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說網首頁 -> 歷史軍事 -> 《遼東之虎》 -> 正文
加入書簽 加入書架 推薦本書 返回遼東之虎書頁 』

遼東之虎 第一百一十一章

(為方便您閱讀遼東之虎最新章節,請記住“思路客小說網”網址 www.biaoshuyu.com,并注冊會員收藏您喜愛的書籍
    “去哪兒了?”李梟說話有點兒底氣不足,自己吃了人家德川家康家里的乳豬。現在說李虎,有些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意思。

    “山海關的袁主事來了,和他說了會兒話。”李虎小聲的說道。

    “袁主事?哪個袁主事?”李梟有些詫異,沒想到這小子還是忙活正事兒去了。

    “就是那個叫什么袁崇煥的,當初和毛先生在長興島會面的那個。”李虎看到李梟很感興趣,趕忙交代清楚。

    實際上李虎是來的路上看到了袁崇煥,說話也是真的。不過就是點頭打了個招呼而已!

    李梟一下子就失去了和李虎說話的興趣,這個時候袁崇煥來干嘛。難道說是山海關出事兒了?應該不會啊!朝廷已經和努爾哈赤達成了秘密協議。

    再說韃子一般的進攻都在冬季發動,現在這個時段該種地種地,該牧馬牧馬。這都多少年了,韃子很少在夏季出來打仗。

    “你去把袁主事給我請來!”李梟想了一下,立刻讓李虎去請袁崇煥。

    “諾!”李虎立刻屁股中箭一樣跑了出去,這個時候不跑還等啥時候。

    李虎出去不一會兒,就帶著袁崇煥走了進來。

    “袁主事,你怎么來了。”李梟這個山海關總兵雖然得了朝廷的旨意,但李梟并未去履職。現在的山海關總兵還是趙率教,李梟很納悶兒袁崇煥怎么找自己來了?

    “參見總兵大人。”出乎李梟的意料之外,袁崇煥居然很主動的給李梟施禮,這倒是大出李梟的意外。袁崇煥是個很高傲的人,李梟還以為他看到自己會耍點小脾氣。

    “袁主事免禮!你這是……!”

    “大人!請準許崇煥繼續留在遼軍,跟隨大人祛除韃子,恢復我漢家遼東。”袁崇煥非常客氣,看到李梟二話不說上來就跪。慌得李梟有些手忙腳亂,旁邊的燒雞刀子都抽出來一截。

    “袁主事,您這是?”袁崇煥是個高傲的人,以前連主動給李梟行禮都不會。現在居然跪倒在地上,這可稱為驚天一跪。

    “前些時,兵部崔尚書親自前往山海關。宣布裁撤遼軍,薊遼軍卒被遣散者甚多。他們好多都是可堪一戰的軍士,請大人高抬貴手。讓他們繼續留在行伍衛國戍邊,把遼東從韃子手里搶過來。”

    原來是因為崔呈秀裁軍的事情,這事情是事先商量好的。裁軍的名單,也是李梟擬定由崔呈秀執行。沒辦法,大明朝廷沒錢了。養不了那么多的兵,為了不讓魏忠賢向東林黨的士紳們下手,只能是裁軍。這也是李梟為什么可以做到遼東總兵這個位置上的原因。

    “……!”李梟無言以對,這明顯是當著脅從告主謀。名單是自己擬定的,人家崔呈秀是按照自己的意思辦事兒。他怎么可能回去和崔呈秀打這個官司,再說了!現在李梟滿腦子想的都是橡膠,有了橡膠這東西就可以造蒸汽機。有了蒸汽機,那可以想象的事情就太多了。

    “大人!這些軍士都是……!”

    “袁大人,這是朝廷的方略。我也不怕告訴你,朝廷裁軍是因為軍費開支日益龐大,而諸位大人不想陛下向士紳們征稅。這里面的道道兒,想必你比我明白。所以……!我無力阻止!”

    “呃……!”這一次輪到袁崇煥懵逼,他一個主事沒資格參與到高層的決策。他絕對沒想到,遼東的戰事糜爛,龐大的軍費開始。居然會動了讀書人的奶酪,要知道現在的朝廷內閣可是讀書人在把持。他們肯定會為了自己的利益,跟任何人進行殊死搏斗。

    袁崇煥是聰明人,他知道。如果他再繼續攔著這件事情,就跟大車轱轆前面那只螳螂沒區別。

    想了又想,袁崇煥忽然昂起頭來。

    “總兵大人,請準許崇煥追隨你。崇煥一生別我他想,唯驅除韃虜而已。”袁崇煥說完,居然對著李梟磕了一個頭。

    李梟懵了,下面跪著磕頭的可是大名鼎鼎的袁崇煥。他也沒想到,高傲的袁崇煥居然這么堅持。別人被裁撤會京城會樂瘋,放著京城的花花世界不待,誰愿意待在鳥不拉屎的山海關。

    現在李梟相信了,歷史上的袁崇煥不是某些野史說的叛徒。眼前這個人是個純粹的人,他的目的只是想讓遼東重新回到漢人的手里。為了這個信念,他不惜對自己這個年青人跪拜。對于高傲的袁崇煥來說,這一個頭磕在地上需要很大的勇氣。

