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說網首頁 -> 歷史軍事 -> 《遼東之虎》 -> 正文
加入書簽 加入書架 推薦本書 返回遼東之虎書頁 』

遼東之虎 第一百七十三章

(為方便您閱讀遼東之虎最新章節,請記住“思路客小說網”網址 www.biaoshuyu.com,并注冊會員收藏您喜愛的書籍
    京城里面的東林黨被屠戮一空,江南的東林黨被鎮壓得不敢吱聲。天下再無人敢與魏公公爭鋒!

    縱觀東林黨的失敗過程,其斗爭策略就是沒有策略。除了憤怒,還是憤怒,拍桌子罵板凳沒問題。可在魏公公頭上動土,可就有問題。畢竟,魏公公沒有桌子板凳那么老實。

    在東林黨里面有一個人比較特殊,此人既有皇帝信任,又有足以扳倒魏忠賢的實力。

    這年頭兒的通訊很成問題,楊漣被抓之后很久孫承宗才知道楊漣被抓的消息。這個時候,孫承宗正在和毛文龍在山海關,謀劃即將到來的錦州大戰。

    這是一場關系到大明王朝,能否順利收回遼東的戰役。如果運籌得當,明年大明朝就能收回被異族占領的遼東。解放數十萬被異族奴役的百姓!

    在得知楊漣被抓之后,孫承宗非常憤怒,當即決定彈劾魏忠賢。

    但是他想了一下,改變了主意。

    孫承宗是聰明的,他明白上書毫無作用。如果不出意外,他的奏章會被魏公公拿去燒火掂桌腳。作為一個老牌政治家,楊漣犯過的錯誤,他絕對不會再犯。

    孫承宗決定上訪!

    對一般人而言,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朱由校先生整天干木匠活,不大見人,還有魏公公幫著閉門謝客。想見他老人家一面,實在是難如登天。

    可孫承宗不存在這個問題,他是朱由校的老師。雖然這學生學習不咋地,但兩人感情很好。魏忠賢幾次挑事兒想要干掉孫承宗,朱由校都是微笑不語。

    在他的心里,孫老師是位值得信賴的人。

    李梟剛剛和韃子完成談判,正在覺華島上焦急等待李永芳的消息,到底荷蘭人會在哪里登陸。只要在他們登陸的時候給予致命一擊,荷蘭人就再也不會是問題。

    手里有一艘五桅大船,這是李梟敢這么干的底氣。漁老他們已經鑄造出四十門銅炮,全都裝備在五桅大船上。在普遍發射實心彈丸的當下,能夠發射爆破彈和燃燒彈的火炮,絕對會是海戰中的主宰。

    就在這個時候,李梟聽說孫承宗要去京城上訪。

    李梟一下子就慌了手腳,魏忠賢那王八蛋可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來。楊漣,左光斗,**星都搞定了,孫承宗雖然身份特殊。可也難保魏忠賢不敢半道派人,把孫承宗給黑了。

    如果是別人也就算了,李梟不會管這閑事兒。有這工夫,還不如多在渤海巡視幾圈兒,堵截一下揆一的戰船。早點兒干趴下努爾哈赤,就能早點兒讓幾十萬,甚至上百萬人擺脫異族的奴役。

    李梟覺得,這事情比拯救幾個東林黨有意義得多。

    可孫承宗不一樣,對于這位民族英雄,李梟是打心眼兒里面崇拜。如今偶像要去慷慨赴死,李梟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就在孫承宗交代好事情,準備動身的前夜。李梟趕回了山海關!

    “孫大人,您真的要回京城?京城的情形您現在應該清楚,您回去,很可能會兇多吉少。”李梟見面沒有任何客套,心里話直接就說了出來。對于這位老先生,李梟沒有任何防備。

    “呵呵!老夫知道會是這樣一個結果,可老夫還是要去。沒辦法,老夫是大明的臣子。為人臣者,一是要忠君,二是要愛國。

    我愛大明的這片江山,不想它落入宵小只手。也不想看到我大明子民,被異族屠戮!

    就算這一次進京九死一生,老夫還是要去。就算老夫,為大明盡最后的一份兒心吧!”孫承宗的話無比的落寞蒼涼,聽得李梟眼淚都要流下來。

    明知去京城難免一死,還是抱著必死的決心,想要做殉道者。

    “老先生,魏忠賢敢對東林下手。肯定是陛下點過頭的,您……!”

    “我知道,可又能怎么樣呢?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你以為老夫躲在山海關,魏忠賢就會忘記老夫的存在?這怎么可能!與其狗一樣的被人抓到京城,不如堂堂正正的走過去。我孫承宗可殺,但不可辱!”

