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說網首頁 -> 歷史軍事 -> 《遼東之虎》 -> 正文
加入書簽 加入書架 推薦本書 返回遼東之虎書頁 』

遼東之虎 第一百四十九章

(為方便您閱讀遼東之虎最新章節,請記住“思路客小說網”網址 www.biaoshuyu.com,并注冊會員收藏您喜愛的書籍
    赤嵌城的荷蘭人到了天亮才反應過來,自家的棱堡居然一個晚上就被人給端了。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在西班牙這樣的棱堡足足擋住了法國人三個月之久。要知道,那是幾百西班牙人和一萬八千法國兵的戰斗。

    對方一個晚上就拿下了,怎么做到的?難道說大明王朝發了大兵?不可能啊?這么大規模的集結軍隊,不可能收不到消息。

    怎么做到的不知道,但哈爾西知道要盡快奪回棱堡。

    棱堡和赤嵌城互為犄角,現在犄角斷了半邊。赤嵌城孤木難支,雖然說赤嵌城的兵力比較多。可失去了海上補給,萬一人家采取圍困策略。荷蘭又遠在千山萬水之外,這連個送信兒的人都沒有,還不得被活活餓死。

    軍艦是沒有了,匆匆聚集了十幾艘小船。想趁著天蒙蒙亮的機會,悄悄摸過來干一票。誰想到,對面棱堡的火炮一陣的轟鳴。

    實心彈丸雖然破壞力比較小,但架不住棱堡上面有二十門火炮之多。一頓狂轟亂炸,十幾艘小船被干掉了三艘,剩下的忙不迭的往回跑。

    逃跑的技能還算不錯,被追著打干掉了兩艘。其余的船算是完整的逃了回去,可憐那些全副武裝的荷蘭士兵,即便是會游水。也被身上沉重的裝備拖累,好多人來不及脫下裝備,就被隨身的裝備拽進了海底。

    哈爾西這時候算是沒辦法了,軍艦被人干掉了,實在是沒有船。從陸路繞過去……!

    他娘的那就是一個島,落潮的時候也得游過去,你指望士兵們扛著槍游過去?人家棱堡里面的人都是瞎子?

    天陰沉沉的,天上沒有太陽。烏云遮住了整個天空,哈爾西的心情被天空還要陰沉。

    對面棱堡的敵人似乎很有耐心,并沒有趁著勝利攻打自己的赤嵌城,也不知道打著什么算盤。哈爾西現在完全弄不懂,對方到底在搞什么。他甚至搞不明白,自己的敵人是誰。

    “鄭先生,你說今天晚上肯定不會起臺風?”李梟看著士兵們把荷蘭戰俘往地窖里面驅趕,有些擔心的詢問鄭芝源。

    萬一這哥們兒搞錯了,天知道臺風要刮幾天。自己可是急著回遼東,哪有時間和荷蘭人在這磨嘰。

    “肯定會下雨,但絕對不會刮臺風。在閩浙沿海待了這么多年,我可以用腦袋擔保!”看到李梟質疑自己的預測,鄭芝源有些急了。

    海盜可是在海上看龍王爺的臉色過活,如果對天氣沒個判斷。不用敵人搞事情,自己就被臺風刮到海底去了。

    “下雨?”李梟的眼睛亮了起來,下雨可是好事情。

    “今天白天咱們就休息休息,晚上發動進攻。”

    “晚上?大人,這白天不乘勝追擊,晚上黑咕隆咚的怎么打。如果下雨,天太黑了根本點不起來火把。”鄭芝源有些著急,哪有白天不干活兒,偏偏等晚上干的。

    “是啊大哥,這不趁著天晴的時候動手。晚上冒著雨攻打,槍也打不響啊。”李虎在一旁彪呼呼的咋呼。

    “要的就是槍打不響。”李梟說完打了一個悠長的哈欠,昨天晚上就沒睡覺。這大清早的困得厲害!

    “打不響?”李虎還是摸著腦袋不明白。

    “你個笨蛋,紅毛鬼憑借的是什么。不就是犀利的火器?這老天下雨,咱們的火銃打不響。他們的火銃,也他娘的打不響。再說,下雨又不影響咱們的手榴彈和迫擊炮。說到底,下雨天和他們打,咱們的好處多多。”李休抽了李虎一巴掌,然后背著手老神在在的走了,一副惡心的高人模樣。

    事實證明,鄭芝源這些年在閩浙沿海沒有白混。

    這剛到中午,天就開始下起雨來。開始只是稀稀拉拉的小雨,過了中午之后就變成了瓢潑大雨。此時的海面如同地獄,波濤洶涌澎湃,紫色的雷電不停地擊打在海面上,升起一股股的的白煙,暴雨如注,傾盆而下。

