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說網首頁 -> 恐怖靈異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 正文
加入書簽 加入書架 推薦本書 返回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書頁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正文 第0543章 真的就是我干的!?

(為方便您閱讀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最新章節,請記住“思路客小說網”網址 www.biaoshuyu.com,并注冊會員收藏您喜愛的書籍
    神堡空間站圓環區的D1港口,諾曼底二號正停靠的D24號碼頭,現在這里正被一大群全副武裝的突銳士兵團團包圍著,甚至連港口外的出口那里,也在十多分鐘前,被一艘街道命令后靠過來的突銳巡洋艦死死地擋著,嚴防諾曼底二號任何可能性的鋌而走險或是困獸猶斗的沖卡行為。

    如果現在諾曼底二號膽敢啟動質量效應引擎的話,堵在出口處的那艘突銳大型巡洋艦就肯定會毫不吝嗇地用準備就緒的副炮直接轟擊過來,用炮火擊毀這艘新制造出來還沒多久的嶄新諾曼底二號飛船!

    當然,這個時候,除了那些包圍整個碼頭,里里外外圍了好幾層,正緊握著各自的武器虎視眈眈如臨大敵的突銳士兵們之外,還有來自由神堡理事會的阿莎麗人、塞拉睿人、突銳人以及星聯人類組成的聯合調查代表團。

    他們要徹查神堡幽靈薛帕德的座駕以及隨船人員,特別是要調查:是否存在有不被官方記錄在案的走私等行為!

    這其實是那個老練的人類理事會議員顧問烏迪納先建議的,為的就是公平起見,臨時組建起來,一起和突銳人的執法隊聯合起來調查,無比要找到那些暴徒們武器的來源!

    只可惜,到目前為止,所有在這段時間靠港卸貨的飛船都已經調查完畢,甚至還用智能AI篩選了一年里神堡港口的所有物資清單……可是,除了這艘諾曼底二號還沒有調查之外,別的飛船貨物或者單據都規規矩矩,除了偶爾發現并抓獲一些走私奢侈品的倒霉家伙之外,無論是調查團還是突銳人,都沒有找到任何有價值的線索!

    所以,此時還在第三衛區和突銳士兵們進行戰斗的那些叛亂暴徒們,他們手里的武器,就很可能是從這個諾曼底二號流出來的,至少突銳人是這么想的,反正它的嫌疑是最大!從抓獲的某些叛亂分子的口中,已經獲得可靠的證據表明:在諾曼底二號靠港之后不到半天的時間里,那些武裝的叛亂份子就突然就獲得了大量的高新武器,所以,這就不能不讓人去多想!

    雖然吧,突銳人查看過所有港口以及第三衛區通道的監控,智囊團和智能AI多方研究也都始終弄不明白那些武器到底是怎么被偷運到‘地基’世界里的,但是……這卻并不妨礙他們將懷疑的目光鎖定了據說現在正和塞伯魯斯關系不清不楚的薛帕德!

    因此,在調查完所有的在港艦船之后,聯合調查團以及突銳人就來到了這里!

    已經在第三衛區的戰斗中損失慘重的突銳人,在抓狂之下,就急于證明是諾曼底二號,是死而復生且和恐怖分子組織塞伯魯斯有關聯的薛帕德主導了叛亂的發生,所以他們派遣了數百人的軍隊和一艘戰艦包圍了這里!

    只不過,唯一讓那個突銳將軍感到有些不滿的是:這里除了他的人和將要被他調查的諾曼底二號之外,還有一群來自理事會指派過來的礙手礙腳的家伙,讓他的原本不少隱晦的打算一下子就落了空,不得不規規矩矩地按照章程去辦事。

    “呵……”

    “我很不明白,你們不讓我的諾曼底二號離港也就算了,現在還這樣大張旗鼓地來這里,讓士兵包圍我和我的船員還有飛船,你們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薛帕德帶著米蘭達以及自己的那些歸來報道準備登艦的幾位船員,就站在港口的通道里,冷著臉掃視著周圍包圍了她們的那些突銳士兵以及那群正在向她們緩緩走過來的神堡官僚們。

    那些人,除了安德森的顧問烏迪納之外,其它的,她是一個都不認識!

