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說網首頁 -> 歷史軍事 -> 《遼東之虎》 -> 正文
加入書簽 加入書架 推薦本書 返回遼東之虎書頁 』

遼東之虎 第一百六十四章

(為方便您閱讀遼東之虎最新章節,請記住“思路客小說網”網址 www.biaoshuyu.com,并注冊會員收藏您喜愛的書籍
    “你他娘裝什么傻!讓你說楊鏈貪贓的事情!”崔應元上前,“啪”“啪”就甩了汪文言兩個嘴巴。汪文言的臉頰立刻紅腫起來!

    “崔大人,你我都知道的。楊鏈平日里除了俸祿,連一個大子兒都不往兜里面揣。這事情全京城都知道,你讓我拿什么攀咬。”汪文言無奈的說道。

    “不說是吧!倒是要看看你的骨頭有多硬,咱們就從洗足開始。來人吶,綁好了,把羊牽過來。”崔應元一揮手,那兩個魁梧的壯漢就把汪文言坐著綁起來。

    兩只腳上的鞋襪都被脫掉,汪文言只覺得腳心一涼,不知道那兩個人在上面抹了什么。

    “在你哭之前,讓你笑個夠。”許顯純臉上帶著戲謔的笑。

    “許大人,我真不知道啊,真不知道。您放我一碼,汪某必有重謝,必有重謝!”從許顯純的笑上面看,就不是什么好事情。

    果然,那兩個壯漢把羊牽了過來。那兩只羊的鼻翼忽然快速的抽動,很快找到了汪文言的腳心。

    “哇……!哈哈……!許大人,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汪文言被幫著的身體,蛆一樣的開始拱。

    挨打難受,可這洗足更加難受。汪文言現在恨不得挨兩鞭子,羊不斷的舔著腳心。那種難受的怪異感覺,簡直沒辦法用語言形容。反正汪文言感覺自己渾身的肌肉都在顫抖,由于不停的笑。

    肺子好像要炸開一樣,吸半口氣吐一口。一陣陣眩暈的感覺,汪文言感覺自己會被活活憋死。

    窒息的感覺太他娘的難受了,笑死這種死法還算是比較幸福。可真要是被笑死,就知道里面的痛苦,絕對不亞于任何一種死法。

    洗足是許顯純自創的刑罰,專門對付那些身份有些高,不宜在身上留下傷痕的家伙。汪文言是東林黨的紅人,和許多高官關系都不錯。而且黑白兩道都吃得開,許顯純也不愿意把人往死里得罪。

    大家都在朝廷里面混,誰知道將來汪文言會不會出去。要知道,王安剛死的時候,汪文言曾經有過一次成功自救。

    洗足自打創造出來之后,用在那些官員們身上,簡直是無往而不利。就算是抽鞭子打板子都挺過來的硬漢,被羊舔一會兒也是生不如死。最后許顯純讓他說什么,那他就說什么。

    隨著時間的流逝,自信的許顯純開始不淡定了。他開始不耐煩起來,癢這東西和其他的東西一樣。剛開始用的時候還算是有效果,可用了一段時間之后,人適應了就沒那么大的效果。

    經過開始的生不如死之后,很明顯汪文言開始適應起來。

    慢慢的他已經能夠自己調整呼吸,原本臉紅得像是一只煮熟的蝦,現在也變得正常起來。

    “媽的!”許顯純打從心底涌起一股挫敗感。原本以為,汪文言這家伙跟琉璃球一樣圓滑。在京城里面左右逢源,來回的叨登事情。應該算不得一塊硬骨頭!

    卻沒想到,屢試不爽的刑罰居然在他身上失去了效力。這讓許顯純郁悶不已!

    “大哥,這事情不好弄。我看咱們還是下手狠一點兒,督公那里可交代了……!”

    “給他搟搟面條!”許顯純也知道,不下狠手是不行了。在眾多的龜孫當中,魏公公把如此艱巨的任務交給了他,這是多么大的信任。

    如果不搞出一份口供出來,許顯純覺得自己都不能原諒自己。

    所謂搟面條,就是用一根鐵棍不斷在小腿迎面骨上面滾動。不管你是多強壯的人,小腿迎面骨這地方都是天然的皮包骨。

    兩個壯漢拿著一根打鐵棍子,對著迎面骨從上到下的那么一滾。

    汪文言尖利的慘叫聲,震得許顯純耳膜有些發疼。

    “說不說!”崔應元惡狠狠的說道。

    “楊鏈真不貪贓啊,你讓我怎么說。”

    “骨頭夠硬啊!再來!”崔應元一聲暴喝,兩名壯漢肌肉虬起,在另外一條腿的迎面骨上狠狠一滾。

    “啊……!”汪文言的嘴張大到了極致,許顯純甚至可以看到他的小舌頭。身子開始魚一樣的蹦,可惜他的兩條腿被死死的綁住。

    慘叫聲在空曠的牢房中回蕩,牢房里面所有的犯人心里都是一抽。今天這個倒霉蛋兒,不知道又遇到了什么樣的酷刑。

    “說不說!”崔應元看著疼得臉都開始抽抽的汪文言。

    “真沒有!”

