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說網首頁 -> 歷史軍事 -> 《遼東之虎》 -> 正文
加入書簽 加入書架 推薦本書 返回遼東之虎書頁 』

遼東之虎 第一百五十七章

(為方便您閱讀遼東之虎最新章節,請記住“思路客小說網”網址 www.biaoshuyu.com,并注冊會員收藏您喜愛的書籍
    “你小子果然是個壞坯,趙率教這種難題,你居然僅僅用了幾天就解開。老夫很懷疑,你這腦袋瓜子里面長的都是個啥。”毛文龍走到李梟身前,很有種扳著李梟腦袋,好好瞧瞧的沖動。

    但看到燒雞狼一樣的眼神兒,毛文龍立刻放棄了這一想法。

    “五千兩銀子砸出去,崔應元還不乖乖辦事?再說了,趙率教那些破事兒,一查一個準兒。自己屁股不干凈,還敢到處惹是生非。小子不過就是買崔應元一個秉公執法罷了!

    這就是潛規則辦事,明規則整人。敢跟老子叫板,玩不死他。”李梟抖了抖衣服,一邊扒栗子一邊無所謂的說道。

    “呵呵!只是這山海關外面的地,道理上來說也是大明國土。你就這么給分了,恐怕日后言官們告起來……!”毛文龍冷笑著說道。

    在他看來,李梟還是太年青。這樣的事情,怎么著也得稟報給朝廷。有了朝廷的批復,怎么辦都占著理。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上報朝廷。鬼知道什么時候能夠批復下來,那些大兵們可不是那么好日哄的。真要是鬧起了兵變,我可下不了狠心誅殺他們。

    說到底,都是大明的軍卒。雖說打仗不怎么樣,可那都是帶兵的將軍不好。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指望趙率教能帶出什么好兵來,還不如老老實實的種地。過幾年,還能給朝廷上繳錢糧。這也算是人盡其才!”

    “行!你小子有手腕兒,老夫服了你了。只是區區五千兩銀子,未必搞得死他趙率教。如果他從大牢里面出來……!第一個就是找你報仇。”

    “就憑他?等他有命從牢里出來再說吧,一個朝廷里面沒有靠山的總兵而已。你當錦衣衛會放過他?吃把他的油水榨得干干的,然后吃干抹凈把人給黑了。殺人滅口的勾當,這些家伙干得順手著呢。

    就算是趙率教的家里人知道了,也只能吃啞巴虧。他們能拿錦衣衛怎么著,惹急了連你家人一塊收拾。”

    “夠狠!你小子安上尾巴就是狼。錦州的事情,你是怎么個章程?真要讓袁崇煥守在那里?他們進了錦州,跟送狼嘴里沒區別。”毛文龍豎起大拇指,贊了一下李梟。可他很快,就為在錦州的袁崇煥擔心起來。

    “就是讓他們往狼嘴里面送,這一次給他們配了五百支火槍,還有兩千多顆手榴彈。這些東西都是守城的利器!

    更何況,他們還有能扔火藥包的投石機。大明的火藥雖然不怎么樣,但三五十斤的藥包扔出去,還是很有殺傷力的。就不信韃子的皮甲,能抵得住四散亂飛的鋼珠和彈片。”

    “呵呵!你給袁崇煥他們軍火,堅持兩天沒問題。如果堅持三天,那就要用人命往上填。只要他們抵擋住一天,你就可以從容在錦州沿海登陸。一舉切斷韃子的退路,韃子想攻破你的防線。可得是好好的損失一些人手,這一招兒還挺毒的。

    算了,老夫不操這個心。就算是操,也操不起。還是在這山海關坐著,你打了勝仗老夫跟著沾光。你打了敗仗,老夫跟著一起倒霉就是了。”

    李梟放下了手里的栗子,仔細的看著毛文龍。

    花白頭發的毛文龍,站在柳樹下面儒服飄飄,很像是一個老學究。這人老了就會成精,李梟現在覺得這話說得一點兒都不假。

    只是通過自己給袁崇煥的軍火,就能看出來自己的戰役構想。這哪他媽是人,這粘上毛就是個猴兒。

    袁崇煥絲毫沒有被出賣的覺悟,帶著祖大壽等人日夜行軍來到錦州。

    錦州城經過韃子的洗劫之后,已經成了一座空城。城里面到處都是破敗的房舍,有些地方還能看到死人骨頭。城門洞子黑咕隆咚的,被大火焚燒過的殘破城門歪倒在一邊。

    努爾哈赤和他的兒子們打仗的能力很強,可就是治理國家的能力嚴重不足。除了沈陽、遼陽、撫順這些完整拿下來城市之外。

    剩下被攻破的城市全都劫掠之后廢棄掉,本來遼東就地廣人稀。韃子那些人手根本照顧不過來,干脆把老弱殺掉。剩下的青壯打包帶走,這是最好的奴隸。對他們來說,奴隸也是財產!