    而她現在之所以除了憤怒卻一點都不緊張和意外,那其實是因為在剛才,她的那位老長官安德森上將在第一時間給她發來了信息!雖然對方僅僅是通知她:神堡理事會要對她的諾曼底二號進行一次徹底的搜查,也并沒有多說什么,但現在,看到這種陣勢,她也隱約猜測到了一些事情。

    看看遠處,滿是硝煙和槍炮聲,那片已經打得一片狼藉的第三衛區城市……恐怕,這些家伙們肯定是以為她薛帕德是和那些叛亂的家伙們有某種關聯?

    哼!

    這沒有任何根據的猜疑簡直就是滑稽!

    她薛帕德正忙著追尋和調查收割者以及收集者的事情,忙著去拯救銀河系都分身乏術,哪里有空來神堡空間站這里瞎搞事?

    再說了,她現在已經官復原職,重新變回了高大上的‘神堡幽靈’,哪里會去和一群暴徒攪合在一起?毫不客氣地說,她這人生的二十多年里,可是從來都沒有進入過神堡衛區的‘地基’世界的,那里邊到底是個什么樣子,她也就僅僅是在資料里看過而已,又怎么會和里邊的某個人有聯系,還策劃暴動?!

    “或者是說……”

    “我現在的這個神堡幽靈的性身份,已經沒有以前的那個管用了,所以你們這些突銳人就可以肆意妄為地指控我?”

    所以,這般想之后,她就毫不客氣地開口向著那個帶頭逼過來的突銳將領使勁地譏諷嘲弄著道。

    現在想來,很可能她當年的死,當年那艘伏擊她的那艘飛船,興許就真的和突銳人有關?

    看看吧,現在她才剛剛復活過來,并回到了神堡還順利地官復原職,可結果呢……還沒有等她把神堡幽靈的位子焐熱,這些突銳人就又來針對她了!

    這種毫無遮掩的敵意和誣陷都做到了這么明顯的地步,如果說不是他們突銳人對她薛帕德有意見的話,怎么可能會做到這種撕破臉的程度?!

    “……”

    然而,那個突銳人將軍只是冰冷地盯著薛帕德,他那種族自然進化出來的面甲一樣的金屬質外骨骼一動不動地,沒人知道他現在到底是什么樣的一個態度。

    但,肯定不會是太友好就對了。

    想想也是,早在2157年的時候,突銳人與地球的人類發生了第一次接觸戰,也就是那個突銳人稱之為的‘314中繼器事件’!然后,先開第一槍的突銳,最后竟然被弱小的地球人類給打敗了……而怒不可歇的突銳人還沒有來得及發動全面戰爭并展開報復打擊的時候,喜歡多管閑事的阿莎麗人就出面調停,還將這些地球人給直接引入了神堡,強行和解了雙方,這讓他們突銳人怎么可能不記恨?

    當初,他們突瑞的巡邏艦隊發現了卡戎中繼器被激活和使用后,為什么銀河系的安全,才不得不攻擊了人類的那個殖民地……

    畢竟誰都知道,隨意激活任何新發現的質量中繼器,那是一個很危險很瘋狂的行為,已經觸及了神堡公約的底線,人類不應該那樣去做!哪怕是整個神堡議會成員國之間,到目前為止,探索過的已知銀河系也不過是百分之三左右而已,誰也不知道在一個新發現的質量中繼器的對面到底有些什么!

    所以,他們突銳人當時,也僅僅只想為了去警告那些人類,也有可能是以為那個殖民地的武裝就是人類的全部軍力,可結果……那些人類瘋了一樣,集合起大艦隊,還打得他們突銳的那個巡邏艦隊死傷慘重、大敗而逃?

    所以,直到現在,有些突銳人仍然憎恨人類,肯定也包括這個突銳將軍!

    反之也是一樣,很多人類直到現在也仍然在暗自憎恨著當初攻擊了山西殖民地的突銳人!算起來,時間也僅僅才過去了不到三十年,當初被突銳人傷害到或者親人死于突銳艦炮底下的人類現在仍舊活著,那種仇恨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抹消的。

    “薛帕德!”