    李梟點了點頭,得饒人處且饒人,這絕對不是魏公公的性格。趕盡殺絕,斬草除根,才是魏忠賢的人生信條。現在是還沒倒出手來,同時也是害怕過度刺激皇帝。這才沒有對孫承宗下手,一旦忙活完了江南的事情,魏忠賢對孫承宗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孫先生已經想好了?”

    “老夫心意已決!”

    “我送孫先生進京!”李梟對著孫承宗一抱拳,這是私禮,表示李梟個人對孫承宗的敬意。

    “梟哥兒!你是個好孩子,不必趟這池子渾水。好好當你的山海關總兵,遼東還有百萬被奴役的大明百姓,需要你去解救。不要因為老夫得罪了魏忠賢,那樣老夫就算是死,也不會瞑目!”

    “不怕,只要有我李梟在,絕對不會讓先生出任何意外。虎子,去找滿爺,咱們進京!”

    “諾!”聽了李梟的吩咐,李虎立刻就竄了出去。

    李梟駐扎在山海關的兵并不多,只有一個團的火槍兵。團里面配屬著一個迫擊炮連隊,九門迫擊炮。另外滿桂的兩個團騎兵,也駐守在山海關。

    滿桂的騎兵沒有裝備火槍,還是處在馬刀和長矛的冷兵器時代。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畢竟李梟手里的家伙都是前膛槍。在馬上裝填,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種叫做三眼神銃的玩意兒李梟見過,論起威力還不如蒙古騎兵手里的復合弓。那玩意的好處,在于近距離穿透力無敵。可以無視防御,打穿現有一切鎧甲。

    “孫老!梟哥兒一片誠心,你就生受了吧。能保你平安,也算是對魏忠賢的一個震懾,讓他知道大明天下他還不能為所欲為。”孫承宗還想勸李梟,結果被毛文龍拉住。

    沒辦法,孫承宗只好點了點頭。算是認可李梟送他進京!

    平日里訓練有素,隊伍集結的很快。頭天晚上下達命令,第二天早上就浩浩蕩蕩的出發。

    隊伍以連為單位行軍,每個連隊的后面,都跟著十輛大馬車。上面是給養和彈藥,團里的輜重則是由滿桂的騎兵護送。大路上隊伍蔓延出去兩三里地,兩邊的騎兵在收割完的莊稼地里面馳騁。

    雖然只有三千多人,但遠遠看過去倒像是上萬人在行軍。

    這樣的隊伍向京城進發,沿途州縣的官員們嚇得都快尿褲子了。大明立國兩百多年,敢不奉旨就帶著這么多兵去京城的,估計就這么一位愣頭青。

    早有錦衣衛的眼線,騎著快馬向京城進發。提醒京城里面的大人們。有這樣一支隊伍正在逼近京城!

    李梟出發之后一天,魏忠賢就得到了消息。

    最先得到消息的是田爾耕,他是錦衣衛都指揮使。錦衣衛的探子回報,最先遞到了他的手里。

    “廠公,不好了!孫承宗造反了,他帶了上萬兵馬正在向京城進發。”現在也顧不上禮儀了,田爾耕沒有通報就直接竄進了魏忠賢的書房。

    “什么?”屋子里面的人都站了起來。兵部尚書崔呈秀和調任禮部尚書的田吉都瞪大了眼睛,如果孫承宗真帶兵來京城。這就是造反!

    “我就說,不能惹東林黨。現在好了,孫承宗帶著兵殺過來。這可怎么辦!”魏忠賢愣了好一會兒,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拍著大腿嚎哭起來。

    “……!”崔呈秀無語!

    “這……!”田吉看了看崔呈秀,也無語!

    “他帶得是哪里的兵?”崔呈秀一下子問道了重點,李梟在錦州筑城他是知道的。現在的遼軍都在錦州,防守山海關的,應該是李梟的隊伍才對。

    對于李梟,閹黨的兄弟們一致認為,這是自己人。

    “錦衣衛密碟說,隊伍里面人人都備著火銃。馬車上還拉著炮,騎兵一水的蒙古騎兵。應該是李梟的隊伍!”

    “李梟的隊伍?”崔呈秀心里一跳,如果是遼軍。以京營數萬兵馬的戰力,也不至于沒有一戰之力。可李梟隊伍那就不一樣了,那可是連韃子都怕的隊伍。在南洋,連佛郎機人都怕了李梟。

    上一次紅毛人來京城告狀,還是魏忠賢把這事情壓下去。怎么……!怎么李梟會帶著兵保了孫承宗,難道說他看不出來,這天下現在是魏忠賢說了算?