    黃豆大的雨點兒砸進海里,巨大的濤聲都掩蓋不了雨點和大海相撞的聲音。世界似乎進入了一個無聲電影,耳朵里全是呼呼的風聲。

    船早早就落了帆,看到漂泊在鹿耳門港里的那艘五桅大船就開心。老子終于有一艘可以稱作戰船的船了,就是今天早上從倉房里面往外掏尸體的時候有些恐怖。

    海盜們對待尸體的方法都差不多,直接抻腿兒扔進海里。現在還能看到,海里有尸體隨波逐流。

    海浪推著尸體,把尸體高高的拋起來。然后狠狠按在礁石上,礁石上的牡蠣鋒利如刀。尸體上面開始只是裂開一個個口子,沒多一會兒就露出碎裂的骨頭。一整具尸體,估計到不了晚上就會消失不見。

    李梟發誓,他再也不吃海灘上那些螃蟹,還有據說對男人非常有好處的蠣蝗。吃那東西,跟吃人肉沒啥區別。

    雖然對紅毛鬼沒啥好印象,但李梟還是惡心吃人肉。

    以前對荷蘭人的印象,還停留在合法的紅燈區,還有合法的大嘛。阿賈克斯,以及田野里的風車。

    可真打下了棱堡,李梟的印象就完全改觀了。鄭芝源的手下搜出了一個箱子,打開箱子李梟看到滿滿一箱子都是人手。有大人的,也有孩子的。有手上全是老繭的,也有只有一指頭長的。

    看到這箱子人手,李梟立刻就原諒了鄭芝源把人活活悶死的殘忍。事實上,李梟覺得對他們的殘忍還不夠。或許折磨一下地窖里面那些戰俘,能讓自己的心情好一點兒。

    既然手上沾了血,那不付出代價可怎么成?

    “這他娘的雨是不是太大了一點兒!”睡了一上午的李梟站在棱堡的塔尖兒上,眼前的雨幕隔絕了視線。內港對面的赤嵌城都看不到了!

    “沒事兒,大哥!就算是迫擊炮不能用了,手榴彈還是沒問題。你說的踹開門,往里扔一顆手榴彈這招兒太絕了。彈片橫著飛起來,整間屋子里面就沒有死角。只要一聲炸響,連查看都免了。”李虎愉快的啃著一大塊火腿。

    這紅毛鬼弄的火腿很不錯,有嚼勁兒,就是甜兮兮的饅頭不咋地。中午上吃了好多,這沒多一會兒又餓了。

    “這下雨天火銃用不了,鄭當家手下人的優勢就顯現出來。大哥,咱們是不是也練練搏擊啥的。咱們的兵跟人家近戰,簡直就是肉包一樣的被人打。交起手來,太丟人了。”李休這幾天跟鄭芝源他們混的時間長了,非常羨慕鄭家手下的好身手。

    “人家那是常年在海上打家劫舍練成的,一身好功夫就是吃飯的本事。練不好功夫的,都進了魚蝦的肚子。你怎么練?也讓人出海當海盜?”

    “呃……!”李休沒話說了,雖然羨慕人家的好功夫,可當海盜他還是不干。

    “我知道北直隸有個叫滄州的地方,那里的人從小就練功夫。民間高手眾多,回去我就到山海關任職。在滄州招個一兩千人,還是沒問題的。用的都是咱們的銀子,崔呈秀這個面子還是要給我的。

    想要會功夫的兵,好說。到時候自己去滄州招去就是了!”李梟坐到椅子上,撕下一根香蕉剝開了皮。

    “真的!”李虎立刻扔下了大肘子。

    “成,到時候我去招兵。”李休非常開心,哪個將軍都會想擁有一群身手高強的手下。

    “我也去!我也去!”李虎艱難的咽下了一大塊肘子,噎得直翻白眼兒。

    看了一眼李虎,李梟開始愉快的吃香蕉。

    打仗這玩意還有雨休!

    鄭芝源手下的海盜們表示了充分的理解,畢竟他們也是在海上討生活的。知道這天氣不宜出行,雖然干的是玩命的買賣,航海安全還是要保證的。

    棱堡沒搶著啥特好的實惠,好在李梟答應給鄭芝源兩門大炮,還有一百多枝荷蘭人的燧發槍。剛剛失落了一小小下的鄭芝源,立刻就不失落了。

    金銀雖然實在,但武器更加實在。十兩銀子買糧食能吃上一年,可要是買桿火銃就能吃一輩子。

    從小搶到大的鄭芝源,當然知道這里面的道道。看到那些大炮就喜歡!

    俘虜里面可不光是有男人,還有女人。好幾百個大老爺們兒,忽然間冒出幾個金發娘們兒,鬼都知道是干嘛的。

    既然荷蘭人可以公用,那自己人公用一下也沒啥問題。把荷蘭娘們兒都趕到棱堡外面的房子里,讓他們玩個夠。畢竟,人的緊張情緒也是要發泄的。

    至于自己的士兵,李梟把他們安置在碼頭上。

    都是自家兄弟,可不能坑他們。李梟知道,楊梅大瘡可就是從西洋傳過來的,那是絕對的舶來品。這幾個娘們又沒體檢過,鬼才知道有沒有其他的毛病。萬一傳染給自己的士兵,那就糟糕了。

    海盜們對于李大人的情誼相當領情,拎著褲子從屋子里出來。拍著胸脯表示,晚上去把赤嵌城拿下。把那里的紅毛娘們兒都抓來,李大人可以先挑,算是兄弟們的一點兒敬意。

    多么樸實的人啊!