    “你其實不用緊張,這只是神堡理事會對于此次叛亂事件的一次例行檢查而已!只要你的飛船上沒有發現違禁品,也沒有那些狠敏感的物資流出記錄的話,待會檢查完畢后,自然會讓你們安全地離開。”

    在雙方沒有開始進一步的沖突之前,星聯的議員顧問烏迪納就笑著出面給雙方打了個圓場,試圖緩和氣氛。

    “現在理事會的職員以及突銳軍方將會一起合作,對你的這艘諾曼底二號進行一次徹底的全面檢查,我想,你應該不介意的,對吧?”

    烏迪納說這種話只是客套和某種暗示而已,他想要提前從薛帕德的臉上看出一點什么,以便待會提前準備好自己的言詞和應對方式。

    反正,檢查是肯定要檢查的,都擺出這種陣勢了怎么可能不去檢查?

    現在神堡空間站發生了那么大的叛亂事件,別說薛帕德身上的嫌疑這么大,哪怕對方沒嫌疑,也是肯定要查上一遍的,如果對方現在貿然拒絕或者抵制,那只會適得其反。

    “哼!你們都這樣了,我有拒絕的權利?”

    “你們想查就查吧……但是我可先聲明:要是待會查不出什么的話,你們可要早一點放我們離開,我可沒有那么多時間在這里看那些沒用的突銳人和一群暴徒玩過家家。”

    是的,就是過家家!之前,某個小女孩離開跑去撒野的時候,那個小家伙就說了:‘看那些歪星人玩打架過家家的游戲,一點都不好玩’!

    “這是我看過的最糟糕的一場‘戰爭’?你們瞧瞧,一場暴徒們制造的騷亂,竟然被突銳人打成了現在這種模樣?”

    “他們的能力,我可真的是有點擔心!”

    心下不舒服,被人當做是嫌犯看待并還被團團包圍的薛帕德在心下惱怒之余,只管逞著口舌之快,就那樣夾槍帶棒地奚落著那個臉色已經變得越來越難看的突銳人將軍。

    “!!”

    為首的突銳人猛地上前一步,仗著身高的優勢,用冰冷的眼神居高臨下地俯視著那個同樣瞇著眼回瞪著他的薛帕德,大有一言不合就先單挑地趨勢。

    “……”

    “好了好了,既然薛帕德已經同意檢查,各位,那咱們就開始吧!”

    對著那個絲毫不認慫的薛帕德搖了搖頭,從對方的表現猜測對方應該確實是和第三衛區的叛亂事件無關且不知情之后,烏迪納在松了一口氣的同時,就直接伸手,示意理事會的代表和自己以及其他的工作人員們一起上艦檢查,他們要檢查每一個艙室,也包括調查船只的載貨記錄,卸貨記錄以及人員上下艦等等信息。

    好在這艘諾曼底二號是艘新船,也不是太大,那些信息應該不會太多,也花不了他們多少的時間。

    “怎么,突銳將軍,您不去查查我船上的違禁品嗎?”

    “說不定,上邊真的有你需要的贓物或者其它?”

    當理事會的代表和其他的檢察人員以及不少突銳的士兵們乘坐好幾艘快速交通工具徑直飛向了港口中的諾曼底二號之后,薛帕德才再次冷著臉,很不滿地盯著那個仍舊站在自己跟前,并沒有跟著一起上艦去的突銳將軍。

    “他們負責調查船上的物品,而我,負責查驗你們離艦后來到神堡空間站的人員!”

    “唔……”

    “哼哼!薛帕德,你確定,這里便是你們飛船今天離艦的所有的船員了?”

    用憤怒和陰狠的眼神盯著跟前這個雌性人類看了好一會,知道自己在沒有確鑿證據的前提下奈何不得對方的突銳將軍,就只能勉強按捺下自己心中的怒火,開始地掃視著薛帕德周圍的那些即將要被自己審查的人員。

    他剛剛在暗中數了數,她們這些人,似乎和海關記錄里的人員數量不太一致……好像,少了一個?!

    會不會,少的那一個,就是突破口?

    “哼!”

