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說網首頁 -> 恐怖靈異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 正文
加入書簽 加入書架 推薦本書 返回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書頁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正文 第0589章 啦啦啦,好戲準備開場了(*^▽^*)

(為方便您閱讀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最新章節,請記住“思路客小說網”網址 www.biaoshuyu.com,并注冊會員收藏您喜愛的書籍
    仇王府,這個位于錢塘縣外圍的偏僻地方,原本是一座荒涼的廢棄之地!

    據說是大宋趙氏皇族的某一位叛亂藩王留下的,具體的來歷現已不可考,且由于大宋朝廷官方有意隱瞞這件事情,再加上時間的流逝之下,以及不好的鬧鬼鬧鬼的傳聞,才使得這個地方終于漸漸被錢塘人所遠離和廢棄。

    在這個科技并不發達,在這個通訊基本靠吼,治安基本靠狗,交通基本靠走的年代,短短數十年的時間,就足夠使得一代人忘卻某個地方了!所以,就連許仙這個土生土長的錢塘人,也都不知道現在他自己身處的這座巨大的宅邸,就是某座被廢棄許久的皇家庭園?

    而他也更不知道的是,這里前不久,才剛剛被白蛇白素貞和青蛇小青以及她們的手下五鬼給霸占了,并當成了她們的老巢。

    好吧,其實這本來就是小青和五鬼的老巢,雖然也是占下不久,但是后來在白蛇白素貞來了之后,她獨力收服了小青,隨后便理所當然地在這個仇王府這里安家并順利在西湖之畔,斷橋之上邂逅了千年前的那個小牧童,并得以進行她的報恩大業,以期將來功德圓滿,位列仙班?

    于是,為了招贅許仙,她們還特意利用幻術將腐朽變化成神奇,給這個仇王府又變化成了一個其在輝煌時期時的美輪美奐的樣子,并順利完成了她們一切的先期布置。

    而這,就是現在許仙所看到的:那種原本雜草叢生的殘檐斷壁、荒草廢坵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個充滿了蘇杭園林風格,假山和奇石重巒疊嶂、竹子花木點綴其間、池沼流水魚戲龍舞、花墻廊子千轉百回的一個秀麗堂皇、百鳥聲喧來報喜的巨大富家園林!

    雖然吧,那些殘檐斷壁它們還仍舊呆在它們原本該待的地方,在大能者看來,這里也仍舊是荒草遍地、蛛網叢生、蕭瑟破敗的樣子……但是,在許仙的眼里,目前這一切都是極好的。

    他不僅剛娶了一個做夢都想不到的美嬌娘,還有幸得以住進了這樣一個他一輩子都想象不到的好地方!隨著他正在和自己的娘子以及婢女小青緩緩地在白家園林里閑逛,他就漸漸有了一種恍惚的不真實感。

    當然了,如果不去想象他昨晚其實是跟一條白蛇在荒草廢坵、在殘檐斷壁之間滾了床單的話……這一切,就確實真的是挺美好的。

    “莫非,我真的眼花了?”

    怎么可能,剛剛明明是……

    “我竟然,將一尊石鼓看成了一個慘白的骷髏頭?上邊的花紋……離遠一點看的話,確實是有一點像?”

    在一座突兀靈秀的太湖石假山旁,許仙撓著頭蹲在那個放置在假山之下的石鼓旁看了又看,摸了又摸,就差沒有上去舔了……最后,他才勉強點點頭,又搖搖頭,終于同意了小青和自己娘子剛剛的說法,應該確實是自己真的是太過于勞累而不小心看走眼了,這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石鼓而已。

    “你呀!”

    “下次請看仔細點再說話,分明都是已經成親的人了,別整天就知道大呼小叫的!虧你還是個男人呢,膽子竟然這么小的?”

    青蛇幻化成的俏麗青衣婢女小青,她先是沒好氣地瞪了那個咋呼呼的許仙一眼,才沒好氣地小小挖苦了對方兩句。

    就算那真的是一個骷髏頭又有什么好怕的,要知道,她青姑娘都在這里住了好久了的,也沒有見她自己怕過!

    再說了,要是她將昨天晚上他許仙睡的是一個什么樣的殘破地方,懷里抱著的娘子又是一條怎樣厲害兇惡的白蛇,而她小青自己其實也是一條青蛇,白府里的其他仆人婢女也全是孤魂野鬼的話,那豈不是得活活地嚇死?

    他許仙在小青的眼里,就是個沒用的東西!

    換成以前,換成小青沒有碰到她的白姐姐之前的話,讓她自己在這里碰到這么個討厭的家伙,哪怕不吃了對方,也會變出原形嚇死他不可!

    說真的,小青一直就覺得這個許仙呆子壓根就配不上她的這個天仙兒一般的白姐姐!