    “還真是塊硬骨頭,請他吃烤串兒!”

    整整一天時間,許顯純和崔應元都在拷打汪文言。當然他們都注意著分寸,盡量用一些平和的方式。至少不能讓他死在這牢房里面。

    要死其實也可以,不過得把口供先寫了。能不能搬倒楊鏈,就看能不能在汪文言嘴里審出什么東西來。

    魏公公可是下了死命令,無論如何也得讓汪文言招供。不然他倒臺,大家一塊完蛋。

    許顯純有些沮喪,因為一天下來除了“不知道”這三個字,他什么都沒有得到。原以為只是一個軟骨頭,沒想到卻是一塊硬石頭。

    一個白天審不完,干脆挑燈夜戰。無論如何,也得讓汪文言開口說話。

    一天一夜的審訊,汪文言死過去又活過來。該用的招兒都用了,該用的刑也都用了。可這家伙死活就是不招,弄到最后許顯純都有些體力不支。

    “大哥!不能再審了,這口供還沒拿到,玩一把人弄死了,那可就糟糕了。您看,這人都快碎了。”

    經歷了刷洗的刑罰之后,崔應元也覺得不能再審下去了。再審下去,汪文言估計就要死了。這王八蛋死不死沒人管,可他死了口供可怎么辦。

    “拉下去,讓醫官治療一下。咱們先回去睡覺,睡醒了再審。”許顯純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汪文言,無奈的搖了搖頭。

    “諾!”

    洗個澡睡了一覺,許顯純還在夢中,就被人揪了起來。抬手要打,卻硬生生的停住。

    心里有些慶幸,這一巴掌沒有扇出去。因為弄醒他的人,是他的頂頭上司田爾耕。

    老子能打,娘也能打,唯獨頂頭上司不能打。

    “這都什么時候了,你還他娘的在睡覺。”田爾耕看到呼呼大睡的許顯純,氣就不打一處來。

    魏忠賢今天幾次派人來問事情辦得怎么樣,田爾耕都幫著搪塞過去。本想著這時候許顯純肯定奮戰在刑訊第一線,對汪文言進行慘無人道的迫害。卻沒想到,這哥們兒在這呼呼大睡。

    “老大,昨天白天晚上的審了整整一天。人都快打爛糊了,再審下去怕把人給審死了。這口供還沒拿到,人就死了,那……!”

    “老子不管!”田爾耕一把薅住了許顯純的脖領子。

    “他娘的就算是死人,也得給老子開口。他不開口,老子送你到地府繼續給老子審。”通紅的眼睛,森森的白牙。田爾耕這時候不像是人,更像是一只惡鬼。

    皇帝那里拖延不了幾天,長時間不讓皇帝上朝,就算是陛下每天刻苦鉆研木匠技術,可也糊弄不過去。

    這邊沒有進展,萬一明天皇帝陛下心血來潮。舍棄了寶貴的施工時間,非要到太和殿現場辦公……!大家就等著一起抱著等死吧!

    要說魏忠賢這些年,好事基本沒做。一心一意的撲在干壞事上,很多時候為保證及時有力的迫害忠良,魏忠賢經常越級包辦圣旨。畢竟皇帝大人每天忙于土木工程研究,加上老婆又多,處理政務的時間實在有限。

    干壞事是需要爪牙的,田爾耕和許顯純就是最好的爪牙。錦衣緹騎,從開國洪武年間就是各級官吏懼怕的對象。

    大家是一條繩子上拴著的螞蚱,走不了你也跑不了我。

    要說許顯純還是聰明的,在明顯懵逼的狀況下,還是飛速起身。沒有任何編輯,立刻趕向審訊斗爭的第一線。汪文言真要是死了,大不了找個道士老子繼續審鬼。

    就算是和鬼打交道,也比和要吃人的頂頭上司錦衣衛的老大田爾耕相處更好。

    汪文言感覺自己快要死了,迷糊中有人在自己身上抹藥包扎傷口。他知道這是詔獄里面的醫官,他們不想讓自己死。只要自己活著,他們就會繼續拷打。直到,許顯純從他的嘴里聽到想說的話。

    敷了藥之后,又被人灌了一碗不明液體。汪文言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他被一陣鉆心的刺痛驚醒!

