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說網首頁 -> 歷史軍事 -> 《遼東之虎》 -> 正文
加入書簽 加入書架 推薦本書 返回遼東之虎書頁 』

遼東之虎 第一百三十三章

(為方便您閱讀遼東之虎最新章節,請記住“思路客小說網”網址 www.biaoshuyu.com,并注冊會員收藏您喜愛的書籍
    鄭芝龍讓人在鄭芝虎沉沒的地方打撈了三天,也沒能把鄭芝虎的尸體撈出來。根據被俘的海盜供述,劉香網住鄭芝虎的那漁網是銅絲絞成的。不用說就知道,人肯定沉到了海底。

    這里的海水深度,還不是人力能夠企及的。就算是再厲害的水鬼,也沒絕不可能把尸首撈上來。

    “紅毛鬼退走了,很可能是去了爪哇。”鄭芝龍看著一浪一浪撲過來的海浪,好像在對空氣說話一樣。

    “他們只剩下兩艘戰船,相信你可以對付。”李梟向后退了一步,身上的衣服是德川千姬用熏香熏過的,帶著淡淡的香味兒好聞極了。他可不想沾染上海水的咸腥味兒!

    雖然兩輩子都是軍人,但現在李梟有些討厭血腥味兒。再也找不到初上戰場時那種聞到血腥味兒,血都在燃燒的感覺。

    兩個人都不說話,直勾勾的看著大海。海面上漂浮著大大小小不下百十艘戰船,這些都是鄭芝龍從各地調過來的戰船。這一次,他要出海去追殺荷蘭人。將南海徹徹底底的掌控在自己手里,今后想要經過海峽的船只,都要插著他鄭家的旗才行。

    鄭家的旗不是白插的,想要插鄭家的旗,就得給鄭家交錢。說穿了,就是保護費。

    “今后南海的利益,咱們對半分。”過了很久,鄭芝龍說話了。這個決心不好下,他也想了很久,才下定這個決心。

    “對半分,你舍得?你家里的其他人,不會說閑話?”李梟笑著問道。

    “閑話總是會有人說,如果總是聽他們的,那就什么事情都做不成。想要做事,做成事,就得自己拿主意才行。”

    “你這樣會被人說是剛愎自用,失敗的人有兩種,一種是誰的話都聽。另外一種是,誰的話都不聽。自己的主意固然重要,更加重要的是知道應該聽誰的勸諫。

    有太大好處的事情都不會長久,這件事情我想好了,三七分帳。具體事情你管,我只負責拿錢就好。遇到強大的敵人,我可以提供援助。但現在來看,南海還沒有你對付不了的人或者勢力。”

    鄭芝龍很意外的看著李梟,沒想到眼前這個年青人這樣看得開。每年兩成的份子,那可是一筆足以讓所有人眼紅的巨大數字。不是每個人都能輕易割舍得掉的!

    更何況,這一次澳門之戰。李家的兵也流了血,就連李梟的親弟弟就差點兒被潰散的荷蘭兵打死。

    “收買陳四福出兵的兩萬兩銀子,算咱們一人一半。”

    “怎么能讓李兄弟花錢,鄭家這一次雖然有些損失,但區區兩萬兩銀子還拿的出來。”

    李休消失的兩天,成功的買通了陳海龍的遠房親戚廣州水師游擊陳四福。那一百多條火船,就是陳四福的廣州水師火船。

    自從鄭和下西洋之后,大明水師的戰船就向小型化發展。尤其是下達了禁海令之后,水師船只的噸位就越來越小,活動范圍自然也就局限在沿海。

    雖然后來倭寇作亂,建造了幾艘大船。可戚繼光俞大猷等人平定了倭寇之亂后,大明水師再次走向小型化。說到底,還是錢的事情。建造大船太費錢費工,不如建造一些小船。

    陸地上的事情朝廷都管不過來,還指望海里能出花花來?

    大明水師的小型化近海話,直接導致的后果就是大海成為了海盜的樂土。鄭芝龍,劉香等人,就是其中的優秀代表。

    正是大明朝廷的短視,才造成了如今南海混亂的局面。

    船大有大船的打法,船小就有船小的打法。火船就是小船打大船的不二法門,靠著航速沖擊。小船前段的撞釘會把小船釘在大船上面,即便釘不上。那些壯漢,也會將鋼釘釘進大船的船身。