    但是呢……

    既然報恩是自己姐姐位列仙班所必須的前提條件,也更是白姐姐最后的關鍵一步修行,那她小青肯定不能,也更不敢去攔著對方或者破壞什么的,而且,她還不得不千方百計地去維護好對方的這段因為報恩而牽扯出的千年姻緣。

    這是她小青身為妹妹就必須要去做的,就比如剛剛她第一時間施法將那個慘白腐朽的骷髏頭給變化成了

    畢竟,她們這種妖修,如果想要更進一步并修成正果的話,除了脫去妖身然后位列仙班之外,就真的是沒有太多的選擇的。

    要不然,哪怕法力再強,修為再高,總有一天,也總會化成一捧灰土,千萬載的修行毀于一旦,徹底消散于天地之間……那種下場,和成仙了道白日飛升之后的‘與天地同壽,與日月同庚’的逍遙神仙日子,就是完全沒有什么可比性的。

    所以啊,自家的白姐姐要功德圓滿白日飛升,她小清不僅不會攔著,還會用自己最大的努力去維護好!畢竟,她小青自己的罪孽她自己也知道,功德無量什么的,那是鐵定沒指望的!而如果,將來天庭上有自己的姐姐的一個位置并設法照應的話,那說不定,她小青自己到時也能有一個盼頭不是?

    朝廷有人好做官的說法,可不僅僅是人間界有用,在天庭也一樣有用!

    “小青……”

    白素貞責怪地悄悄拍打了身邊沒大沒小的小青一下,然后才迎著許仙走了過去。

    對方剛剛看到的確實是個骷髏頭,但是……

    剛剛已經被小青趁亂用法術第一時間給幻化成了那個石墩!而看到她的官人許仙,現在竟然在那個‘骷髏頭’上摸了又摸,她就終于是有點看不過去了,直接快步上前,一把扯開了對方。

    “官人,你覺得咱們家這個花園的景致怎么樣?”

    再不扯開對方的話,說不定這個她的許大官人恐怕就要直接坐到那個‘石墩’上去了!

    雖然對方并不知情,也更不會介意,但是那種詭異的畫風也太……

    所以,白素貞還是忍不住心里一陣陣惡寒,覺得稍微將對方的注意力引往別處比較好一點?而要不是因為時間匆忙,要不是自己和小青兩人囊腫羞澀,實在是沒有時間和金錢的話,她哪里還需要在這個荒無人跡的殘檐斷壁里施法并安家,還設局詐騙自己的這位官人?

    其實,現在別說是地主家沒有余糧了,連她白素貞這種修煉了千年的白蛇大妖,也確實是沒有錢的啊!

    不信?那就看看吧:

    她身上的衣服,是她的換下來的蛇蛻施法變化而成的,材料確實就是她自己的蛇皮!而法器雄黃劍,也就僅僅是一柄對付蛇類有效的普通法器而已,那是在山中修煉的那些年,靠著用來打殺和驅趕了不少的雄蛇妖用的,而除此之外,她是真的是沒有別的身外之物了。

    她白素貞現在,如果單論錢幣的話,那是真的連一個銅板都沒有的,甚至比錢塘縣里的最窮的乞丐還要不如!

    畢竟,對于她們這種要修來說,山中修煉其實就很簡單,累了困了,找個好地段,在懸崖峭壁間挖一個洞就可以稱作洞府了……饑了有山澗里的魚蝦、動物、或者果實等等,渴了也有山泉和露水,急了還可以隨地埋地雷?

    而這蒙昧野蠻的生活,就是山野妖怪們的修煉方式!

    別以山中修煉能為有多么的高大上,其實它就是這么一回事?妖的話其實還好一點,那些躲在山里修煉的道士們,如果沒有固定的財貨來源的話,那個不是破破爛爛地活得跟乞丐一樣?

    而這,也就是山中修行的道士們不忌葷腥的原因之一!

    你想想,大山里能吃的東西也就是那些山貨野味了,如果戒了葷腥,他們在修煉成仙之前還要不要活了?再說了,就連神仙也是要吃喝的,哪怕不吃喝也是要香火供奉的!

    而凡人修煉,需要的物質條件也理所當然地也就更多了!但不管怎么樣,人類修行地時候,也總是比妖怪們要正規得多!

    而這,也許就正是神仙們看不起妖怪原因?

    而妖怪們之所以屢屢變成人身混到人類的城鄉之間過更好的生活,還特別喜歡利用幻術改造各自的居住環境,甚至還掙破頭,一心想要修仙了道,位列仙班,以便于獲得更好的修煉場所和生存環境的原因?

    哪怕是妖怪,它們也是要面子的!

    可偏偏,妖怪或者是妖精這兩個詞,凡是帶著‘妖’的,它就是一個貶義詞!所以,白蛇白素貞說什么都要努力爭取一番,等到報恩完畢就能徹底脫了妖身,修成正果飛升而去,也就再不用繼續頂著一個蛇妖的名頭了。

    “這里的環境,自然是極好的!”

    “只可惜……”

    還沒說完,許仙就自怨自艾一般遺憾地搖了搖頭并繼續往前走。

    昨天,他腦袋一熱,直接就當場答應入贅白府并成了親!