    “還有一個小女孩跑出去玩了還有沒回來,怎么,您要不要我現在立即揪她回來,然后你再好好地調查一下她是不是和那些叛亂的暴徒勾結?”

    不用多看,薛帕德自己就知道她們這些人里到底少了誰!所以,她就繼續冷哼一聲,無所謂地譏諷著自己跟前的這個突銳人。

    在她看來,小安妮就只不過是一個八歲的小女孩而已,她可從來都不認為那個小不點能和那些叛亂的暴徒們摻和到一起去,只要腦子還正常的人。恐怕都不會去想那種離譜的事情的。

    “……”

    用狠厲的眼神再次盯著薛帕德的臉看了好幾秒,突銳將軍才恨恨地轉頭,用問詢的眼神看向了一旁的那個叫做哈倫的海關突銳人職員,對方手里正拿著一份海關的數據終端,上面記錄著今天通關的所有人員信息。

    而他所要核對的,就是那些從諾曼底二號離艦進港的人員!

    “是的,長官!”

    “當時就是我親自給她們進行安檢的……除了她們現在的這些人,確實是還有一個八歲的人類小女孩,現在她應該在……呃,她回來了?!”

    突銳人海關署的職員才剛剛想用自己的萬用工具配合海關署的終端準備調出那個小女孩的全息影像以及正在活動的地點,可他一轉頭,就發現有個人類的小女孩正蠻橫地擠開了那些戒嚴著的突銳士兵,然后蹭蹭蹭地一只手拎著一只毛絨小熊、另一只手一個鼓鼓脹脹的袋子,就那樣一溜煙地跑到了他們這群人的跟前來。

    然后,他就如釋負重一般關掉了電腦的終端和自己手上的萬用工具,指著正好奇地打量著他們的那個小不點地球人類說著道。

    現在好了,諾曼底二號今天通過安檢的所有人員都已經到齊,也不用他再去解釋什么了。

    “咦?”

    “你們這些一個比一個長得難看,有臉卻不要臉的外星怪家伙們,湊在這里,難道是想玩什么有趣的游戲嗎?”

    (???ω???)???

    剛剛跑去神堡里到處玩了一圈后,剛一回來就看到這些外星人圍在這里,看起來還兇巴巴的,肯定不是在干什么好事,但是又不是想要打架的樣子?

    這讓安妮心下有些疑惑之余,不知道他們這些人圍在這里到底想要做些什么壞事的情況下,就毫不猶豫地出聲嬌叱著奚落了一頓他們。

    “你!!”

    原本心情就不太好的突銳人將軍差點就又忍不住發火,他今天被挑撥的次數已經夠多的了!

    然而,幸虧他想起這個矮個子小人類還只是一個地球人的幼年個體,所以喘息了兩下后,才算是勉強壓抑住了快要迸發出來的怒焰。

    他不屑于去和一個人類的小幼體置氣,省得又有人來說他們突銳人的閑話。

    “噗!!”

    站在薛帕德背后,一直隱隱防備著那些突銳士兵,隨時準備發難的那個黑發黑瞳的米蘭達在這時候突然就忍不住失聲笑了起來。

    因為剛剛那個小家伙的話,真的是太形象了!

    可不是嘛,根據資料里顯示……突銳人的母星帕勒文星球的地核中由于缺乏金屬物質,所以產生的地磁場比較弱,這就導致了大氣層的稀薄,以至太多的太陽輻射能夠直接穿透大氣,照射到地面之上……于是,帕勒文星球上的大多數生物,都自然而然地進化出了有著金屬質感的外骨骼以尋求在輻射下自保,當然也包括現在這些一個個突銳人臉上的那些骨骼一般的面甲!

    那可不是他們的護具,而是他們自己長出來的東西!

    如果認真去想想的話,還真的就是‘有臉卻不要臉’的家伙們呢!

    “哈哈哈……小安妮,我發現我開始越來越喜歡你這個乖巧的小機靈鬼了!”

    她們塞伯魯斯原本就是奉行人類至上主義的種族狂熱者,所有的非人類都被她們看著不順眼!而現在,這個小家伙當眾給了那些個可惡的突銳家伙們一個難堪,她當然可以好好地高興一會的。

    反正薛帕德剛剛都已經得罪這些突銳人了,她米蘭達現在笑一笑也肯定是沒問題的,也不用再遮掩什么。

    “可是我一點都不喜歡你這個兇巴巴的壞家伙!”

