶豫不決的樣子,阿拉貢不得不再加重語氣說了一句。

    “噢?據我所知,洛汗國的國王是我希優頓,而不是你阿拉貢!所以,我的決定容不得你們來質疑!”

    要不是看在對方為了解救自己出了一份力的話,說不定,希優頓早就將這伙試圖干預洛汗內政和自己決定的家伙們給趕出去了!

    他們這些人,難道就不會想想自己的身份嗎?

    一個巫師,一個有名無實的國王繼承人,外加一個矮人和肯定不會參與戰爭里的西爾凡精靈勢力的王子,他們這四人對即將發生的戰爭又能有多少用處?

    如果,他們中的某個人,是帶著數千精銳士兵的領主的話,那他希優頓就一定會尊重他們的意見!要不然,他們就請早點閉上各自嘴吧。

    “那希優頓國王,你的最終決定是什么?!”

    甘道夫嘆了口氣,站了起來走近希優頓,緩緩地問道。

    現在的形勢其實已經很明顯了,薩魯曼的混合大軍正在壓境,留給希優頓的選項無非就只有三個:投降?這就注定會被亡國滅種,想必他驃騎王是不會去選擇這個的;而正面戰爭的話,他剛剛已經嚴詞拒絕了;那最后,也就剩下逃避這一選項了吧?

    但是,甘道夫覺得,逃避也就無非是茍延殘喘而已,對中土世界的戰事毫無益處!與其那樣,還不如冒險一搏,來和薩魯曼做一次正面的決戰!畢竟,在草原之上,來去如風的騎兵對上步兵們還是很有優勢的不是?

    “……”

    希優頓沉默了一會,他先是閉上了自己的眼睛,過了一小會兒,才突然猛的睜開。可是,在當他正準備宣布自己的最終決定的時候,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卻再次響起,很無禮地打斷了他接下來準備要說出的話。

    “我差點忘了,如果你們是想和那個壞蛋薩魯曼打仗的話,也許,我是可以幫得上忙的哦!”

    原來,剛剛突然說話插嘴進來的,竟然是小安妮?

    在剛才,當她閑極無聊地看了一場骨頭小人們給她表演了一場巫師棋之后,再一次沒有事情可以做的她,當聽到這伙人正在討論那些打仗的事情時,她才突然想起,她的那些愛麗西亞聯合王國的大軍,好像也差不多要打到洛汗國的邊境之外了吧?

    所以啊,安妮就覺得,她自己似乎還真的幫上忙呢!只不過,可不能白白地來幫這個洛汗國,必須要這個王國付出一些代價才行!

    “是你……”

    疑惑地轉過身,當希優頓看到的是這個揍了自己一拳并成功救了自己的小女巫后,就不禁有點疑惑,這個小女孩,能有什么辦法可以幫到自己?

    難道,她是想用她的那種奇怪的魔法?可是,在大規模的戰役里,魔法真的有那么強大嗎?還能左右一場戰役?反正,對于魔法能不能左右戰局,希優頓還是持懷疑態度的。

    “安妮……”

    與此同時,甘道夫也緊張地用目光注視著這個小女孩,并趕緊搖了搖頭。

    他的意思也很明顯,那就是:不許在凡人間的戰爭里用大范圍魔法去幫助他們,也不許放炎魔,更不能放出那只叫做提伯斯的小熊!

    “我有一個叫**麗西亞聯合王國的國家哦!我的那些手下們,她們很膩害的!”

    不知道從什么地方找出了一瓶飲料的小安妮,就一邊喝著,一邊含糊不清地說道。

    “等等,你剛才是說愛麗西亞聯合王國……很抱歉,小安妮,為什么我好像就從來都沒聽說過這個名字?”

    甘道夫認真地想了想,又從自己來種中土世界兩千多年的記憶里反復搜索了好幾次,然后他終于確信,在中土世界這里,壓根就沒有這個所謂的愛麗西亞聯合王國!

    這,該不會是這個小女孩臨時杜撰出來的吧?待會兒可別激怒了這個希優頓驃騎王才好,畢竟,現在對方可是處于喪子之痛和瀕臨滅國的憤怒之中,是聽不得勸,更聽不得別人去調侃他的!

    “你當然沒有聽說過啊!因為,那是我前不久才剛剛創立的呢!”

    小安妮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她覺得吧,甘道夫這伙人真的聽說過的話那才奇怪呢!

