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說網首頁 -> 歷史軍事 -> 《遼東之虎》 -> 正文
加入書簽 加入書架 推薦本書 返回遼東之虎書頁 』

遼東之虎 第一百六十七章

(為方便您閱讀遼東之虎最新章節,請記住“思路客小說網”網址 www.biaoshuyu.com,并注冊會員收藏您喜愛的書籍
    李梟聽說這些事情的時候已經是十一月份,對于京里面的這些政治動蕩。李梟總結為狗咬狗!

    如果說是在剛開始穿越過來的時候,李梟本能的會同情東林黨人。甚至,李梟還會幫助東林黨人。對魏忠賢無恥的政治陷害,表達出離的憤慨。

    從小到大,李梟接受的教育都說東林黨是好人,是正面人物。敢于和齷齪,卑鄙,陰險的魏忠賢,做最堅決的斗爭。

    可真到了到明朝,李梟才知道東林黨這些都是個什么貨。

    魏忠賢不是東西,東林黨那些人也不是什么好鳥。

    無論是魏忠賢,還是東林黨。其實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名字——政客!

    政治是人類最危險,最無情,最沒有道理,最考驗智商的一種斗爭形勢。

    勝利者可以品嘗到權利的甜美,可以無所顧忌的肆意行使自己的意志。

    而失敗者只能品嘗到灰暗,頹唐,他們會受盡無數的侮辱,至于身死族滅更是尋常事。

    政治斗爭就是這樣的零和博弈,勝者可以擁有一切,而敗者只能匍匐在地上,等候勝者無情的發落。

    東林黨與閹黨的斗爭,盡管被后事無盡的美化,也改變不了這是一場政治斗爭的事實。

    無論是東林黨獲勝,或者是閹黨獲勝。這對大明朝來說,都未必是好事情。

    東林黨要保全的是士大夫不交稅,不納糧,不服徭役的既得利益。魏忠賢們要保全的是至高無上的皇權,不會受到其他政治勢力的威脅。

    所以說,說到底這是一群狗咬狗的政治斗爭。無論誰勝出,大明朝的老百姓該繳稅還是繳稅,該挨餓還是挨餓。稅吏們的嘴臉,不會因為朝廷的大官兒換了人,有絲毫的和善。

    五爺說這些事情的時候,李梟只拿著當故事聽而已。李梟知道的其實比五爺更多,比如說楊鏈左光斗他們這時候正在接受慘無人道的拷打。

    比如說楊鏈最后腦袋里面會被釘進去一顆釘子!

    這一切都不是李梟要考慮的事情,李梟要考慮的就是怎么打好錦州這一仗。

    朝廷撥付火藥,李梟連一兩都沒留,全都給了袁崇煥。甚至李梟還弄了兩門老舊的佛郎機炮給袁崇煥,甭管好不好用,在城頭豎著怎么著也能壯壯膽兒。

    十一月到了,五爺去遼東抓了幾個正白旗的旗丁。把他們帶到了皇太極的跟前,讓他們主仆見面之后。李梟對這幾位旗丁好吃好喝好招待,臨走還附送了一封信。

    信中詳細羅列出了李梟索要的物品清單!

    黃金五萬兩,白銀八百萬兩。銅二十萬斤,被俘漢人三十萬人。上等東珠九萬顆,上等長白山人參十萬斤。豬八萬只,羊四十萬只,牛一萬頭。

    還有什么貂皮二萬張,上等木材八十萬棵,生鐵一千萬斤之類的條件,都屬于是小意思。

    努爾哈赤拿著李梟那封勒索信,氣得面色潮紅手腳發抖,很有些中風的前兆。如果努爾哈赤就此中風,李梟一定會非常失望。

    “王八蛋!這個李梟是阿其那,塞思黑!”搶劫慣犯努爾哈赤現在居然被勒索,這讓無往不利的后金大汗非常憤怒。

    熊掌一樣粗壯的手在書案上不挺的拍打,差一點兒就把結實的松木書案給拍塌了。

    “太過份了,這他娘的就是綁票!”代善同樣憤怒。

    “瑪父,救救我阿瑪!”豪格跪在努爾哈赤的面前,正白旗如果易手,皇太極家里的地位將會一落千丈。

    實際上,早在一個月前。努爾哈赤就知道了皇太極落到李梟手里,李永芳派去倭國的細作。經歷了兩個月的跋涉,才回到遼陽把事情稟報給努爾哈赤。

    努爾哈赤一直都在等,他在等李梟的勒索信。現在等到了,卻沒想到李梟居然開出這么個條件。

    這已經不是獅子大開口了,這他娘的是鯨魚大開口。

    黃金五萬兩,這還不算過份。畢竟皇太極也是努爾哈赤的兒子,白銀八百萬兩,這就算是掏空了后金的國庫也算是湊得出來。

    上等東珠九萬顆,上等長白山人參十萬斤?