    (..??_??..)

    沒錯,無論是米蘭達還是薛帕德,這兩個大姐姐都是兇巴巴的,還整天就想來欺負她!要不是她故意讓著她們的話,別說是她自己了,哪怕是小熊都能一巴掌拍死她們了。

    “你這個可惡的小鬼!”

    米蘭達臉上一怒,就打算伸手去扯對方那個白嫩的小臉蛋。

    “你這個壞家伙,我是不會讓你抓到的!”

    (? ̄?? ̄??)??°

    一扭身,安妮就輕而易舉地縮到了薛帕德那圓滾滾的的大屁股后邊,避開了某個惡婆娘的魔爪。

    “……”

    看到這些可惡的人類竟然將他們這些突銳人視若無睹一般開始自顧自地嬉鬧起來,突銳將軍在深深地吸了口氣,平復了今天滿腔的怒火和怨氣之后,才再一次用不耐煩的眼神看向了一磅呆愣著的那個突銳海關職員。

    “各位……既然你們現在人員到齊了,那現在就開始吧。”

    “今天所有上陸并通關進入過神堡的船員,請立即打開你們的萬用工具,我們要檢查你們今天的行走路線!請放心,只要沒有嫌疑,神堡AI會負責保密的!”

    看到突銳將軍已經變得很不耐煩,之前那個突銳的海關署人員就趕緊拿出了另一個儀器,對著那些諾曼底二號的船員們招呼著說道。

    其實這個檢查的內容很簡單,就僅僅是查看這些人到了神堡之后的行走路線以及和什么人接觸過,然后比對神堡的監控進行核對而已!而只要直接或者間接接觸過的人都沒有和那些‘地基’世界里的暴徒們在這段時間內有交集,那自然就可以洗清嫌疑。

    這個繁雜亢余的工作直接由神堡的核心智能AI直接負責,他只需要用儀器掃過一遍這些諾曼底二號船員的萬用工具就可以了,整個過程不會超過三秒,而她們通關的人數就這么點,不會浪費他還多時間的。

    “我也要檢查嗎?可是,要我怎么做呢?”

    (?????)?

    以為檢查是什么好玩的事情,安妮就開始有樣學樣在自己的萬用工具上使勁地按著一個個亂七八糟的按鈕,但是老半天,她都找不到對方說的調出自己今天行走路線的那個選項。

    “你就算了,走開走開!”

    還沒等突銳的那個海關職員過來檢查,那個很不耐煩的突銳將軍先是冷冷地瞥了一眼這個人類的小女孩之后,就冷哼了一聲揮了揮手,趕蒼蠅一般讓對方不要來搗亂后,就轉過了頭,看著那個海關署的職員在檢查薛帕德以及薛帕德的手下。

    他不想在這個人類小女孩的身上浪費時間,一個沒成年的幼體,他不認為對方會和今天的事情有關!

    其實,在理事會摻和進來之后,他們做的這個調查,也不過是在第三區的戰斗還沒有正式結束之前的例行調查而已,從那個薛帕德的有恃無恐的表現就能猜到最后是什么樣的結果,反正,他現在連自己都已經不抱什么希望了的。

    “可惡的怪物歪星人,那么好玩的事情,憑什么不讓我也檢查?”

    ?(?`^′?)?

    “唔……”

    然而,還沒有等安妮想要再說點什么,一旁已經檢查完畢的薛帕德直接過來就揪住了她的臉蛋,將她的注意力給吸引到了那只在她臉上作怪的手上。

    “適可而止吧,小家伙,這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將對方給拉扯到旁邊等著別人進行檢查后,薛帕德才沒好氣地蹲下來叮囑著道。然后,很自然地,她的目光就被對方另一只手拎著的一個袋子給吸引住了。

    “這又是什么東西?”

    聞著那種迷人的香味,薛帕德覺得,那似乎是吃的零食?

    可是……她明明記得,她自己就給了這個家伙十枚星幣,哪怕對方在那座倒霉的酒店那里白吃白喝沒有花掉任何一個星幣,但也不至于能買到這么多一大袋子的零食吧?