    “袁大人請起來!”李梟攙扶起了袁崇煥,扶著他坐到了一邊的坐墊上。

    該死的倭國人都是跪坐,屋子里也沒有椅子,只有蒲團一樣的坐墊。

    “既然袁大人這么說,你就暫時留在我這里。倭國的戰事已經結束,這一仗雖然沒有跟韃子開戰,卻俘獲了韃子的正白旗旗主皇太極。我正想找一個妥帖的人將皇太極安全送回朝廷,不如就由袁大人辛苦一趟?”不管怎么說,俘獲皇太極都是一件大事。

    這件事情最好交給朝廷處理,也給自己這個年青的總兵落點柱腳。畢竟自己猜十八歲,不管怎么看都太年青了些。整個遼東的大軍,別說貝勒。就連牛錄一類的人物都沒抓到幾個,現在自己一出手就是個貝勒,還是正白旗的旗主。這臉算是露大了!

    “什么?抓住了皇太極?”袁崇煥瞪大了眼睛,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他是上了長興島才知道李梟去了倭國,托人搞船剛剛來到倭國。就來見了李梟,沒想到李梟在倭國撈了這么一條大魚。難怪在裁軍的當口,李梟居然跑來了倭國。

    “是!不知道袁大人愿意不愿意跑這一趟?”

    “愿意!自然愿意!”饒是袁崇煥混跡官場多年,現在也是樂得見牙不見眼。多少年了,遼東戰場上還沒有俘獲過后金這種級別的人物。倒是大明的高官戰將,死的死降的降。以至于軍中都有了女真不滿萬,滿萬則天下無敵這樣的傳說。

    不管是將軍還是士兵,對后金軍隊都極度的恐懼。甚至有騎兵不愿意作戰,自己把馬餓死的事。現在抓了對方的一個貝勒,對士氣是絕大的提升。

    “那過兩天袁大人就帶著皇太極回京師去,我還要辦些事情。將皇太極押赴京城之后,你就回山海關跟隨毛文龍毛督師。一切聽毛督師差遣就好!”李梟臉上帶著一些戲謔的笑。

    “諾!”袁崇煥雖然看到李梟的笑有些詭異,但還是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

    他可不知道,李梟腦子里的歷史中。毛文龍和他的那些恩恩怨怨!

    “一路勞頓!先去休息一下!”李梟客氣了一下,袁崇煥立刻識趣的告辭。當了這么多年的官兒,這點兒眼力見還是有。

    回到后宅,就看到小護士給鄭森的臉縫針,雖然臉腫得一塌糊涂。但小家伙還是非常堅強,田川氏在旁邊已經哭成了淚人。德川千姬在旁邊陪著掉眼淚,不時還用日語勸說一兩句。

    “大哥,好厲害!”小豁牙牙的田川七左衛門絲毫不擔心鄭森的破相問題,他更加崇拜哥哥的剛毅。

    “呵呵!沒事的,過幾天就消腫了。”李梟笑著安慰鄭森,他知道這種傷口肯定會留下一道蜈蚣一樣的疤痕。不過以鄭家的家底,鄭森這小子應該不會找不到老婆吧。

    “不疼!”明顯臉已經疼得抽抽了,鄭森還是咬著牙擠出了兩個字。

    這么小的年紀就是個滾刀肉,長大了還了得?看起來李梟的經驗是對的,歷史上留下姓名的人,大多都是有兩把刷子。

    安慰了幾句小鄭森,李梟招來李虎去看皇太極。

    這可是一位重要人物,已經關了好幾天了。李梟很怕把這位貝勒爺給關瘋了,還是看一看比較好一點兒。萬一送到京師的時候,是一個瘋皇太極那可就不漂亮了。

    李虎帶著李梟到了關押皇太極的地點的時候,李梟才知道。這根本就不是他娘的地窖,而是一個地下藏金室,或者說是藏寶室比較確切。

    順著假山上面的一道暗門兒進去,然后就是一條長長的甬道。甬道非常長,還有好幾個拐彎兒。兩邊地面和頂棚,都是用巨石砌成。甬道里面非常潮濕,火把映照上去閃亮亮的。角落里的地方爬滿了青苔,看上去有些古墓麗影的感覺。沿著臺階往下走,潮濕的霉味兒開始彌漫在空氣中。鼻腔感覺非常不舒服,李虎連續打了好幾個噴嚏。