    可現在想想,他許仙的身份,他的地位對比人家白府千金小姐的身份和財富,似乎就讓他真的有種抬不起頭的感覺?雖然吧,入贅這個事情,本來就是抬不起頭了的,但是如果自己仍舊沒什么本事的話,那以后……

    唉!!

    所以,現在許仙越是看到這個白府的富麗堂皇,就越是感到有些不真實以及惶恐感?要知道,他許仙現在身無分文,無家無業,還寄居在姐夫的家里……可現在,他卻入贅了這么一個豪富之家,還取了這么一個千嬌百媚的娘子,他的心下在有些自得的同時,又有點羞愧和坐立不安的感覺。

    當然,那種不適感就只是存在了一小會而已!

    既然決定了要當一個成功的小白臉,別的先不說,單單是臉皮那就一定是要足夠厚的!否則,一旦臉皮太薄的話,在吃軟飯這行里,那就肯定是注定吃不了一輩子的!

    到時候啊,一旦真個被人家凈身出戶的話,那可就真的是人財兩失了。

    畢竟,像這種白吃白喝白住,外加一分錢彩禮都不用出,還眨眼間白取了一個白娘子的天大好事,總還是需要付出一點點的代價的。

    就比如……臉皮和尊嚴什么的?

    “可惜什么?”

    剛剛來到凡事間,很多事情都還不太了解的白素貞,完全就不覺得自己布下的這一個局并強娶了許仙,并正在報恩的這個行為有什么不對的。

    因為她調查過了,這個許仙除了缺一個娘子之外,似乎別的就真的不太缺?再加上她在青城山下的洞府中修煉了千年,現在脫胎換骨得了人身,又得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指點迷津,必須要先報了這個官人許仙的恩情,才能徹底斬斷紅塵,飛升而去!

    而直接嫁給對方,照顧好對方的一切,滿足對方的要求,那就是她能想到的最好的報恩方式之一了。

    雖說觀音大士曾言:‘若有苦難時,再來尋我’?

    但是白素貞自己覺得,現在自己已經在開始報恩了,左右不過是個十年八年的時間,在給對方誕下一兒半女之后,想個法子假死脫身并了解著一切也就是了……這時間肯定會過得很快的,畢竟她一千多年都這么過來了,也不差這么十年八年的。

    “可惜我只是個窮小子,一無所有,配不上住這么好的房子!”

    “娘子,你有所不知,我原本一直想開一間自己的藥鋪的,那樣就可以自食其力,不用再去仰仗師傅、姐姐和姐夫了的!”

    “可是,我囊中實在是羞澀……”

    越說許仙就越是搖頭并感慨不已……對于這點,他自己這個小白臉還是很有點自知之明的,要不然,也不會那么干脆地入贅了白府!

    直到現在,他也仍舊還在錢塘縣城的慶余堂里給王鳳山王員外當著學徒,打算先積攢經驗,以期將來能夠有機會開一個藥鋪并聊度余生?畢竟,他自己只是個文不成武不就的書生,除了會一點點的醫術,還會開藥方和抓藥之外,就真的是什么謀生的技能也都是沒有了的!

    否則,往日里,也不會被他姐姐家的那個李捕頭姐夫整天喝罵并瞧不起,不得不靠著姐姐和姐夫的關系,跑去給王員外當一個沒有工錢,就只管吃喝住的小小藥鋪學徒了。

    然而……

    開一間藥鋪談何容易?

    就他姐夫那點工錢薪俸,哪怕對方體己他這個小舅子,將所有的積蓄都拿出來幫他,那也是肯定不夠的!

    那就更別提他的姐夫,那個李捕頭整天都是對他許仙擺著那副‘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可怕模樣了!對方雖然很大度地收留他并同意他的姐姐一直幫扶他,可是……真要是拿那么多的錢出來給他開藥店的話,那肯定是想都不用想的。

    如果可以開一間藥鋪的話,從這個白府的大宅子里搬出去,靠自己的努力去和和樂樂地過日子,平日里可以為病患診斷抓藥,賺取診金藥錢,還有新娶的娘子從旁協助,白搭的小青丫頭打下手?

    而閑暇的時候,甚至還可以一家人去西湖,去他們相遇的地方閑逛,那種日子,就是他目前最最向往的了……

    如果真的能如他所期望那般安居樂業的話,不讓人太瞧不起他這個入贅的許仙的話,那就是真的太完美了!

    “官人,你真的想要開一家藥鋪?”

    既然是來報恩的,那沒說的,肯定是要滿足對方的一切不過分的要求的!她白素貞絕對不怕對方不提要求,就怕對方無欲無求,讓她想早點報完恩都不行?

    看看吧,現在既然對方想要開藥鋪,那她肯定是要支持的!

    只要藥鋪開起來,確保對方可以‘安居樂業’地生活下去,那以后,哪怕自己走了,對方也肯定可以不依靠自己而富足地生存,然后自己那報恩目的應該也算是完美完成了吧?