    看到破敗的錦州城,祖大壽眼眶一下就紅了。他是土生土長的錦州人,韃子破城的時候家里還有好多人沒逃出來。現在也不知道被韃子劫掠到了哪里,一想到被殺和被奴役的親人。祖大壽就會覺得渾身的血都往腦門上頂!

    官兵們自覺的打掃著街道,一些老兵找到了以前的營房。房子都被燒得差不多了,站在屋子里面就能看到外面湛藍的天。

    秋高氣爽,現在這天氣不冷不熱。天是好天,可軍卒們包括軍官們的心情卻沒一個好的。

    隨軍帶來一萬多民夫,從山海關出發開始,袁崇煥就沒有閑著的時候。尤其是到了宿營的時候,是滿營地的亂竄。讓所有的士兵都能看到,這位主帥就在他們身邊。

    一個自己都閑不住的人,自然也不會讓別人閑著。

    剛剛到錦州,沒留給祖大壽什么憑吊的時間。所有人都投入到了砌磚頭的行動中!

    錦州這地方,韃子只是焚毀了城門。城墻還算是完整,至少沒有缺口。這給了袁崇煥很大的安慰,原本還想著修筑城墻要多費勁。現在好了,不用修筑城墻。只要找來木頭造幾扇城門就好!

    因為工程量銳減,袁崇煥覺定在城門的外面修筑甕城。只要有了甕城,就可以很好的保護城門。而且甕城這玩意,也可以大量殺傷敵軍。

    原本還擔心韃子會來騷擾,卻沒想到韃子好像沒看到一樣。只是過來幾波游騎,站在山坡上看了一會兒,然后就走了。

    戰戰兢兢的袁崇煥,每天晚上都睡不好覺。有個放屁的動靜,他都會起來看看。韃子很會夜襲,如果趁著黑夜被人連窩端了,那自己可就百死莫贖。

    努爾哈赤不是不想把這些眼皮底下的臭蟲弄死,只是代善的話讓努爾哈赤改變了想法。

    “父汗,大明忽然出兵到錦州城是好事情。就讓他們在那里筑城又怎樣,等他們駐好了城。把糧草和銀子都搬到錦州城,再遷一些百姓過來。

    到了那個時候,咱們就給他們來個卷包燴。”代善站在努爾哈赤面前慷慨陳詞,吐沫星子亂飛。

    “二哥,這讓他們修好了城墻。咱們攻城可就費了勁了,上一次拿下錦州城。兄弟我的鑲藍旗可是損失了不少人手,光牛錄就負傷了三個。有一個還殘了!

    大汗,我建議現在就去把錦州拿下來。不讓大明在山海關之前,立這么一根釘子。”代善說完,阿敏立刻站起來反對。

    阿敏的朋友是莽古爾泰,對這位汗位的有力繼承人,自然是要擠兌擠兌。他的身份很尷尬,八旗旗主貝勒都是努爾哈赤的兒子。只有他阿敏,是努爾哈赤弟弟舒爾哈齊的兒子。

    身份上的差距,讓他沒有可能繼承汗位。所以,他和正藍旗的莽古爾泰結成了同盟。現在的八旗,是兩藍旗對付兩皇帝。兩白旗站在一邊看熱鬧,兩黃旗則是在阿濟格和多鐸的手里,唯努爾哈赤的旨意是從。

    現在代善在努爾哈赤面前出彩頭,阿敏自然不會讓他專美于前。

    “呵呵!阿敏兄弟,如果說以前咱們想攻破城墻的確困難。得士卒們架著云梯,推著笨重的攻城車才行。

    可這一次不用了,我已經聯絡了紅毛人。他們愿意賣給我們佛郎機炮,只是這價錢還沒談攏。”代善就等著阿敏說話,見他站起來心里立刻笑得像是偷吃了肥雞的狐貍。

    “你跟紅毛人聯絡上了?不管用多少錢,都要把那種佛郎機炮買下來。”其他人還沒說話,努爾哈赤已經站起身來。

    努爾哈赤當然知道佛郎機炮的厲害,當初在朝鮮面對倭國武士的時候,佛朗機炮就威力無窮。

    那么大的鐵球子,就算是再厲害的城門,幾發下去也爛糊了。一直以來,努爾哈赤都在想著怎么弄幾尊佛朗機炮來。

    本來遼陽城頭有幾尊,后來被李梟用覺羅拜山給換走了。努爾哈赤著實肉疼了好些日子,可為了老兄弟又沒辦法。

    現在有機會重新擁有佛郎機炮,努爾哈赤哪里還顧得上價錢。

    用金子買他都愿意!