    睜開腫的想饅頭一樣的眼睛,汪文言又看到了許顯純。這家伙似乎非常急躁,一只手里的匕首滴著血。另外一只手里,拿著一根手指。

    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右手,小拇指被硬生生的切了下來。

    “汪文言,你不說老子今天就碎剮了你。倒是要看看,你是不是一條硬漢。別他娘的跟老子裝大個的,硬漢老子見多了。兩條胳膊被人卸了,也沒有吭一聲。”許顯純很不滿意汪文言的慘叫,因為他不想聽慘叫,他想聽汪文言招供。

    “許大人,饒了我吧。真不知道,是真不知道啊。楊鏈那個人,連酒都不喝,更不要說碰女人。全京城都知道的,您到底要我怎么說啊。

    求求您了許大人,饒了我!您就把我當個屁給放了,饒了我吧!”汪文言在求饒,雖然他知道這是徒勞的,但他還是在求饒。那些酷刑,真不是人遭的罪。

    “還他娘的不招,來人把他的手杵到鹽罐子里。”滴著血的手,被人按著就塞進了鹽罐子。

    “啊……!”汪文言渾身劇烈的抽搐,手努力的想掙脫兩個壯漢,從鹽罐子里面拔出來。

    “說不說!”

    “真沒有,我就算是招了,也得有人信才行啊!”

    “娘的!”許顯純拿著匕首,在汪文言的大腿上劃開一道兩寸上的口子。抓了一把鹽,就往傷口里面懟。

    “啊……!”這一次,汪文言的慘叫聲都變了調兒。那不是人能發出的聲音,叫聲之慘烈。讓陪著審訊,見多識廣的獄卒臉色都變了。

    崔應元“咕嘟”一聲咽了口口水,走到渾身被汗水濕透了的汪文言身前。

    “我說汪大人,您就招了吧。這樣大家都省事兒,你說你硬挺著不招,我們就得審你。這里的刑法您也都看見了,不是人遭的罪。說出來,你不遭罪,我們也落得清閑,這樣對大家都好。

    你說你硬頂著不說,到最后吃虧的還不是你自己?好漢不吃眼前虧,你先招點兒什么出來。拿著你的口供,我們就可以把你轉到刑部去。

    到了那里,你愿意怎么說由得你。你也知道,我們也是受人差遣辦事。官場上就那么回事兒,應付過去就完了。

    您看怎么樣?隨便招兒點兒出來,好不好。算是我崔某人求您了!”崔應元陪著笑,把碗里溫熱的水幫著汪文言灌下去。

    喝過了水,汪文言似乎恢復了一些精神。“崔大人,這沒影兒的事情,你讓我怎么說。人家楊大人真是位清官,這年頭清官不多了。咱們就不要攀咬人家……!”

    “我操你嗎!”崔應元手里的瓷碗,一下子就扣到了汪文言的腦袋上。尖利的破瓷片兒,劃得汪文言的腦袋上鮮血淋漓。

    “你個王八蛋,好說歹說就是不聽招呼是吧。那個……給我上后庭花,倒是要看看你有多硬。”

    刑都用遍了,連崔應元都得想一想,這位汪先生還沒經歷哪些酷刑。

    此處省略一萬字……!本來想寫的盡量真實一點兒,可老龍真怕把書給封了。

    刑訊又過了一天一夜,當許顯純和崔應元從詔獄里面出來的時候。他們赫然發現,啟明星已經高掛在天上。

    又是一天過去了,這貨居然還沒招。許顯純和崔應元都覺得要受不了了!

    “大哥,怎么辦?”經過連續兩天的刑訊,汪文言已經不能再打了。再打人可就真死了!

    “怎么辦,涼拌!”許顯純沒好氣的說道。

    “大哥,不如這么辦……!反正……!”

    “實在沒辦法,咱們就這么著。他奶奶的,還真遇到一條硬漢。”
上一頁 返回遼東之虎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提醒更新/舉報錯誤/缺字少章
如發現遼東之虎有章節錯誤、排版不齊或版權疑問、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請聯系客服中心
小說遼東之虎最新章節由網友上傳,作品僅代表作者千年龍王l本人的觀點,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無關。
遼東之虎全文閱讀由思路客小說網(http://www.biaoshuyu.com)提供,僅作為交流,非商業用途。
时时彩平台1980模式平台 太和县| 凤阳县| 毕节市| 林西县| 彰化县| 石首市| 姜堰市| 烟台市| 临邑县| 四子王旗| 通许县| 友谊县| 遂宁市| 工布江达县| 楚雄市| 赞皇县| 平果县| 积石山| 延庆县| 景泰县| 嫩江县| 汾阳市| 如东县| 泰兴市| 金坛市| 刚察县| 文昌市| 九龙县| 南江县| 巴南区| 岫岩| 星子县| 岢岚县| 桦南县| 瑞安市| 循化| 绥棱县| 阿巴嘎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