    她的愛麗西亞王國,可是在他們這伙人剛剛進行魔戒遠征的時候創建出來的!而且,發展的時間也是在對方護送魔戒趕路的那兩個多月的時間里。而現在,他們這些人又一直在迷霧山脈以東的洛汗國附近轉悠,那肯定是不會知道西邊,在天鵝河以北發生的事情的。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安妮覺得,她的那個愛麗西亞王國的軍隊們,應該也差不多打到艾辛格的附近了吧?如果她們的進度太慢的話,那她自己可是會生氣的!

    “前不久創立的?究竟是在什么時候!”

    甘道夫還是很疑惑,前不久就能創建起一個王國……這確定不是在開玩笑嗎?他們之前,和這個小女孩在瑞文戴爾分別的日期,好像也就不到三個月吧?怎么就讓她弄出一個王國了?

    對了,還有在瑞文戴爾時碰到的那個老矮人葛羅音,當初,對方還信誓旦旦地給自己保證過,說是這個小女孩,她肯定不會亂搞事的?!

    “就是在你們去那個魔戒遠征的時候啊!唔……我算算,沒錯了,就在你們出發的第三天的時候!”

    安妮掰著自己的手指認真算了算,很快就得出了準確的時間。

    雖然具體的日期她早就忘了,但反正她就是知道,在離開瑞文戴爾之后,她們用了足足三天的時間,才堪堪趕到了布雷鎮的外面并拿下了那座小城的。

    “我們魔戒遠征隊,好像一共也就走了兩個多月吧?這么短的時間,你就能建立起了一個聯合王國?!”

    甘道夫還是覺得有點不可思議,這個小屁孩,就真的能這么搞事情的嗎?

    才僅僅兩個多月,這么丁點的時間又能做些什么事情?在甘道夫算來,如果是從剛鐸首都慢慢旅行到達瑞文戴爾的話,兩個多月的時間,也才剛剛夠趕路而已吧?

    “兩個多月還少啊?那就已經是很長的一段時間了!”

    安妮很不滿地撇了撇嘴,要知道,在克普魯星區那會,有兩個多月的話,都差不多夠她策劃并霸占下整個星區了呢!

    而現在,她不過是整出了一個人口不過是幾十萬的小小聯合王國而已,這又有什么值得大驚小怪的?一群沒見識的家伙,虧他們還那么大歲數了,還都這樣一驚一乍的,真沒出息!

    “……”

    甘道夫現在都不知道該說什么,他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太好了。

    想想他自己,花了兩千多年,才慢慢引導了人類和其他智慧生物往維拉們所希望的方向上發展,可現在,這個小女孩,區區兩個多月就創立了一個王國,效率就有這么高的嗎?

    “真的假的?那你的國家究竟在哪里?呃……”

    金靂才來得及開口問了一句,就打了一個大大的酒嗝。

    很顯然,他有點喝高了,現在他的雙眼都快要變成斗雞眼了!而那桶之前幾乎滿裝的麥酒,他才勉強喝了一小半而已,離喝光它,估計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

    “當然是在夏爾那邊的啊!”

    “現在的布雷鎮,斯塔德鎮,梅崔斯,安努米那斯,佛諾斯特,以及天鵝河流域等等地方,它們都已經是我的愛麗西亞聯合王國的領土了呢!”

    想了想,聯系起她最近收到的歐菲娜給自己傳來的那些魔法信息之后,安妮很快就說出了一長串的地名。按照時間來算的話,歐菲娜她們的軍隊,應該是按期到達了艾辛格附近了吧?

    “等等!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剛剛說的那些地方,那好像就是伊莉雅德自由議會的地盤?!”

    阿拉貢現在真的是有點不淡定了,所以就趕緊出聲詢問道。

    其實,他更想說的是:那些地方,應該是他阿拉貢的領地!她的那個所謂的愛麗西亞聯合王國不能去霸占他家的地方,他才是亞爾諾王國的合法國王!他才是登丹人的大酋長!

    那是伊莉雅德自由議會的領地,在以前,就全部都是亞爾諾王國的固有領土!那是本該屬于他阿拉貢的領土!

    “伊莉雅德?可現在已經不是他們的了哦!現在是我的了!”

    就安妮所知道的,那個什么伊莉雅德自由議會,早就被解散很久了呢!

    他們一部分人,直接加入到了愛麗西亞聯合王國議會之內,還有一部分人則當起了富裕的大地主,而另外一部分不識好歹的人,干脆就直接被打死掉了!

    “都請安靜!現在,這些無關緊要的事情,你們可以先不要在我的王宮這里討論!”