    還九萬顆,十萬斤。

    東珠的采捕十分艱難,在乍暖還寒的四月跳入冰冷的江河中采捕珠蚌,刺骨的寒冷可想而知。尤其是上等東珠的得來更為不易,有時在盛滿船只的成百上千的珠蚌中才能得到一顆上好的東珠。

    努爾哈赤最寵愛的阿巴亥頭頂上,也不過就是十三顆冠珠而已。李梟這王八蛋還真敢張嘴,一下就要九萬顆。他娘的就算是把江里面的東珠都撈光了,也湊不出九萬顆上等東珠。

    長白山人參,那得是采參人冒著迷路的危險,在長白山里面轉悠才能采到的寶貝。東北三大寶,人參,貂皮,烏拉草。一要就是十萬斤,你當長白山人參是你家地里的蘿卜?

    更別說貂皮兩萬張,生鐵一千萬斤之類的話語。他娘的后金加起來,連一千萬斤鐵礦石都沒有。

    看著跪在地上的豪格,努爾哈赤心里就有氣。這樣的條件怎么能答應,就算是把后金賣個底朝天也弄不出來這么多東西。

    李梟的這封綁票信,可謂是歷史上價值最高的綁票信。

    “豪格!你起來!”杜度把豪格攙扶起來,因為父親的關系。杜度在八旗中非常弱勢,但他和這位堂弟的關系還算是不錯。看到努爾哈赤陰沉的臉,杜度連忙扶起了豪格。

    “父汗!該死的李梟要這個價碼,明顯是不準備和咱們談。老八被李梟抓了,索性咱們一部做二不休,全軍出動攻擊山海關。反正現在撕毀協議的,也是大明朝不是咱們。”莽古爾泰站了出來。

    努爾哈赤看了一眼莽古爾泰,這個夯貨才不會在乎皇太極的生死。他是想著借此由頭,去大明的地方搶一把。

    聽說錦州城召集了許多流民,山海關外又有許多漢人在耕種。這貨是又手癢了。

    “父汗!李梟開出的條件,的確是咱們無法承受的。與其在這里坐以待斃,不如真的去打一下。也給南蠻一些下馬威,讓他們知道知道,咱們后金不是好欺負的。”代善也贊成打,搶劫來錢多快。既然能搶劫,誰愿意費勁巴拉的去放牧,去種地。

    “是啊!瑪父,南蠻太不把咱們放在眼里。只有馬刀和血,才能讓他們明白明白,咱們女真人不是好欺負的。”岳托自然跟自己老爹一個鼻孔出氣。

    努爾哈赤沒說話,這兩個旗主兒子在想什么他太明白了。

    “父汗,我看李梟提出這么多條件,其實是在漫天要價。誰都知道,這些條件咱們是不可能答應的。不如讓李永芳派人去和李梟談一下,真要是能花錢把八哥弄回來,也不失為一件好事。”

    大殿里面正沒人說話的時候,一個稚嫩的聲音忽然發聲。

    所有的眼光都看向了多爾袞!

    大殿里面坐著的都是努爾哈赤的兒子和孫子,不過他們都是一旗的旗主。只有多爾袞,他手里沒有任何一旗。大他十幾歲的阿巴泰,都沒有資格參加這樣的會議。努爾哈赤對多爾袞抱什么樣的心思,所有人心里都有數。

    多爾袞雖然不是旗主,但他的身后站著兩個兄弟。他的親哥哥阿濟格掌管鑲黃旗,他的弟弟多鐸掌管正黃旗。他的話,幾乎也就代表著兩黃旗的意思。

    兩黃旗在八旗中的實力最為強勁,比兩紅旗,兩藍旗,還有兩白旗要強大得多。

    “多爾袞,你覺得這事情有的談?”努爾哈赤看向這個最喜歡的兒子。

    “父汗!我覺得李梟就是一個生意人,他開這么高的價格,不過就是想將自己的利潤最大化而已。

    咱們今年想要進攻的目標是蒙古,而不是錦州或者什么山海關。雖然攻打漢人的地方,咱們的繳獲會多一些。

    可是如果擊敗了廓爾喀蒙古,咱們就可以在大明的西面,開辟另外一條戰線。我們可以沿著大同,居庸關向大明的腹地劫掠。這樣咱們就可以繞過山海關,也可以繞過李梟。

    李梟現在的情況是兵少,不足以與咱們一戰。所以他只能采取守勢,如果咱們進攻錦州山海關,那正是中了他的計策。

    咱們劫掠大同,居庸關一帶。不僅可以搶掠到東西,更可以不去跟李梟正面硬碰。上次碰見李永芳說,李梟的兵也不過就是幾千人。

    如果明朝的皇帝調他們去大同,咱們正好發揮野戰的特長,在北直隸消滅李梟的軍隊。這樣,大明就沒有一支軍隊是咱們八旗的對手。進入京畿搶掠,也是指日可待。

    所以,我建議現在不要和李梟沖突。一邊和李梟談價錢,一邊加緊準備攻擊廓爾喀蒙古和科爾沁蒙古。”