    “想!我做夢都想!!”

    現在許仙真是春風得意的時候,正所謂人生的四大喜事:久旱逢甘雨,他鄉遇故知,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

    而他許仙昨晚才剛剛娶了一個嬌滴滴的白娘子,正是自信心極度膨脹的時候!現在,如果真的可以從慶余堂的王鳳山師傅處獨立出來自立門戶,自開一個屬于自己的藥鋪,不用再寄人籬下的話,那他的這一生,恐怕就真的是沒有什么遺憾了的。

    雖然他的那個師傅王員外平時對他很好,但是給別人幫忙打理藥鋪,哪里又有給自己的藥鋪付出心血要好?

    “那官人,開一家自己的藥鋪,又需要多少的本錢呢?”

    心中暗自點點頭,白素貞就開口輕聲詢問起來。

    她自己基本上都是從來不帶錢,也沒有花過錢,更沒有錢可以帶……所以啊,對于人間界這里的經濟之類的,她真的是有些不太清楚。

    “如果是開一間不大不小的藥鋪,說不得,也總得上百兩的銀子吧?”

    許仙以前在自己的師傅王鳳山的藥鋪慶余堂里幫忙的時候,就早已經默默算過:哪怕他自己開一間只有師傅一半大的普通藥鋪,也差不多需要這么多的本錢才行!

    畢竟,張羅一個店面,修繕布置以及進貨等等,一百兩銀子應該綽綽有余了的!因為他現在有一個娘子,還有一個白搭的丫頭,如果在從白府里借一點仆人的話,恐怕藥店伙計什么的都可以不用招聘了吧?

    再則,官府對于開藥鋪行醫是很寬容也很支持的,并沒有太多的刁難!再加上,他的姐夫是錢塘縣的捕頭,所以并不需要他另去打點,只需要他姐夫的一句話就行了!

    想必,到那時,縣衙的人肯定不敢再伸手朝他許仙收銀子的。

    只是……

    一百兩銀子的巨款,他自己又上哪里找去?!

    他的姐夫李公甫,就那個錢塘縣縣衙的捕頭,對方的薪俸,如果不算那些米面孝敬的話,單單是銀錢,也不過是一月二兩多一點點而已?除非對方不吃不喝,存上好幾年,才勉強夠給他許仙去開藥店?

    可是,這種事情,哪怕他許仙的那位姐姐愿意拿出那筆款項,但他的那個姐夫李公甫李捕頭也肯定是不會愿意的,說不定,還會提刀來跟他許仙拼命?

    那位姐夫平日里雖然對自己也很好,最多就是言語上刻薄了一些,但是許仙知道,對方也是為自己好,想要自己早點混出個人樣?但是,出人出力什么的,對方肯定會幫忙,但是出錢的話……那他就真的是不能再提那種過分的要求的。

    “哎呀!”

    “就這么一點點錢,那又算得了什么?我只需要去偷……偷偷地瞞著老爺,去白府的寶庫里隨便拿一點就夠你用了的!”

    “這個事情,不用我家姐姐出馬,只需包在我的身上,明天就能給你解決了!!”

    幸好小青足夠激靈,及時更正自己的話,要不然,說不定就露餡了?

    總之,對于錢財這種東西,慷慨的小青表示:她可是多得很的,要多少有多少!

    雖然,最近張羅這個婚事,她們除了用幻術之外,也確實是花了不少的錢,偷來的也差不多全花光了,但是呢……錢塘縣縣衙的府庫和路線,她小青可是輕車熟路了的,反正也拿過不少回了,也不差再拿這一回!

    今兒晚上,她和五鬼們就再去拿個一百……不,再去拿個一千兩來花銷花銷,那也是再容易不過的事情!反正那個錢塘縣縣衙的錢庫就跟她家的一樣,隨便她怎么去,也是不用擔心會被那些凡人給抓到。

    “這、這怎么可以?!”

    “我可是個男子漢大丈夫,怎么好意思用自己娘子家的錢去做生意呢?”

    雖然許仙感到很驚喜,他剛剛說起這個事情時就已經有預感了的……但是,作為小白臉之王,臉皮厚歸厚,必要的程序還是要走一遍的!

    就比如,推拒幾次之后,再裝作很勉強地答應下來?那樣的話,想必自己的臉上也能稍微好看一點,不至于在自家娘子的面前給丟了個干凈?夫綱什么的,他也還是需要維護一下的。

    “官人……”

    “咱們夫妻本就是一體,你怎么凈說這種見外的話?這事情,就這么給決定了!”

    正在報恩狀態里的白蛇白素貞,不給對方拒絕的機會,直接毫不遲疑地拍板了這個事情。

    “來吧,官人,咱們再去那邊逛一逛……”

    說完,她就給小青悄悄使了個眼色,兩人齊齊拉起了這個還有些礙不開情面的許仙許大官人,往著‘白府’的更深處走去。

    她白素貞當然知道小青的本事,也知道對方這段日子以來花的錢是從哪里來的!但是,同樣不會賺錢的她,除了讓小青繼續去偷錢塘縣的庫銀之外,也確實是沒有太好的辦法。

    反正,這個事情暫時只能這么定下了!等以后,如果她們賺到錢后再還回去的話,應該在理節上就不會有問題了的。

    “好吧……”

    “那就多謝娘子了!”

