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說網首頁 -> 歷史軍事 -> 《遼東之虎》 -> 正文
加入書簽 加入書架 推薦本書 返回遼東之虎書頁 』

遼東之虎 第一百三十二章

(為方便您閱讀遼東之虎最新章節,請記住“思路客小說網”網址 www.biaoshuyu.com,并注冊會員收藏您喜愛的書籍
    “那個是不是劉香的船?”李休看到海上有一艘沒有掛旗的船,正向遠海的方向航行。因為船小,帆也不大,航行的速度不是很快。

    “是!好像就是劉香的船,他們的船都是在南洋造的。那里缺少好工匠,造不出大船來。”鄭芝龍其實也是蒙,現在海上根本就沒有船行駛。有一艘船出現,鄭芝龍理所當然的認定,這就是劉香的船。

    “追上去!”李休的船是三帆大船,航行起來追不上荷蘭人的五帆大船。可追趕只有一個帆的海船,還是沒問題的。

    熟悉海況的鄭芝源指揮舵手轉舵,直追海面上唯一的船。

    “老大,鄭芝龍追過來了。您看!”鐘斌驚恐的指著遠處的海船。雖然很遠看不清楚旗號,但現在這時候還能在海面上安全飄著的三帆大船,只能是鄭芝龍的船。別人的船,都會被毫不留情的擊沉。

    “奶奶的!不用怕,咱們繞過那片海灣。那里礁石多,咱們的船小沒事。他們的大船進去,很容易就撞上礁石。”劉香看了一眼漸漸靠近的戰船,這一片海域他也很熟悉。當年澳門這一片,就是歸他管轄。也就是那時候,他和荷蘭人葡萄牙人才有了交情。

    “大哥!那船向海灣里面拐了,咱們的船如果過那片海,很容易觸礁。”鄭芝源著急的跑出來,現在他幾乎可以肯定,那船就是劉香的船。

    “跟上去,務必在進入海灣之前追上他們。”李休吩咐一聲,海船劈波斬浪追了過去。

    “大哥!追上來了,照這航速,不用到海灣咱們就得被追上。”鐘斌咽了口唾沫。

    “怕個**!咱們手上不是有他?鄭芝龍來了,咱們就把鄭老二掛在船頭。他真敢用炮轟咱們,就連他弟弟一塊轟死。”劉香踩著腳下的鄭芝虎,臉上露出一抹猙獰的笑。這鄭芝虎,真是老天爺賜給的禮物。有了他在,就不怕鄭芝龍玩花樣。

    李休的船越追越快,很快到了目視可以看到的距離上。鄭芝龍遠遠看到,一個人被裝在漁網里面,只露出來一個頭。

    “喂!鄭老大,如果你還想要鄭老二的命,就不要追。”劉香一邊命令鐘斌帶人不斷劃水,一邊對著遠處的鄭芝龍高喊。他知道,為了鄭芝虎的性命,鄭芝龍不會隨便開炮。

    兩船的距離越來越近,鄭芝龍看到船頭被吊著的鄭芝虎。

    “老二!”鄭芝龍喊了一聲,鄭芝虎歪著腦袋不動彈,也不知道是死還是活。

    “鄭大當家,放心你家二爺還活著。”劉香說完,找到一根粗粗的木棍。命令手下人拉直鄭芝虎的胳膊,掄起棒子一棒子就敲在鄭芝虎的胳膊上。

    “啊!”昏迷中的鄭芝虎,被劇痛弄醒。一聲慘叫響徹海面!

    “我操你嗎的劉香,是個男人放了我二哥。”鄭芝源看到鄭芝虎的胳膊以奇異的角度彎折,氣得眼角兒都要瞪開。

    “你們不在追,我自然會放了他。”看到鄭芝龍沒有開炮,劉香得意洋洋的說道。

    “劉香!你放了我家老二,我鄭芝龍保證會放你們走。咱們也算是兄弟一場,我的為人你是知道的。我說放你走,就絕對不會食言。”鄭芝龍知道,這時候罵人沒用。最好能好言好語的把人哄過來,至于要殺要剮,等以后碰見再說。

    劉香的老巢在交趾,鄭芝龍早就知道。現在他只恨當初念著結拜的情誼,沒也早一點糾集人手把劉香干掉。

    “鄭老大,你的人品我信。可官軍我可不信,這船上真是你做主?真是官軍的船,你船上沒那么厲害的炮,也沒那么厲害的人。多年兄弟,這一點我還是知道的。你可不要日哄俺!