    很不滿地掃視了甘道夫以及阿拉貢兩個人之后,希優頓才疑惑地看向了剛剛說過能夠幫助到自己的那個小女巫。

    “安妮女巫閣下,我現在想知道的是:你們的那個所謂的愛麗西亞聯合王國,究竟怎么樣才能幫到我們?又或者,到底能不能幫到我們!”

    目光炯炯地注視著這個坐在木椅子上晃蕩著雙腳的小女孩,希優頓表情嚴肅地詢問道。

    這,才是他希優頓所關心的。

    畢竟,他們現在的伊多拉斯這里,已經是孤立無援!而整個洛汗驃騎國,更是處于危難的生死存亡之間,一有不慎,很可能就會步入亡國滅種的絕境!

    如果現在能夠來一個有力的外援,率領大軍來拯救洛汗的話,那就是最好的了。

    至于那個愛麗西亞聯合王國到底是霸占了阿拉貢的屬地,還是侵占了精靈的地盤這種事情,他希優頓才不想去理會!

    “這個嘛,你還是自己直接跟歐菲娜談吧!”

    稍微認真想了想之后,安妮覺得,有些事情,還是讓歐菲娜當面和這個看起來就很狡猾的老頭國王面談比較好,這樣的話,她們才不會吃虧!

    說完,她就直接一揮手,使出了就如同之前她侵入真知水晶時的那種通訊魔法相類似的法術,直接在這個洛汗的王宮里,制造出了一個大大的魔法光幕。

    “歪歪?歐菲娜你在不在?!”

    然后,在其他人好奇或者驚訝的時候,安妮就朝著光幕里面呼喚了一句。

    在下一秒,這片魔法光幕就亮了起來,然后,里面就出現了一個正坐在帳篷主位上,身著金色鎧甲,背后還掛著一面巨大的紅底金邊白色禿鷹旗幟的年輕女人。

    “參見吾主!”

    看到在自己面前出現的魔法光幕后,歐菲娜很快就站了起來,并恭恭敬敬地對著小安妮行了一個隆重的禮節。

    “您有何吩咐?!”

    歐菲娜感到有些奇怪,在平日里,她的這個小主人,有事情的時候,都是直接傳訊就了事的,可為什么今天卻要這么嚴肅地用魔法會面的形式進行對話?

    然后,歐菲娜才開始站直身體,疑惑地看向了魔法光幕的對面,她看到了對面有人類,矮人和精靈?似乎,還有一個不算太弱的巫師?

    “……”

    “噢……她是精靈嗎?竟然,比凱蘭崔爾還要年輕漂亮,而且更迷人……”

    正在喝酒的矮人金靂,在這瞬間雙眼就又瞪直了,然后,他就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并開始呼呼大睡起來,很顯然,他是真的喝高了,還以為自己剛才出現了幻覺呢!

    其實,何止是他,現在在整個洛汗王國的大廳里的,除了小安妮自己之外,幾乎所有的人都看直了眼,他們完全想象不到,世間竟然還有這種人物!

    “……”

    和其他人的驚艷不同,甘道夫則疑惑和震驚地盯著魔法光幕對面的那個身著金甲的女人。

    身為邁雅的他,雖然能力收到了很大的限制,但他的眼光和見識可沒有變低。

    所以,他當然能夠看得出來:眼前的這個女人,她不是精靈,也不是人類,甚至不是中土世界或者阿門洲里的任何一種生物!

    在一開始看到這個女人的時候,甘道夫差點還以為對方是小安妮那個不老實的小屁孩從外世界召喚來的存在呢!

    可是,當他仔細看過去時,卻又發現,這個幾乎強大如甚至超過一般邁雅的存在,身上竟然有濃烈的中土世界氣息?

    甘道夫很是納悶,他除了感受到對方身上的強大力量之外,竟然還感受到了另一種圣潔和浩大的氣息!那種強大的生命力以及光明之力,甘道夫是絕對是不會認錯的!

    因為,那是中土世界誕生之初,是阿爾達還沒有圓轉卷曲之前的那兩棵雙圣樹的氣息……

    它們怎么可能在這個陌生女人的身上出現?

    他甘道夫敢肯定,阿門洲那里,絕對就沒有這么一號女人!對方也絕不是眾神創造出來的邁雅!那么,她究竟又是從哪里冒出來的?