    腳步聲在長長的甬道里面回蕩,火把只能照到不遠處的地方。這個鬼地方黑得,光線好像都要被吞噬了一樣。

    李梟現在有些擔心,早知道皇太極被關在這種地方,早就來看看了。已經關了好幾天,可別真給關瘋了。

    皇太極坐在一張木頭椅子上,他已經忘記了在這間一丈見方的屋子里面待了多久。可能是幾天,也可能是幾個月,甚至他懷疑已經關了幾年。

    腳被鐵鏈子栓在地上的鐵環上,這讓他的行動只能維持了五六尺左右的半徑。這五六尺之內,有凈桶還有一張桌子一把椅子而已。

    桌子上面有一盞油燈,上面亮著點黃豆大的火光。火光沒有任何的搖曳,就那樣的亮著。所發出的亮光,被周圍的黑幕無情吞噬了。皇太極靠得很近,還是看不到自己的手。

    這里面很潮濕,偶爾能夠聽到一聲滴水的聲音。每當聽到這聲音,皇太極都會激動一小下。因為,這幾乎是他能聽到的唯一的聲音。

    桌子上還有一個銅盆,里面放著咸菜和饅頭。不知道多長時間會送來一次,也不管他吃完吃不完。舊的銅盆被收走,新的銅盆里面裝著饅頭和咸菜又被擺進來。

    如果說這里有什么感覺,那就是一個字黑。除了那一點兒比螢火蟲大點兒有限的燈火,這里再也沒有別的光亮。黑暗仿佛能夠吞噬人的一切,包括理智。

    皇太極非常盼望有人來送飯的時候,因為只有那時候。他才會有一種還活著的感覺,這地牢太他娘的邪門兒。或許是因為石頭砌成的原因,這里面連一只老鼠都沒有。

    整天看不到一個人,也沒人說話。甚至除了偶爾的滴水聲,連聲音都聽不到。面對這種折磨,皇太極認為以前自己折磨人的方式太沒水平了。皇太極知道,再這樣下去自己的下場一定是瘋。

    他搖著手銬和腳鐐怒吼,聲音好像是草原上的蒼狼。

    可除了回音之外,沒人回答他任何聲音。他開始自言自語,學著自己跟自己說話。有些時候,腦子里面甚至自己冒出很長的一段話。又或者會幻想一副場景,他欺負人又或者他被別人欺負。

    甬道里面再一次傳來腳步聲,皇太極激動極了。雖然只是能看到一個不會說話的啞巴,但好歹也是看到了能活動的東西。這鬼地方,看到一個活動的東西太難了,連老鼠他娘的都沒有。

    腳步聲很雜亂,證明進來的不止是一個人。皇太極有些解脫了的感覺,那個叫李梟的家伙終于想起他來了。現在皇太極被拉出去項上一刀,都比在這里活著要舒服。

    鐵門上的小窗戶被打開,火把的光亮在外面閃爍。一雙眼睛透過窗口,正在看向他。

    “打開!”李梟一聲吩咐,身后立刻有獄卒走過來,掏出鑰匙把們打開。

    鐵門“吱吱呀呀”的開了,坐在床上的皇太極木著臉扭過頭。身子卻沒有從椅子上坐起來,現在腦子有些發懵。又或者說發傻!

    李梟到了里面,看了一眼目光呆滯,僵尸一樣的皇太極。轉過身對李虎說道:“你如果再胡鬧,我家把你關在這里。跟他的待遇一樣,不讓人跟你說話。黑漆漆的在這地方好好住上個三五十年。”

    “呃……!”李虎看了看這間狹小的牢房,空氣中還彌漫著凈桶的味道。讓他在這里生活,還不如一刀殺了來得痛快。
上一頁 返回遼東之虎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提醒更新/舉報錯誤/缺字少章
如發現遼東之虎有章節錯誤、排版不齊或版權疑問、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請聯系客服中心
小說遼東之虎最新章節由網友上傳,作品僅代表作者千年龍王l本人的觀點,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無關。
遼東之虎全文閱讀由思路客小說網(http://www.biaoshuyu.com)提供,僅作為交流,非商業用途。
时时彩平台1980模式平台 永昌县| 卢龙县| 平乡县| 合水县| 瑞安市| 德阳市| 安丘市| 务川| 武宣县| 张家港市| 东乡| 东源县| 平南县| 禄丰县| 灯塔市| 开远市| 祥云县| 石家庄市| 吴川市| 扶风县| 万荣县| 金阳县| 通州区| 安陆市| 渝北区| 容城县| 封丘县| 台中市| 宿州市| 潜江市| 鲜城| 东辽县| 临泉县| 松原市| 龙游县| 珲春市| 遵义县| 东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