    當兩條船鏈接成為一體的時候,只要點燃大火這大船想跑都跑不了。荷蘭人那種五桅大船,只需要三四艘火船,就能一把火燒個干干凈凈。

    為了這一次請動陳四福,李梟許給陳四福個人兩萬兩白銀。另外,戰后還得給陳四福新造一百條火船,彌補朝廷的虧空。

    現在鄭芝龍愿意攬下來,自然是好事情。鄭家財大氣粗,也不會太在乎這些。單單南海一年收取的各國商船的保護費,就高達上百萬兩銀子。更不要說,這里面一些其他的好處。

    “我想鄭森跟我回北方去,留在我身邊也好教導。”李梟很喜歡鄭森這孩子,不是誰都能有直面強敵的勇氣。青史留名之人,全都不是等閑之輩。

    “老二沒有孩子,我已經決定把田川那孩子過繼給老二。森兒能跟著你學習,也算是他的造化。”鄭芝龍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李梟。

    這年頭個人的勢力為了自保,大都會通過聯親聯姻,結成利益同盟。收徒,自然也是結盟的選項之一。

    李梟和鄭芝龍如今有這么多的利益牽扯,沒有點保障可怎么行。如果朝廷打算對付李梟或者是鄭芝龍,一南一北的呼應起來,就算大明朝廷也得掂量掂量。

    “大人!約翰來了,說是要求見大人和鄭大當家說什么想要和談。”艾虎生慢慢走近了兩個人。

    “呵呵!打不過就來談,好啊!到時要看看,這混蛋能彈出個什么花花來。”鄭芝龍聽說約翰來了,立刻笑了。

    約翰不愿意來,可他不得不來,因為他還不想英年早逝。鮑比自從和揆一翻了臉,就沒有一天好日子過。航行到交趾海岸的時候,不知道為啥就掉進了海里。

    可巧不巧,偏偏有一條巨大的鯊魚經過。海面上冒起大股的血水之后,再也沒人見過鮑比。在交趾修船的揆一派約翰來談判,他知道如果沒有鄭芝龍的許可,爪哇他是待不住的。

    現在這模樣別說能不能穿過好望角,就算是經歷千辛萬苦回去了。估計也得被荷蘭國王絞死!

    唯一的辦法就是和鄭芝龍談判,爭取保住爪哇。畢竟爪哇距離明國太遠,鄭芝龍的手也伸不了那么長。爪哇那地方又沒什么錢好撈,勞師遠征去攻打絕對是虧本的買賣。

    “約翰,我們又見面了。”李梟看著約翰,笑得非常愉快。這一次,他是以勝利者的姿態面對約翰。

    “李大人,非常榮幸又見面了。”約翰的臉上擠出了充滿尷尬的微笑。

    “既然你是來和談的,說說你的條件吧。”鄭芝龍冷著臉,鄭芝虎的死,荷蘭人也得算上一份兒。

    “條件非常簡單,我們希望與大明帝國保持和平。呃……!還有鄭先生,保持和平。東印度公司,將會和鄭先生保持貿易關系。將東方和西方的貿易進行下去,這對你我都有好處。

    我們這一次的戰爭,其實就是在爭奪南海的控制權。誰控制了南海,就控制了東西方的貿易。大家都明白這個道理,現在我們戰敗南海的控制權就成了你們的了。”

    “既然你們承認失敗,那今后的規則由我們制定你們不反對吧?”李梟“嘿”“嘿”壞笑著問道。

    “對,今后的規矩由我們來定。”鄭芝龍語帶森冷。

    剛剛來的時候,李梟和鄭芝龍已經商量好怎么宰荷蘭人這條砧板上的魚。

    “當……!當然!”看到鄭芝龍冷森森的眼神兒,約翰“咕嘟”一聲咽了好大一口口水。剛剛他已經聽說,鄭芝虎的死訊。失去了冷靜的鄭芝龍,很難說會不會把他這個使者一刀宰了。

    “我們和鄭家,將會聯合在海峽設立船舶司。所有經過海峽的船只,都得向我們繳納稅款。包括你們東印度公司的船,還有其他一切西方國家的船只。”

    “這個……!我……!”看到鄭芝龍正在盯他的脖子,約翰立刻說道:“我同意。”

    鄭芝龍的眼神兒,很像是在找地方下刀。

    “很好!”李梟點了點頭,鄭芝龍的白臉唱得非常成功。

    “今后西方國家的軍艦,不許越過海峽。你們在南印度洋怎么玩都行,就是不準越過海峽。只要有軍艦駛進海峽火炮的范圍之內,我們就會攻擊。你明白了么?”