    本來心下就在竊喜的許仙,終于裝作勉為其難地應下了這個占便宜的事情。

    他現在忽然又覺得,剛剛那種入贅白家的不適感,此時竟神奇地又變好起來了?看看吧,他不僅娶了一個白娘子,住上了豪宅,還獲得了創業的資金,這還有什么好說的?

    以后,恐怕他的小日子,就肯定只會越過越好了吧?

    他決定了,明天拿到錢之后,就趕回去和自己家的姐姐報喜,并好好地讓姐姐和姐夫他們也為自己的神奇機遇而高興高興?當然,在合適的時候,也需要帶著自家的娘子回去看看自己的那個姐姐?

    既然他許仙自從小就沒有了父母,全是姐姐和姐夫兩人拉扯長大的,那么……自己娶媳婦這種事情,總是需要給姐姐和姐夫他們敬個茶的。

    是的,就這么決定了!

    明天,他許仙就要帶著白花花的銀子,回去跟自己的姐姐和姐夫好好地嘚瑟嘚瑟?

    ——————

    “李大叔……”

    (..??_??..)

    “還有多久才到啊?咱們這都走了差不多一個小時了的,你家就真的有那么遠嗎?”

    (?_?)

    安妮現在很不開心,她剛剛才吃飽了的,可是,她現在竟然從這個縣城里從城西走到了城東,害得她才吃飽了的肚子,現在都又餓了!

    雖然飯后稍微運動什么的有益身心健康,但是也不是這么個運動法吧?哪里又有吃得飽飽了的之后,需要走路走上一個小時的?

    “好啦好啦!”

    “就在前面了,很快就到了!那個‘小時’是你們西域大秦那邊的計時方法嗎?看看日頭,咱們應該確實是走了半個時辰了的。”

    點點頭,李公甫很容易就從小家伙的口中得知了一件新鮮的事情,那就是:在西域更加往西的那個極西之地大秦,那里的番邦人計時用的單位是‘小時’?而他們大宋朝用地卻是‘時辰’這個‘大時’?

    果然,番邦小國就是番邦小國,連計時的單位也比他們大宋朝要小,他們的一個時辰大時能夠頂得上對方的兩個小時!想著想著,李公甫的那種天朝上國的優越感又出來了。

    “你半個小時前就說快到了的,可現在還沒有到!!”

    (?`?′)/

    “這次真的快了!”

    “我說小安妮,我自己還提著兩個沉重的食盒,腰里還挎著樸刀呢!我自己都沒喊累,你這個空著手的小家伙竟然先抱怨起來了?”

    當然,除了手上的兩個木頭食盒以及腰間吃飯的家伙,那柄沉重的補刀之外,他懷里還揣著沉甸甸的十幾枚金幣呢!那重量,差不多都有兩三斤了,他都沒喊累,這個空著手的小女孩有什么資格喊累?

    “我才沒有空著手呢,我還要拎著我家的小熊的!!”

    ( ̄︶ ̄)↗(ó?ò)

    小安妮直接舉起了自己手里的小熊提伯斯,表示她并沒有向對方說的那般空著手走路。

    (……)

    (● ̄(?) ̄●)

    “……”

    一個丑陋的熊形布偶,李公甫不覺得那有什么重的!當然,他也沒有就這個事情去和小女孩爭辯什么。

    “李叔叔……”

    “你就不能找兩匹高頭大馬或者馬車嗎?哪怕牛車也行啊,這樣走路真的是太累了!!”

    ε(┬┬﹏┬┬)3

    走了一個小時的路,走得小安妮自己的腳都酸了!

    雖然這個城市的空氣和風景都挺好的,但是,走路什么的她最討厭了!車子飛行器什么的,那就不用說了,他們這些家伙們就肯定是沒有的,但是,騎馬或者馬車什么的,就總是可以的吧?

    “小姑奶奶啊!”

    “無論是馬還是牛,或者是那些馬車牛車,我李公甫養不起,也沒有必要去養!騾馬和毛驢在縣衙里倒是有幾只,你要是不嫌棄的話,要不改天帶你去騎一騎?”

    顯然,以李公甫的身家,馬車牛車那種,肯定是不用想的!

    如果是臨時租聘的話,牛車倒是簡單,他也給得起錢,但是馬車卻只有大富大貴的人家里才養得起!如果順路的話,假賃鞍馬倒也簡單,但是他們回家的路并不經過馬市,再說也沒有必要!

    半個時辰的路而已,又不是出城,哪里還需要騎馬?