    神堡空間站這里的物價水平她是知道的,絕對可以算得上是整個銀河系最高的地方,沒有之一!就憑著十枚星幣,購買能力是真的很有限的,這就像她之前說過的,也就是買幾顆糖果的程度?

    “噢……”

    “這是我剛剛買的好吃的,好像是那些藍皮的,叫做阿莎麗人的外星人母星瑟西亞的特產,真的好好吃,你要來一點嗎?”

    (?????)?

    安妮從手里的那個堅韌的綠色環保的紙袋中拿出了一顆像是動物,但是又有點像是植物果實、還烤得錚亮金黃的扁平狀東西,整個就那樣丟到嘴里嚼吧嚼吧地大口吃了起來。

    讓那迷人的香味從她的嘴里和紙袋里向著周圍散發了出去,讓不少的船員和突銳人都忍不住看了過來。

    “……”

    “你那里有錢買這個?這東西,可是很貴的!!”

    薛帕德沒有想過要去和小孩子分享東西吃,她只是疑惑地看著對方手里的大紙袋以及里邊的那些零食……這些東西,這些產自阿莎麗人母星的特產,它們的價值她薛帕德當然知道,也吃過一點。

    同時她還知道,就她給對方的十枚星幣,那可是連一顆都買不到的,就更別提現在的這一大袋子了……這至少,都要上萬星幣吧?

    這簡直,就像是在吃錢!

    “哈!我才不告訴你!”

    (?>?<)?

    只管繼續吃自己東西的安妮想了想,就狡黠地眨了眨眼,沒有打算現在就說出她的資金來源。

    “小家伙,你該不會是拿了東西就跑吧?”

    薛帕德已經在想了,一個食品店職員在將零食小心地交給小女孩,正準備等著對方付賬或者對方的家長付賬時,眼前這個小家伙卻撒腿就跑,留下一個目瞪口呆,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阿莎麗人時的那種尷尬場面。

    想必,很快C-SEC治安部的警察們就會找上門來的吧?又或者,他們可能覺得現在的神堡太亂,這種買東西不給錢的行為,打算等第三衛區平定下來后再去處理?要是那樣的話,她待會被調查完后,可得趁早將諾曼底二號開走才行!

    等她通過歐米伽四號中繼器,如果還能活著回來的話,她到時候再來神堡想想怎么還那一筆錢的事情?

    “我才不是!我已經付過錢了的!”

    (ー`′ー)

    買東西不給錢的事情,安妮從來都沒有做過!她寧愿直接用武力強搶,都不會做出那種買東西不給錢的掉分的事情。

    靠武力搶來的,那是她自己的本事,可是買東西不給錢就跑,那就有點丟她安妮女王大人的臉了,說出去要被她的手下們笑死的!還有小熊也是,她真的敢那樣做的話,它就一定會嘲笑自己最少一百年的!

    “可是你那里來的錢?”

    好吧,問了一圈,薛帕德發現,事情似乎又重新回到了星幣的這個問題上!果然,雖然錢不是什么好東西,但是沒有錢那是萬萬不能的,就比如她準備進行的拯救銀河系的任務,如果資金充裕的話,她會更加得心應手一點吧?

    想想也是可憐,她們明明就是為了整個銀河系的安危而拼命努力著,可卻又不得不同時還要為資金、人員以及其他物資等等東西操心著。她也說過很多次收割者的存在,也說過它們很快就要返回銀河系收割高級文明的事實,可無論是神堡理事會,還是星聯議會,人家就偏偏不信,也不給她太多的支持,還逼得她不得不去和塞伯魯斯那群恐怖分子合作,這讓她情何以堪?

    人家塞伯魯斯那一群被星聯、被神堡標識為恐怖分子的組織,卻反倒比任何一個官方組織更加關心收割者以及銀河系的存亡問題,這個事情,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諷刺!

    “不告訴你!”

    ?(ゝω???)

    “……”

    ……

    “長官!調查完畢,沒有發現異常!”