    滿腦子的搶錢、搶糧、搶女人,李梟覺得他們是活得最純粹的一群人。一個搶字貫穿了他們的整個人生!

    沒錢了,去搶。沒糧食吃了,去搶。想睡女人,去搶好了。腦袋別在褲腰帶上,活著干死了算。有今天,從來就不想明天。未來是個啥鳥玩意兒,老子們懶得去想。

    所以李梟發現海盜們都是快樂的,他們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從來不考慮今天之外的事情,把每天都當生命最后一天來過,這覺悟可不是誰都能有的。

    玩了荷蘭娘們兒,喝光了窖里的酒,吃光了面包和香腸,又狠狠睡了一大覺。偷襲?這種天氣,大船都不能出海,小船想劃過海灣,那是作死!

    睡醒的海盜們又恢復了戰斗力,因為他們覺得既然吃飽喝足,不搶劫一下實在對不起老天爺。

    海面上的風浪終于小了一些,鬼知道現在是什么時辰。反正海面上很黑,天空也很黑。遠處的赤嵌城也很黑,僅有的一點燈火,就像是巨獸的眼睛。

    盡管這巨獸的眼睛顯得有點兒小!

    那就用痤瘡代替好了,遠處的燈火就像是姑娘臉上的痤瘡。

    兩艘船沒敢張帆,靠著人力奮力向前劃。好不容易靠上了碼頭,發現小碼頭居然一個人都沒有。

    緊張的李休拿著望遠鏡四處亂看,可就是沒見到一個人影。鄭芝源帶著人貍貓一樣蕩下了船,帶著人在黑暗中摸索了半天。得出的結論就是,這個只能停下兩三艘船的小碼頭已經被放棄。

    碼頭上連個紅毛鬼的毛兒都不見一根!

    “上!”李休一聲令下,順子就帶著突擊隊上去了。

    這些人手里都抱著用油布包裹好的炸藥包,今天晚上就是要用這些玩意兒炸開赤嵌城的城門。雨點兒砸在蓑衣上,發出沙沙的聲音。

    雨中跑了不多遠,順子就感覺自己的肺像是在拉風箱。呼嘯的風聲都聽不到了,只能聽到自己“呼哧”“呼哧”的喘氣聲。

    懷里有個橡膠做成的盒子,那里面放著一盒火柴。順子不時會按一下口袋的位置,生怕這金貴的東西丟在半路上。別說火柴,那橡膠盒子也是金貴玩意。

    泥水地里面,越跑越他娘的累。兩條腿最后像是灌了鉛一樣,該死的紅毛鬼。怎么把城門建得那么遠,還他娘的是上坡兒。就不能建得近一點兒?

    終于走到了城門下面,順子感覺自己渾身黏糊糊的。也不知道究竟是雨水還是汗水,反正渾身濕漉漉的。十幾個人在黑暗中摸到了城墻,他們若有若無的聽到城里的狗叫聲,還有城樓上荷蘭人說話聲。

    身后是“噼里啪啦”的響,也不知道究竟跟上來多少鄭芝源的手下。反正海浪聲和大雨聲,間或有遠處傳來的雷聲,掩蓋了這世界上一切聲音。

    找到了城墻,就只能順著一面走摸索城門。好在這里是海岸,荷蘭人沒有弄什么護城河一類的玩意。

    摸索了好久,終于找到了城門。

    阻止了海盜們繼續前進,順子帶著人一下子鉆到了城門下面,開始碼炸藥包。
上一頁 返回遼東之虎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提醒更新/舉報錯誤/缺字少章
如發現遼東之虎有章節錯誤、排版不齊或版權疑問、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請聯系客服中心
小說遼東之虎最新章節由網友上傳,作品僅代表作者千年龍王l本人的觀點,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無關。
遼東之虎全文閱讀由思路客小說網(http://www.biaoshuyu.com)提供,僅作為交流,非商業用途。
时时彩平台1980模式平台 奈曼旗| 延安市| 遵义县| 南川市| 县级市| 阿拉善盟| 元江| 中卫市| 无为县| 南华县| 民和| 云南省| 乐安县| 山阳县| 德安县| 库尔勒市| 隆化县| 易门县| 抚松县| 衡东县| 化德县| 泾川县| 巴青县| 盈江县| 介休市| 广平县| 桃源县| 凌海市| 昌都县| 抚顺县| 吉木萨尔县| 杭锦旗| 蒙城县| 锡林郭勒盟| 宝清县| 和林格尔县| 宾川县| 额济纳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