    “我才不要!!”

    o(′^`)o

    她安妮女王大人又不是沒有見過世面,哪里會巴巴地跑去騎騾子和驢?她只是在抱怨而已。

    “那就趕緊走吧,咱們很快就到了!”

    李公甫繼續在前面帶著路,絲毫不不顧及那些路人和左鄰街坊的指指點點和那種小聲的談論,只顧讓小女孩快點跟上自己,不要走丟了。

    “可你這種話已經說過很多次了!”

    ╮(╯_╰)╭

    “這次真的是最后次!”

    微微瞇著眼睛,用充滿殺氣的眼神警告了一個似乎想要湊上來靠近小女孩看個仔細的街道混子腌臜貨,讓其離遠點小女孩之后,李公甫才有些心累的再說了一遍這種他已經說過很多次的話。

    “安妮啊……”

    “真的已經到了,就在前邊拐角處!大叔我手里拿著這么多的東西,你不綁著分擔分擔也就算了,還凈知道來煩我?”

    也就是這個乖巧的小女孩了,而且對方還給他提供了一大筆錢,要不然,換成許縣哪個小子,對方敢這么對他這個姐夫埋怨的話,早就一個耳刮子抽上去了!

    “人家還是個小孩子呢,你還跟我計較這個?!”

    ヾ(′?`o)+

    “……”

    好吧,這話說得很有道理,李公甫真的是無言以對。

    他通過這一路上的聊天談話總算是看出來了:這個小家伙和普通的那種左鄰右舍不曉事理的小頑童不太一樣,雖然對方無論是樣貌還是想法,都是那種稚氣未脫的樣子,但是呢,對方說起話來有理有據,肯定也是見過很多的世面,也學習過不少的知識道理,讓他這個大字不識幾個的捕頭有時都答不上來,那就更別提是去反駁了。

    “好了!總算到了!”

    終于,李公甫領著小女孩安妮來到了一個普通的大宅子門前。

    “這就是我的家了,以后,你就暫時住在這里,直到你的家人來尋到你為止!反正,我這個錢塘縣的捕頭是沒法子去幫你找到你家人了!”

    李公甫放下了自己手中的兩個食盒,然后松了口氣后,才轉身對著正在好奇打量著的小女孩介紹著說道。

    “嗯嗯?”

    ゛(‘◇’)?

    “李大叔,你家的房子這么小,都沒有剛剛去的那個縣衙大呢!”

    *\(?????)

    安妮發現,這是一棟有些破舊的大宅子,外邊只看到殘破的白墻和黑色的門瓦,還有那個臟兮兮的木門,門柱子上邊還貼著紅色的寫著字兩條長條的紅紙,還有門板上貼著的兩張手繪描畫著兇巴巴的大胡子大叔們的畫像?

    反正,在小安妮自己看來,這個宅子看起來有些破舊了的。

    “小?不小了!!”

    “小安妮,我跟你說,我家這個三進的房子,在整個錢塘縣那是頂尖的了,比我家大的,那不會超過二十個!”

    聽到小家伙竟然敢說自己的家小,李公甫李捕頭差點就沒跳起來!

    他家的這個在錢塘這里三進的大宅子,有大廳有偏廳書房,還有臥房和客房數間,門房以及不大不小的庭院和后院!就這么一個在縣城里邊的大宅子,還想怎么樣啊?也就是它不當街,有點兒偏僻而已,要是在正街上的話,沒有兩三百兩銀子都是換不到的!

    “開門!開門!!”

    說完,李公甫就轉過身去,開始在門板上用力地拍打了起來。

    “唔?!”

    在這個李大叔使勁拍門的時候,安妮剛想往前走兩步,突然,竟然發現門板上的那兩張貼著的怪大叔們,竟然隱隱地發著金光,還突然照射了自己一下?

    “……”

    “你們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再看……再看小心我揍你們哦!!”

    想要湊上前去的小安妮,看到這兩個貼在門上的怪大叔畫像竟然像是一種魔法守衛一般的東西后,就揚起自己的拳頭,惡狠狠地威脅著道。

    ‘……’

    ‘……’

    門上的兩尊門神的神光,再次往小女孩的身上照射了一下,然后……

    發現對方并不是什么妖孽,且對方回瞪他們的眼神有點兒嚇到了他們,所以猶疑了一會,兩尊門神就不再有反應。

    畢竟,對方可是這宅子的主人自己親自帶回去的,雖然對方身上有著強大的靈力波動,但是他們查看過,對方也不確實不是什么妖孽之類的,所以,哪怕不作為,也并不能怪他們兩失職。

    “哼!”

    哼(。-`ω′-)

    看到對方認慫,小安妮才心滿意足地點了點頭。

    安妮現在已經吃飽喝足,再加上又趕了辣么長時機的路,所以她不想去跟那兩個魔法分身守衛一樣的存在再計較!再說了,對方守衛的是這個好心的捕頭大叔的家,以后說不定還會是自己臨時的一個家,那她肯定是不會在自己的地盤上隨便亂來的。

    “小安妮,你剛剛是在跟誰說話?”