    很快,在薛帕德和無法無天的小安妮正在糾纏不休的時候,那個C-SEC海關署的突銳職員已經調查完畢了,于是他拿著自己一份神堡AI調查反饋的簡易報告呈交到了那個一直冷著臉的突銳將軍手上。

    報告上顯示:那些離開諾曼底二號并通關進入神堡空間站的船員,除了那個薛帕德冒著戰火跑去第三區的一個酒店頂樓救回了某個賴在酒店那里吃東西不想走的小女孩之外,其他人就完全沒有任何值得注意的地方!

    哪怕是薛帕德,對方從進入神堡開始,也一直在圓環區以及人類理事會議員的辦公室,期間甚至還會面了三名理事會的議員,直到戰斗和騷亂發生之后,才匆匆忙忙去接回了那邊的那個小女孩……

    所以,無論是AI的分析還是他自己的看法,諾曼底的船員就完全沒有任何的嫌疑!至于那個小女孩,和他們突銳人的將軍一樣,他連讓AI去調查的**都沒有。

    “……”

    將數據終端交還了海關署的職員后,突銳將軍就揮揮手,示意其離開,轉而看向了此時正從諾曼底二號飛回來的那些神堡便捷交通工具。

    “報告!”

    “將軍!諾曼底二號上沒有任何異常!”

    沒有等對方問話,一名負責的突銳士兵就快步跑到了他們的將軍面前,大聲地匯報著。

    剛才,他們在諾曼底二號上面查閱了所有的艙室以及裝卸貨物的數據,然后他們并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物品!那艘船,除了在神堡補充了一點物資之外,壓根就沒有從船上卸下任何的東西,那就更別提那么多,足夠武裝至少好幾千暴徒的武器裝備了。

    這種事情,肯定是做不了假的!

    畢竟,在這個港口這里那么多的監控和職員在,其中還是不少的突銳人和其它種族的職員,飛船還是懸浮在連接宇宙空間的港口中,怎么可能裝卸貨物不被人發現?

    “薛帕德,你的嫌疑已經洗脫了,待會辦完手續,你們可以隨時離開!”

    看著遠處第三衛區的戰斗已經漸漸推進到城市的末端,預料戰斗馬上就要結束,那些暴徒們很快就會被壓回‘地基’世界里之后,烏迪納就松了一口氣一般,對著薛帕德安撫著道。

    對方沒有嫌疑那就再好不過了,要不然,他們人類也會惹上一身騷!

    這個事情,不管突銳人查不查,他們星聯就肯定會繼續追查下去的!有人在武器上用他們人類的文字,想要來詆毀星聯,這可是一種很嚴重很惡劣的行為,他們絕對不會姑息的!

    “哼!我會的!”

    放開了摁著小安妮的肩膀后,薛帕德很不高興地站了起來,冷冷地看著那些突銳人士兵尷尬地解除了包圍的陣型,并開始有序地撤離。

    由不得她沒有火氣,任誰被這么無緣無故地誣陷和調查,就總是會有怨氣的!這些表面和人類盟友,背地里卻互相敵對的突銳人,她算是再一次給記恨上了。

    “你們在找什么好東西嗎?”

    ...(,,???,,)?

    在這里折騰了這么久,從這些人的表情以及只言片語中,安妮似乎也弄明白了一些事情,那就是:他們這些壞家伙們似乎在找什么東西,然后懷疑是薛帕德大姐姐偷了它們?

    她覺得吧,讓他們這么興師動眾的,那就一定是了不得的好東西吧?

    “也沒什么,只不過是想找到那些外邊打架的壞蛋們用的那種武器而已!”

    這時,米蘭達忍不住走了過來,毫不見外地從小安妮手里的大紙袋中抓了一把零食,然后一邊吃、一邊無所謂地說著道。

    連她米蘭達都不知道她們的諾曼底號上面還有那些東西,他們怎么可能找得出來?哼!神堡里的這些酒囊飯袋,就只會瞎搞亂來,調查抵御收割者的那些正經事不去做,就只會呆在這個大棺材一般的空間站里亂折騰,總有他們后悔的時候!

    “外邊打架的那些壞蛋們的武器?”

    (o?▽?)o ?