    現在我就拐進海灣里面去,你留在這里不要動。如果你信守承諾,我也一定把鄭老二送回去。你也說了結拜一場,既然我能相信你,你也能相信我。”劉香才不會這么輕易放鄭芝虎走。

    鄭是一張王牌,非常重要的王牌。也他在,就不怕鄭芝龍不聽話。或許,還能利用鄭芝虎向官軍要一些東西。例如昨天晚上那種很厲害,會爆炸的炮。

    他娘的紅毛鬼都不是對手,那玩意太厲害了。如果自己也那東西,南海即便混不下去,去印度自己也能打得那些紅毛鬼滿地找牙。

    “劉香,你別跟老子廢話。還人品,信譽!那玩意兒你也么?這些年,你收了錢還撕票的事情還少干了。乖乖把我二哥放回來,不然把你們連人帶船送進海底。”鄭芝源肺都快氣炸了,如果不是鄭芝虎在船頭。早就讓人開炮,干掉劉香這個王八蛋。

    “鄭大當家,你這當家人越來越回去了。咱們兄弟說話,什么時候輪到別人插嘴。這事情,也是當小的可以插嘴的?”劉香掄起棒子,狠狠敲在鄭芝虎的大腿上。疼的鄭芝虎又一次慘叫出了聲!

    “老六,噤聲!”鄭芝龍狠狠瞪了鄭芝源一眼。

    鄭芝源氣得發昏,卻不敢再說話。

    本來要說話的李休,也明智的閉上了嘴。現在這時候,還是少說話為妙。他也不知道,現在應該怎么幫助鄭芝龍。

    “大當家你看!”劉香的船轉過一個小島,忽然間看到兩艘巨大的五桅戰船正在海面上緩慢航行。

    “操了!揆一的船,他娘的天不絕老子。”劉香樂得鼻涕冒泡,沒想到這個時候居然遇到了荷蘭人。

    戰船上的揆一也幾乎在同時,發現了劉香的船。兩船距離很遠,即便是拿望遠鏡也很難看清楚船上的人。

    昨天晚上,揆一經歷了人生中,也是荷蘭歷史上最為慘痛的失敗。帶領的四十三艘戰艦,只剩下福熙號和西佛號兩艘戰艦茍延殘喘。

    天黑,加上對海況不熟悉。急于逃命的兩艘戰艦,居然駛進了礁石林立的海灣里面。揆一所在的福熙號還算是幸運,可西佛號就沒有那么好運了。船和暗礁親密接觸了一下,關鍵時刻上帝還是幫助了他的信徒一小下下。

    西佛號的船底只是擦傷,并沒有和礁石劇烈相撞。木制戰船被劃開了一個大口子,索性西佛號的船長是一位老船長。關鍵時刻,和訓練有素的船員們,一起保住了西佛號。

    雖然西佛號進了水,船身也有些傾斜。但總算是還漂浮在海面上,現在福熙號鄭拖拽著西佛號蹣跚的行駛在海面上。

    “是明國的船,一小一大。”鮑比也拿著望遠鏡,仔細的看著遠處一前一后的兩艘船。

    “我會查數!”揆一惡狠狠的瞪了鮑比一眼。就是這個白癡,帶著自己駛進了礁石區。

    “怎么辦?”約翰焦急的問道,他是真的怕了明國的戰船。昨天晚上,明國戰船彈無虛發。幾乎一個齊射,就可以將荷蘭戰艦打的爆炸。這個印象太深刻了,約翰很怕明國的戰船再打過來。

    這是在大海上,如果福熙號沉沒,那自己是必死無疑。

    “不能讓明國的船靠近,大船小船都不行。”揆一看到小船徑直向自己的福熙號沖過來,立刻想起昨天晚上明國戰船那種自殺性的進攻。

    “對!對!不能靠近,不能讓他們靠近。開炮!開炮!”約翰嘴唇哆嗦著語無倫次。

    揆一沒時間鄙視雙腿打顫的約翰,命令手下士兵瞄準前面沖過來的小船開炮。絕對不能給明國人機會,撞到自己的船上然后點燃火焰。

    劉香看到荷蘭人的戰艦,幾乎要樂瘋了。有兩艘軍艦在,大明的船就算是再囂張,也不敢再這樣追趕自己。雖然手里有鄭芝虎這張王牌,但劉香也害怕鄭芝龍真的狠了心。因為怕鄭芝虎受活罪,開炮把自己和鄭芝虎一起轟掉。

    催促水手們奮力劃槳,船飛快的靠近揆一的戰艦。

    就在能夠看到船上的人時,一陣連續的炮聲響起。

    “哦不!”望遠鏡里面,揆一也看到了那船是劉香的船。而且劉香就在甲板上站著!

    “停止射擊!”揆一立刻傳達命令。

    他可以命令手下人停止射擊,可卻不能讓已經發射出去的炮彈回來。

    盡管單一一門炮的命中率有限,可四十門大炮一起發射,命中率還是可觀的。

    呼嘯的炮彈砸進了劉香的船,好死不死一顆炮彈居然打壞了船舵。更有一發炮彈,直接打穿了水線以下的船舷。

    按照以往的齊射,這種距離上能打中兩發就不錯了。可邪門兒的是,這一次劉香的船居然中了五發炮彈,而且還是顆顆致命的那種。

    水下的船舷漏了兩個大窟窿,海水洶涌的灌了進來。劉香張大了嘴,他做夢都沒想到荷蘭人會向他的船發炮。

    劃槳的水手們被打死了十幾個人,鐘斌的半個身子不見了,腿還在劉香身邊靠著船樓站著。船樓上好大一攤血,紅的觸目驚心。

    “我草你姥姥!”劉香氣得大罵,可不管他怎么罵。也不能改變船在下沉的事實!