    后金不缺金子,卻的就是大炮。

    “嗻!回去我就跟紅毛人聯絡,盡快把佛郎機炮的事情辦妥,請父汗放心。”代善大包大攬的應承了下來。

    “好!這件事情你去做,辦好了定然有賞賜。”努爾哈赤對這個二兒子辦事還是放心的,自從大兒子褚英死了之后。努爾哈赤一直都在留心這個二兒子,現在看來還不錯,沒有走老大褚英的老路。

    “嗻!”代善再一次施禮,站起身來的時候,對著莽古爾泰和阿敏神秘的一笑。

    “錦州的事情就這么放著吧,讓大明人盡管筑城。只要有了紅毛人的佛郎機炮,咱么就能再把錦州城破一次。

    李永芳回報大明山海關沿線裁軍的消息不假,只要咱們消滅了錦州守軍。又或者干掉增援錦州的援軍,大明的山海關防線就會處處是窟窿。到了那個時候,咱們就能去北京城轉轉嘍。”聽到代善的好消息,努爾哈赤明顯很高興。大嘴張得能看見小舌頭!

    阿敏和莽古爾泰氣得腦袋冒煙,可卻沒有辦法。人家有門路接觸到紅毛人,自己就沒有這個門路。回去發動手下那些蠢貨,咱們也找找門路看能不能買到軍火。

    “瑪父,我阿瑪去倭國有些日子了。怎么一點消息也沒傳回來,是不是出事情了。要不,咱們讓李永芳去找一下?”代替皇太極掌管正白旗旗務,只有十四歲的豪格忽然說話。

    今天他來開這個會,就是為了求爺爺派人去倭國找皇太極。這皇太極一去半年多,連個信兒都沒來一封。按道理說不應該,正白旗上下都急瘋了。

    “嗯!八哥是去了有些日子,父汗,咱們應該派人去找找八哥。”坐在努爾哈赤身邊的多爾袞忽然也開了口。

    多爾袞比侄子豪格還要小一歲,又不是旗主,本來不應該出現在這里。可他老娘阿巴亥受寵,努爾哈赤也對這個十四兒子另眼相看。所以,他也出現在這次會議上。只是平時他不說話,別人也不注意他。

    “嗯!皇太極這去了有六七個月了,是應該派人找找。堂堂一個旗主貝勒,總是在倭國待著算是怎么回事兒。”莽古爾泰和阿敏對視了一眼說道。

    能在這時候給競爭對手上點兒眼藥,是再好不過的事情。

    “八弟這一次是去的時間太久了,旗務就交給豪格,他一個半大孩子能管什么旗務。”代善看了一眼豪格,臉上滿是不屑。

    “就是!”岳托滿不在乎的說了一句,連正眼都沒瞧這位堂兄弟一眼。他好歹也是鑲紅旗旗主,豪格不過就是替他爹皇太極掌管旗務而已,連個貝勒的頭銜都沒混上。

    “咳!”眼看下面有七嘴八舌的趨勢,努爾哈赤咳嗦了一聲。所有人立刻站定,不再言語。

    “老八去了有六七個月了,是應該派人去看看。就讓李永芳派人去查查,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倭國那地方要過海,可別出了什么岔子。”對于這個八兒子,努爾哈赤同樣很器重。

    在皇太極只有十二歲的時候,努爾哈赤就讓他掌管過家事。小皇太極那時候,就把偌大的府邸治理得井井有條。從那之后,努爾哈赤就很看重皇太極。

    “各旗要趁著秋天,多多準備糧草。今年咱們跟大明締結了協議,這幾個月咱們故意麻痹大明朝廷。就是等著冬天來臨的時候,咱們再發動一次進攻。這一次,一定要打穿山海關防線。

    即便攻不下京城,可京城周圍都是朝廷官員的產業,一個個可是富得流油。”
上一頁 返回遼東之虎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提醒更新/舉報錯誤/缺字少章
如發現遼東之虎有章節錯誤、排版不齊或版權疑問、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請聯系客服中心
小說遼東之虎最新章節由網友上傳,作品僅代表作者千年龍王l本人的觀點,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無關。
遼東之虎全文閱讀由思路客小說網(http://www.biaoshuyu.com)提供,僅作為交流,非商業用途。
时时彩平台1980模式平台 临汾市| 河北省| 迭部县| 响水县| 金堂县| 施秉县| 隆子县| 贵阳市| 登封市| 济南市| 长寿区| 喀喇沁旗| 太白县| 沈阳市| 红桥区| 响水县| 永清县| 崇阳县| 正宁县| 大理市| 舞钢市| 会东县| 文安县| 福鼎市| 湖口县| 麟游县| 昔阳县| 鹤峰县| 阜平县| 汾阳市| 米易县| 罗田县| 荣成市| 得荣县| 舟山市| 河津市| 嘉黎县| 巍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