    “事情是這樣子的:這個叫做希優頓,是洛汗的國王,他似乎想要向咱們的愛麗西亞聯合王國求援!所以……算了,你還是自己跟他談吧。”

    說了兩句大概交代清楚之后,安妮就自顧自地走到了一邊,她才不想去管這些麻煩的事情咧!反正,她相信,歐菲娜一定會處理得很好的。

    “我明白了……”

    對著轉身離開的安妮微微頷首之后,歐菲娜才轉頭看向了仍舊有點驚訝的希優頓。

    “那么,你就是洛汗驃騎國的希優頓國王?說吧,你到底有什么條件能夠讓我派遣軍隊去救援你?”

    一艘握著自己腰間的精美長劍,歐菲娜就這樣威風凜凜地隔著魔法屏幕看著自己對面皺著眉頭中的希優頓。

    “對了,我免費贈送你們兩條信息,好消息是:我們六千多大軍現在正堵在艾辛格的大門之外,他們暫時是沒有辦法向你們的洛汗境內增派兵力了!”

    看到那個希優頓驃騎王的臉上似乎出現了喜色之后,歐菲娜才笑著說出了下一條消息。

    “而壞消息則是:最少一萬名全副武裝的強獸人大軍已經向你們洛汗的境內挺進,當然了,還有那些沒來得及被我們消滅的登蘭德野蠻人?他們估計最少也有兩三萬人?!”

    看到希優頓原本變得好看的臉色再次變得蒼白之后,歐菲娜就知道,她的目的達成了!

    在這次即將開始的談判之中,她們愛麗西亞聯合王國已經徹底占據了主動!如果這個洛汗的國王不想亡國滅種的話,她相信,待會兒,對方一定會老實就范的。

    其實吧,她還有一些事情沒有明說,那就是:雖然她們的大軍確實是堵在了艾辛格的大門之外,但是事實確是雙方誰都暫時奈何不得誰!

    從艾辛格里面沖出來的強獸人軍隊,很快就能被她們的火槍和大炮給直接打回去,而如果她們的軍隊膽敢靠近艾辛格法師塔的攻擊范圍的話,又很容易收到對方的魔法攻擊,所以,在小安妮沒有聯系歐菲娜之前,她們就一直在這里和那個白袍巫師薩魯曼對峙著。

    而傲慢的白袍巫師薩魯曼,壓根就沒有下令那些深入羅漢境內的強獸人大軍返回,他的意圖就已經很明顯了,那就是想要先滅亡了洛汗并策應魔多的攻勢之后,再回頭收拾她們的愛麗西亞王國?

    反正,在白袍巫師薩魯曼看來,哪怕愛麗西亞聯合王國的槍炮再厲害,也是奈何不得他的艾辛格的!

    事實也確實就是如此,在歐菲那看來,對方的那個歐散克法師塔以及白袍巫師加在一起的話,真的是太難對付了!她們的‘復仇女神’加農大炮的射程,其實并不比對方的法師塔射程更遠。

    “……”

    聽完了對方說出的這兩個消息之后,希優頓沒有馬上說話,他就那么低頭看著地面,也不知道到底是在思索著一些什么。

    “說吧……你們到底想要怎么樣,才肯發兵救援我們洛汗國?!”

    過了好一會,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后,這個洛汗的驃騎王希優頓,才一字一頓地向著魔法光幕對面的那個既迷人又狡猾的女王問道。

    他知道,憑著現在的洛汗國一己之力,是絕對對付不了一萬名強獸人大軍以及至少兩三萬人的登蘭德野蠻人的!哪怕薩魯曼給他自己充裕的時間去慢慢召喚士兵,他現在的洛汗國,也絕對是湊不出幾千的騎兵出來的!

    “反省吧,我們的要求,其實很簡單……”

    看著對方的表情,歐菲娜就知道,今天,她們的目的已經達成了。
上一頁 返回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提醒更新/舉報錯誤/缺字少章
如發現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有章節錯誤、排版不齊或版權疑問、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請聯系客服中心
小說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最新章節由網友上傳,作品僅代表作者暗影熊本人的觀點,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無關。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全文閱讀由思路客小說網(http://www.biaoshuyu.com)提供,僅作為交流,非商業用途。
时时彩平台1980模式平台 吉隆县| 玛多县| 霍州市| 民和| 彩票| 昔阳县| 蓝山县| 本溪| 年辖:市辖区| 兴隆县| 陕西省| 四川省| 海口市| 岳阳县| 平远县| 北宁市| 瑞丽市| 天祝| 泾源县| 福建省| 九江县| 桦南县| 东乡县| 广东省| 荆门市| 平安县| 牙克石市| 临武县| 和田市| 玛沁县| 金塔县| 贵港市| 耒阳市| 佳木斯市| 尤溪县| 吴川市| 翁牛特旗| 奉节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