    “明!……明白!”約翰再次咽了一口唾沫,好大的胃口。這是要把南海,直接變成鄭家勢力的內海。

    雖然現在鄭家,或者說明國人控制的土地人口還不足以吞并整個南海。可大明的人口多如天上的繁星,遲早有一天這個國家會將目標盯準海洋。

    到了那個時候,南海沿岸的地方恐怕都保不住。

    “這個……!請恕我不能答應你們,我只能保證東印度公司的武裝船只不出現在海峽。至于其他國家的事情,我做不了主。您知道的,在西方也有許多國家和許多的君主。

    再說,帝國在爪哇還有利益。您看這樣如何?您可以和我們訂立一個盟約,我們保證只有幾艘船進入爪哇。畢竟我們還要控制那里!”

    “哼!”鄭芝龍的鼻子里面重重哼了一聲,約翰立刻閉嘴。

    李梟不說話,臉上帶著笑看著約翰。場面一時極度的尷尬!

    “我……!我可以答應你們,讓出在澳門的權益。畢竟我們和貴國政府簽訂的協議還是有效的,你們如果欺人太甚我們會通過我們的關系,去京城告狀,去向你們的皇帝告狀。”約翰的額頭滲出了汗水,無奈的再一次讓出準備討價還價的籌碼。

    按照道理來說,人家的確是租了大明的地方。而且每年按約定繳納租金,可以說大明跟他們是房東有房客的關系。

    現在李梟和鄭芝龍把人給打跑了,朝廷不但收不到租金,還要背負違約的罵名。朝廷里面那些老學究肯定不會善罷甘休,尤其是李梟在朝廷里還要**星那種東林大佬敵人的情況下。

    “我們要澳門的權益有什么用,你看看澳門都被打成什么樣子了。想要重建澳門,他娘的要花多少錢。”鄭芝龍一句話,就耶的約翰沒了聲音。

    “呃……!”約翰左右看了看,見到四周只有艾虎生幾個人。把心一橫:“只要你們答應我的附加條件,除了爪哇的駐兵權,我可以答應你們的所有要求。”

    “你的附加條件?”李梟和鄭芝龍對望了一眼。

    “我希望來你們手下工作,我熟悉西方的貿易規則。而且會多國語言,我還熟悉你們明國人。我非常想來你們的手下工作,如果……!”約翰猶豫了一下。

    “有話說有屁放!”鄭芝龍不滿的吼道。

    “如果你們答應我的話,我不但可以答應你們的條件。還可以讓你們發一大筆財,非常大的一筆財富。”約翰連忙說道。

    “哦!你小子還挺有錢?”提到錢,鄭芝龍和李梟很感興趣的看著約翰。

    “好,我答應你。如果那筆錢不足以打動我,我會把你……!”唱紅臉的李梟,同意了約翰的請求。

    “呃……!咳!”約翰聽到李梟最后的威脅,輕輕咳了一聲,鎮定了一下心神才說道:“因為東西方貨幣的金銀含量不同,我們需要把用于貿易的金銀進行重鑄。您知道的,重鑄會導致一些損耗。在你們大明,這些可以稱為火耗。

    也正是因為金銀含量的不同,火耗折算的時候就會有一些……!剩余!”約翰抬頭看了李梟一眼。

    “我明白!”李梟點了點頭。說穿了,就是騙西方人。說大明的金銀沒有西方的純,然后在里面兌上其他金屬。反正遠洋貿易利潤巨大,遠在歐洲一輩子不會來中國的老外也不可能深究。

    “開始我們會利用商船,把剩余的那些金銀運走。可最近幾年,海上……!”約翰看了一眼鄭芝龍。

    “海上并不安定,所以……!所以這些錢就沒來得及運走。”

    “錢在哪里?有多少?”大明和西方貿易額不小,李梟敏銳的察覺到,這比錢的數目應該很大。

    “你得答應我的附加條件。”

    “我們會在海峽成立貿易中心,你可以在那里做一個買辦。”聽了李梟的話,約翰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來。
上一頁 返回遼東之虎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提醒更新/舉報錯誤/缺字少章
如發現遼東之虎有章節錯誤、排版不齊或版權疑問、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請聯系客服中心
小說遼東之虎最新章節由網友上傳,作品僅代表作者千年龍王l本人的觀點,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無關。
遼東之虎全文閱讀由思路客小說網(http://www.biaoshuyu.com)提供,僅作為交流,非商業用途。
时时彩平台1980模式平台 柘城县| 罗平县| 石嘴山市| 仙游县| 谷城县| 西畴县| 香河县| 东阳市| 山西省| 新竹县| 嘉鱼县| 抚顺市| 漳州市| 砀山县| 九龙县| 博白县| 扎囊县| 蒲江县| 横峰县| 犍为县| 马关县| 深圳市| 武夷山市| 搜索| 通城县| 丁青县| 徐闻县| 和龙市| 晋州市| 汕头市| 绵阳市| 永嘉县| 柏乡县| 青海省| 和硕县| 登封市| 古浪县| 平乡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