    多爾袞的話,讓努爾哈赤頻頻點頭。

    今年冬天,他也準備去征服科爾沁蒙古和廓爾喀蒙古。這兩個強大的蒙古部落,一個在他的側后,一個在他的西面。

    只要征服了他們,努爾哈赤就會擁有不遜于女真八旗的蒙古騎兵。也可以打開另外一條通道,向大明帝國的西部劫掠。

    現在李梟守在山海關,努爾哈赤是實在不想和李梟硬碰。如果能夠攻下大同,那大明帝國的西部邊疆將向后金開放。

    雖然劫掠蒙古人沒什么意思,可漢人的地方還是富庶的。

    “瑪父!難道咱們還怕了南蠻李梟么?”岳托有些急了,他們鑲紅旗今年遭了洪水。糧食和牲畜損失很大,岳托很想從漢人身上撈回來。現在多爾袞忽然說不贊成進攻大明,轉而進攻蒙古。

    這岳托就不愿意了,蒙古才多大油水,八旗一分到了他鑲紅旗還能剩的下個啥。

    “住嘴!就算你兩紅旗加在一起,能打敗李梟?別忘了,這些年咱們在李梟手里吃過的虧。”阿濟格站了起來。

    岳托不服,可阿濟格雖然沒有他年紀大。可卻是他的叔叔,如今掌管著鑲黃旗,那可是努爾哈赤的親兵。面對這位叔叔,岳托也只能咽下這口氣。

    “阿濟格!是你怕了吧!”兒子受了委屈,老子自然要站出來。代善看了一眼阿濟格,沒好氣的說道。

    “誰怕誰知道,在李梟的火器面前,咱們的鎧甲就像是豆腐渣。你兩紅旗能耐,那你們就打頭陣好了。分戰利品的時候,你們也可以拿頭一份兒。”八歲的多鐸也站了起來。

    阿濟格,多爾袞,多鐸三兄弟都是大妃阿巴亥生的。那是真正的一奶同胞三兄弟,這可是天然的盟友。

    “哼!不就是火器么?很快咱們也會有火器,不但有新式火銃,還會有新式火炮。都是佛郎機人的上等貨,怕是不比李梟的差勁兒。”岳托得意的看了一眼這個小叔叔。

    他的大兒子羅洛渾比多鐸大二十六歲,這位小叔叔多鐸,也就和岳托的孫子一個年紀。

    “哦!岳托,你們聯絡紅毛人的事情成功了?”努爾哈赤忽然睜大了眼睛,看向岳托。一直以來,火器都是女真人的弱項。攻城全靠里應外合,強攻雖然屢有得手,但也是損失巨大。

    現在聽說不但有火槍,還有火炮的支援,努爾哈赤馬上關注起來。

    “回瑪父的話,我二弟碩托不負您的期望。已經和紅毛人談妥了,紅毛人不但會賣給咱們火器。而且還會派出人手參戰!

    因為紅毛人還需要些時間才能從很南邊的地方趕過來,所以沒有向瑪父稟報。”岳托很得意的看了一眼阿濟格和多鐸。

    和紅毛人的交易,全都是兩紅旗的功勞。這個彩頭,兩紅旗得定了。

    “碩托人在哪里?讓他來覲見!”努爾哈赤簡直有些迫不及待。

    “回父汗的話!碩托為了把事情辦穩妥,跟著紅毛人出海去了。他說要帶著紅毛人一起回來,還說紅毛人估算的時間應該是正月左右。”聽到努爾哈赤的問話,代善連忙站出來稟報。

    “正月?好,先讓李永芳去和李梟談。如果正月里紅毛人真的到了,咱們就兵發錦州。”
上一頁 返回遼東之虎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提醒更新/舉報錯誤/缺字少章
如發現遼東之虎有章節錯誤、排版不齊或版權疑問、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請聯系客服中心
小說遼東之虎最新章節由網友上傳,作品僅代表作者千年龍王l本人的觀點,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無關。
遼東之虎全文閱讀由思路客小說網(http://www.biaoshuyu.com)提供,僅作為交流,非商業用途。
时时彩平台1980模式平台 夏津县| 沙坪坝区| 田林县| 左权县| 西城区| 宣汉县| 确山县| 忻州市| 宝山区| 平利县| 通州市| 竹溪县| 德昌县| 项城市| 正宁县| 贵南县| 阿巴嘎旗| 巴彦县| 娱乐| 志丹县| 峨边| 曲水县| 乐亭县| 班玛县| 宜君县| 华坪县| 临西县| 磐石市| 梧州市| 汉川市| 志丹县| 江山市| 克山县| 乌兰浩特市| 旺苍县| 临武县| 松滋市| 郴州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