    李公甫聽到動靜,就回頭好奇地盯著小女孩看了看,又四下打量了一會,卻并沒有看到有任何人敢湊過來招惹這個小家伙的,所以,這就不禁讓他有些納悶和不解。

    “沒什么!”

    “人家只是跟兩個大叔打了一聲招呼而已!!”

    ヾ(?′?`?)??

    發現對方似乎看不到門板上邊的那兩個守門的大叔的金光,小安妮就狡黠地笑著,隨便解釋了一句。

    她算是看出來了,這個世界,似乎有一點點的意思呢!除了讓她欲罷不能的那種美食之外,好像還有著某個了不得的神奇世界半隱蔽在普通人的世界里或者世界外?

    只不過,這個事情小安妮并不急著去探索,反正她肯定是要在這個世界里呆很長的一段時間的,她有的是空閑去慢慢地了解一切,還能看看到底好不好玩?

    “……”

    怎么古古怪怪的……

    “開門!開門!快點開門啊!!”

    雖然心下還是有些不解,但是李公甫還是沒有太放在心上,直接繼續在自家的大門上使勁地拍打了起來。

    今天他并沒有花光自己的薪俸,所以現在他可以理直氣壯地拍打著自家的大門,讓家里的那個婆娘趕緊來給自己開門!當然了,這種理直氣壯的行為,是不是裝給外人看地,那就見仁見智了。

    ‘來了!來了!門板都讓你給拍壞了!!’

    終于,小安妮聽到了門里傳來了一個阿姨的氣急敗壞的聲音,當然,還有對方快步走出來的腳步聲。

    “快點開門!!”

    然而,李公甫仍舊暴躁的死命拍打著,大有不開門就會一直拍下去的架勢。

    “來了!來了!”

    “你這是怎么回事?等等,這味道……你今天又跑去喝酒了?!”

    終于,一個有些豐腴的富態女人從里邊打開了門,并第一時間就問道了對方口中呼出的那種酒味以及一些別的味道?

    “放心吧!”

    “今兒一分錢都沒少你的!吃喝有財主給我買單了!快,先將食盒拿進去,咱們回去再說!”

    發現自家的婆娘終于打開了門之后,李公甫才松了口氣。

    現在時辰不早了,他待會安排妥當了家里的事情之后,還要趕去衙門里招呼弟兄們準備晚上守著那個錢塘縣縣衙的寶庫,務必要逮住那個竊賊不可!

    要不然,他的這個小小的捕頭位置恐怕就要不保了!

    “食盒?”

    “說!你是不是又亂花錢了?!”

    看到對方身前的兩個精致的紅木盒子,許嬌容差點就沒氣得跳起來!

    如果是有人請客吃酒,她倒也沒有意見,反正她的官人是捕頭,平日里有人求事情的時候,就總是可以白吃白喝的!可是,現在連吃帶拿,還是兩個精致的大食盒,這就有點兒不對勁了。

    “唉呀!”

    “我都說沒有了!這里不是說話的地兒,快,先進去再說!”

    已經有些不耐煩的李公甫,直接拎起地上的東西,擠開自家的婆娘,就準備往里邊走。

    當然,他總算還是記起了一些什么,又趕緊回過頭招呼了后邊仍舊站著不動的那個小女孩:

    “來!安妮,進來吧,以后這里就是你的家了!”

    一把將自己手里的一個三層食盒給塞到婆娘的手里后,李公甫才伸手朝門外不知道在打量著什么的小女孩招手著。

    “公甫,這個小女孩是?”

    拎著手里沉重的食盒,許嬌容看著那個正大跨步邁進大門的俏生生的金發碧眼小女孩有些感到驚愕和不知所措起來。

    她不明白,她的官人今天莫名其妙領回來了一個番邦的小孩子,又說這里是對方的家,這……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也幸虧對方是一個番邦的小孩子,要是換成是大宋朝的那種小孩子的話,說不得,她許嬌容還會以為是某個沒良心的在外邊養了小妾還生了孩子呢!

    “噢!看我都差點忘了!”

    準備繼續往里邊走的李公甫,猛地一拍自己腦袋,又回轉過來,一邊關起來了大門,擋住了外邊某些長舌婦的視線,一邊對著自己的婆娘說道:

    “安妮,這位是我的婆娘,也就是你的李大嬸!”

    李公甫先是指著自己呆愣愣狀態中的婆娘,然后再指著小女孩對著自己的婆娘介紹道:

    “娘子啊,這個是我在碼頭上發現的走失了的番邦小孩!楊知縣楊大人讓我暫時先收養對方,直到她的家人來尋她為止!所以,以后她就是咱們一家人了!”

    “對了,她的名字叫安妮!”

    “姓安名妮,字……斯哈塔?”

    對于小安妮的名字,李公甫有些不太能理解,反正,大概就是這么個意思!

    “才不是!!”

    ?(?`^′?)?