    “可是……”

    “外邊的那些壞蛋們用的武器,明明就是我賣給他們的啊……我又沒有放在船里,他們怎么可能找得到?!”

    ╮( ̄▽ ̄)╭

    聽到那些家伙們竟然是在找那些東西,感到有些無趣的小安妮就無所謂地大聲說了出來。

    (……)

    (哎喲!我的小祖宗喲……您能不能留點心眼啊?

    (*/?\*)

    ——這下,連提伯斯都看不下去了!這種事情,哪怕真的要說出來,就不能等那些家伙們走光了再說嗎?看看現在,無數雙眼睛盯過來,想必很快就是一場世界大戰了吧?!)

    “……”

    “……”

    理事會議員的代表團們一個個目瞪口呆地看著那個正在拿阿莎麗特產零食大吃特吃的小女孩,連同烏迪納在內,一個個呆愣在原地,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

    “小女孩……”

    “你確定,那些東西,是從你這里賣出去的?誰指示你的,是不是那個薛帕德?!”

    這時,突銳將軍突然就變得精神了起來,用著興奮的語氣問著道。剛才,他們就沒有調查那個小女孩,因為他們也從來沒有想過一個小女孩會和那些事情有關聯,可現在,對方竟然不打自招了?

    “才沒有人指使我!”

    “我就是碰到了那個蛤蟆怪,然后我一變,直接變出了一大堆的武器就賣給他了!”

    ヽ( ̄▽ ̄)?

    沒錯了,事情的真相就是醬紫的!

    實在是沒有錢,也不會賺錢的情況下,小安妮就不得不客串了一把軍火商,將自己積壓下來的,很可能永遠也用不到的東西,大部分都打包賣給了那個蛤蟆怪!

    “變……變出來的?怎么變?”

    突銳人將領感覺有些莫名其妙,那可是裝備好幾千武裝暴徒的武器裝備能夠變出來?!

    “就是我使用了一個魔法,然后變出來的啊!那些武器,能堆成一個小山呢!”

    (?ω<)☆

    小安妮繼續得意地說著,完全不顧及周邊所有人的表情。

    “……”

    “……”

    “變出來的……”

    “好吧,所有人,都回去吧,這里沒事了……”

    終于,臉色變了變之后,突銳人將軍就頹喪地揮了揮手,示意部隊撤離,不再去管那個小女孩的鬼話!他也是急昏了頭,竟然會期待一個人類小鬼的話?還魔法,還直接變出小山一樣多的東西......

    呵!還是回去想想怎么收拾第三衛區的殘局吧!

    “呼!小鬼,你嚇死我了!”

    這時,一邊的米蘭達就恨恨地再次伸手從小女孩手里的紙袋里搶了一把零食,剛才,嚇得她將手里的東西就掉到地上了。她還以為真是這個小鬼干的呢!

    “可是,明明就是我做的啊!”

    (;′⌒`)

    這些人,可真是奇怪,她說的明明就是真話,怎么就沒人信呢?

    (......)

    (● ̄(?) ̄●)

    “行了,所有人準備登船,我們要離開了!”

    薛帕德皺眉看了看小女孩一眼,最后還是搖搖頭,打算還是趕緊離開這個混亂的神堡空間站再做別的打算。
上一頁 返回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提醒更新/舉報錯誤/缺字少章
如發現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有章節錯誤、排版不齊或版權疑問、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請聯系客服中心
小說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最新章節由網友上傳,作品僅代表作者暗影熊本人的觀點,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無關。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全文閱讀由思路客小說網(http://www.biaoshuyu.com)提供,僅作為交流,非商業用途。
时时彩平台1980模式平台 镇巴县| 东海县| 吉木乃县| 武城县| 资阳市| 汉阴县| 游戏| 苏尼特左旗| 县级市| 杭锦后旗| 从江县| 芜湖县| 贵定县| 文成县| 扎囊县| 高邑县| 京山县| 揭阳市| 称多县| 理塘县| 彭水| 卓尼县| 商河县| 荆门市| 迁西县| 龙陵县| 英吉沙县| 郯城县| 武安市| 绥宁县| 九龙城区| 枞阳县| 密云县| 彩票| 剑河县| 耒阳市| 德兴市| 台东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