    手下的海盜們比劉大當家腦子更加清醒,船被擊中的一剎那就有好幾個人跳到了海里。劉香看著下沉的戰船,無奈的舉起了刀擔在肩頭。

    無論如何,他也沒辦法游到荷蘭人的戰船上去。況且現在他也吃不準,到底荷蘭人會怎樣對待他。

    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被身后的鄭芝龍撈起來,他絕對是生不如死。鄭芝龍不把他扒皮抽筋,那才叫奇怪。

    下了幾次狠心,還是下不去手。看到海水逐漸涌上來,鄭芝虎的身子隨著船沉到了海里。銅絲絞成的漁網,這玩意無論如何也漂浮不起來。更何況,鄭芝虎現在還是被打斷了手腳。

    海水沒過了鄭芝虎的臉,海面上冒了幾個泡泡。劉香閉上眼睛,手猛的向后一拉。

    鄭芝龍在遠處看到了這一切,留著眼淚跳著腳。可卻沒有任何辦法,李休的船速再快,也得一刻鐘才能趕上劉香的船。受了重傷的鄭芝虎,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在海底挺上一刻鐘。

    看著劉香的船緩緩沉沒,李休立刻命令開火。

    距離有些遠,首發沒有命中。

    荷蘭人的戰船冒出一排煙霧,鋪天蓋地的炮彈射向了李休的戰船。

    “砰”“砰”“砰”!三顆炮彈擊中了李休的戰船,左側船舷開了兩個洞,所幸都在水線以上。還有一顆炮彈,準確命中了主帆桅桿。

    粗大的桅桿被打得攔腰折斷,李休只覺得天上一黑,自己就被落下的船帆蓋住。

    “草!救二爺!快些救二爺!”船上立刻混亂成了一片,水手們紛紛抽出刀子,劃破船帆把李休弄出來。可不敢讓這位爺出了事情,不然回去一個也好不了。

    “明國人的桅桿被打斷了,擊沉他們。”鮑比看到明國戰船的船帆被打斷,立刻跳著腳大吼。

    “全速撤退,我們的航速很慢,絕對不能在這里耽擱。”昨天晚上,李休麾下戰艦準確射擊。還有超強的爆炸威力,讓揆一心有余悸。

    現在李休的戰船只不過斷了一根桅桿而已,那大炮還是能正常工作。再說,斷了一根主桅桿只是航速慢一些,可絕對不會失去動力。

    “揆一先生,我們不能失去這么好的機會。我命令你,沖上去擊沉明國的戰艦。”聽到揆一的命令,鮑比急的直跳腳。

    “我也提醒你鮑比先生,我現在是船長。我要為這艘船上的士兵們負責,不要等他們厲害的炮彈在我們船上爆炸,那時候我們才知道錯。

    再說一句,現在我是船上。這艘船上的人都得聽我的,包括你鮑比先生。如果你不同意我的命令,我會讓人把你從船上扔下去。”揆一逼近鮑比,好像一頭吃人的獅子。

    “噢!不,揆一先生。鮑比先生沒有那個意思,我們愿意聽從您的指揮。”約翰趕忙給鮑比打圓場,不管怎么說鮑比都是他的上司。

    “現在滿帆,全速撤退。我們去爪哇島上面去!”揆一看了一眼遠處的明國戰艦,一顆炮彈擦著船舷飛了過去,在遠處的海面爆炸。

    “撤退!撤退!”
上一頁 返回遼東之虎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提醒更新/舉報錯誤/缺字少章
如發現遼東之虎有章節錯誤、排版不齊或版權疑問、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請聯系客服中心
小說遼東之虎最新章節由網友上傳,作品僅代表作者千年龍王l本人的觀點,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無關。
遼東之虎全文閱讀由思路客小說網(http://www.biaoshuyu.com)提供,僅作為交流,非商業用途。
时时彩平台1980模式平台 沾益县| 鄂尔多斯市| 阳信县| 安吉县| 开阳县| 商城县| 始兴县| 宾阳县| 体育| 华阴市| 三门峡市| 绿春县| 淮南市| 偃师市| 洞头县| 通江县| 洱源县| 太原市| 长治县| 珲春市| 图们市| 吴堡县| 曲阳县| 洱源县| 图木舒克市| 洪湖市| 武城县| 柯坪县| 盐池县| 南乐县| 彰化市| 石阡县| 太仆寺旗| 波密县| 济阳县| 静乐县| 九江市| 宜兴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