    “我叫安妮!‘安妮’是名字,姓氏是‘哈斯塔’,才不是斯哈塔!以后啊,你們可以叫我安妮就可以了的!”

    ( ̄▽ ̄)~■□

    她的名字才不是對方說的那種意思呢,那個壞蛋李大叔,竟然敢亂編排她的姓名,真是太可惡了!

    “啊!”

    “原來是這樣……”

    許嬌容還有點愣愣的,但是,知道這個小女孩的遭遇之后,她突然又有點同情心發作和母愛泛濫了起來。

    這么些年,她和李公甫一直都沒能有孩子,所以她對于眼前這個粉雕玉琢的番邦小女孩,是從打心眼地喜歡的!既然對方能夠在她家里住到找到家人為止,那就是再好不過的!

    她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把對方給照顧得很好,并養得白白胖胖,漂漂亮亮的!

    “唉呀!”

    “先別站著了,先進屋再說吧,我還有些好東西要交給你好生保管!”

    不等自己的婆娘許嬌容說點什么,李公甫就一把扯著對方,示意趕緊先進屋再說,以免被外邊的某些長舌婦們給聽了去。

    “哦,也對!”

    “安妮,快點過來,我帶你進去,嘖嘖!這個小模樣,長得可真是俊!”

    反正過來的許嬌容就笑吟吟地伸手一把拉起了小女孩白嫩的小手臂,滿面笑容地跟著前方的丈夫就往大廳的方向走。

    “說吧,你喜歡吃什么,晚上嬸嬸給你做!”

    拉起了小女孩的手之后,許嬌容就滔滔不絕地說了起來,甚至,她都沒有多想,為什么這個小女孩剛剛能說那么流利順暢的大宋官話?

    “你還是別操心了,這兩個食盒里有足足十道大菜,足夠你們倆在家吃的!”

    沒有等小安妮說點什么,前面帶路的李公甫頭也不回地悶悶說著道。

    就他家的這個婆娘的手藝,他覺得,恐怕滿足不了這個小女孩!而且,對方的胃口也太大了,累死她都不一定能養得好對方。

    “我都忘了!”

    “可是,公甫啊,這些飯菜……一定花了不少錢吧?”

    想起了手里還拎著的食盒后,許嬌容又有些擔心而來起來。

    她覺得,是不是因為這個小心還初來乍到,所以她的官人想要擺擺牌面,好好地招待對方一次?如果是這樣的話,她可以不計較,但是下不為例!因為小孩子可不能慣壞了,要不然,等嘴刁了之后,那可就難養了!

    “一分錢都沒花!”

    “沒花?難道別人酒樓還白送你不成?”

    “不是白送,但是也差不多了!”

    “……”

    “到底怎么回事?”

    “回屋了我再給你細說,快點!我待會還要去衙門呢!”

    “??”

    “不限吃飯再去嗎?都這個時辰了……”

    看看天色,許嬌容有些為難地勸說了對方一句。現在這么多的飯菜,待會她好好地放到蒸籠上熱一熱,一家三口美美地吃一頓,豈不是很好?

    “不吃了,吃過了!”

    “要是再抓不到那個竊賊,銀子找不回來,大伙都沒飯吃!!”

    他李公甫哪里還有心情在家好好地吃飯?

    等到安頓好小女孩,讓婆娘藏好他懷里的那些金幣,他就要第一時間趕回衙門去安排和布置了,說什么都要布下圈套逮住有可能出沒的某個,或者某一群膽大包天的竊賊不可!

    “……”

    ‘……’

    ‘兄弟,放那個小女孩進去,真的沒有問題嗎?’

    ‘有什么問題?是那個捕頭自己領進去的!’

    ‘可是……這家人可不簡單,上頭點了名要小心看顧的……’

    ‘啊!也是!’

    ‘要不,咱們上報上去?’

    ‘也好!’

    當小安妮和李公甫、許嬌容倆夫妻往屋子里走去之后,兩尊門神就開始交流了起來,然后很快就重歸于平靜。

    ——————

    O(╯□╰)o?求票?
上一頁 返回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提醒更新/舉報錯誤/缺字少章
如發現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有章節錯誤、排版不齊或版權疑問、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請聯系客服中心
小說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最新章節由網友上傳,作品僅代表作者暗影熊本人的觀點,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無關。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全文閱讀由思路客小說網(http://www.biaoshuyu.com)提供,僅作為交流,非商業用途。
时时彩平台1980模式平台 长丰县| 长阳| 姚安县| 铜梁县| 阳山县| 江川县| 晋州市| 临泽县| 富源县| 来安县| 定结县| 樟树市| 潍坊市| 清远市| 曲阜市| 洞头县| 米林县| 扎囊县| 久治县| 教育| 阳谷县| 平顺县| 桓仁| 汨罗市| 福贡县| 田林县| 黎城县| 吕梁市| 洛南县| 中卫市| 社旗县| 日土县| 抚松县| 乌拉特中旗| 昂仁县| 棋牌| 泉州市| 呈贡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