    “李梟!那個梟哥兒?”聽說是李梟,魏忠賢的眼淚一下子就憋了回去。站起來,抓著椅子把手問田爾耕。

    “密碟就是這么說的,從衣著和用的家伙上,可以肯定就是他。廠公您知道的,李梟手下人的軍裝和咱們大明的隊伍不一樣。”

    “這就好,這就好!”在魏忠賢的心里,李梟是屬于聽招呼那波人。而且他還有許多事情,都是魏忠賢給擺平的。例如上一次炸了順天府衙門的事情,如果不是魏忠賢,李梟很可能已經被干掉。就算他的兵再厲害,火器再犀利。這畢竟也是京城,駐守著上十萬明軍。

    魏忠賢拉磨的驢子一樣在屋里面轉悠,轉得崔呈秀都快吐了的時候忽然站住。

    “咱家知道!”魏忠賢一拍腦門兒。

    “廠公……!”所有人都納悶兒的看著魏忠賢,不知道明明剛剛還在痛哭的他,現在知道個啥。

    “崔呈秀,去年你跟他談的時候。是不是答應今年年底給他二十萬兩銀子?”魏忠賢指著崔呈秀的鼻子問道。

    “呃……!是有這么回事兒。”事到臨頭,崔呈秀也想起來。當初跟李梟談的時候,李梟的確是說過,省下的軍費里面給他撥二十萬兩銀子。

    朝廷的事情其實就是這么回事兒,崔呈秀當初也是安撫李梟。沒準備真給他那么多銀子,畢竟省下來的銀子,大家分分也是好的。給李梟干毛,老子不向你要錢就不錯了。

    “錢有沒有給?”魏忠賢緊張的問道。

    “沒……!馬上要過年了,兵部事物繁雜……!”崔呈秀實際上已經開始打這筆錢的主意,本想著李梟來要的時候,順便截留一點兒當回扣。卻沒想到,現在魏忠賢直接問了出來。

    “糊涂!什么錢不好賺,你偏偏要賺他的錢。你不知道他是個錢癆?給他,立刻去戶部提二十萬兩現銀。記住了,是現銀。提出來之后,立刻送到李梟的軍中。”在魏忠賢的眼里,有錢能使鬼推磨。李梟之所以支持孫承宗,還不是為了這筆二十萬兩銀子的巨款。

    “呃……!老夫還想起一件事情。”田吉忽然說道。

    “什么事情?”

    “李梟有個手下,說是要在京城里面開什么商鋪。結果……!您知道,順天府那些人就是靠著這混些散碎的銀兩。聽說……!”田吉看到魏忠賢要吃人的眼神兒,硬生生把下面的話咽了下去。現在的順天府尹田榮,就是田吉的親侄子。靠著這位大伯的保舉,才當上了京城的順天府尹。

    “聽你個毛的說,立刻,馬上。讓你侄子把什么商鋪的堪合給人家批了,我看你那個侄子也是瘋了,什么錢都要卡。”魏忠賢手指著田吉的鼻子,手指頭都快插進田吉的鼻孔里面。

    “諾!老夫,這就差人……!”

    “啥?”魏忠賢眼睛一瞪。

    “老夫這就親自去順天府,把事情辦妥!”田吉像是一只被狗攆的兔子,拱拱手就竄了出去。

    “你們的手下,還有沒有得罪李梟的事情。”魏忠賢好像開了竅,轉身問身后這些非親生兒子和孫子。

    “沒有,兵部應該給李梟的錢糧都沒有克扣。這個月月初就已經撥付到位!”崔呈秀趕忙把自己摘出來,不是誰都能承受魏公公的怒火。

    “我也沒有,我們衙門與李梟并無往來。”

    “我也沒有……!”

    “我這里也沒有……!”

    干兒子干孫子們立刻把自己撇清,見他們都說沒有。魏忠賢倒是松了一口氣。

    “廠公,這是個機會。咱們不如趁著這個機會,把孫承宗給……!”魏廣徽眼珠一轉,湊到魏忠賢旁邊賊兮兮的說道。
上一頁 返回遼東之虎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提醒更新/舉報錯誤/缺字少章
如發現遼東之虎有章節錯誤、排版不齊或版權疑問、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請聯系客服中心
小說遼東之虎最新章節由網友上傳,作品僅代表作者千年龍王l本人的觀點,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無關。
遼東之虎全文閱讀由思路客小說網(http://www.biaoshuyu.com)提供,僅作為交流,非商業用途。
时时彩平台1980模式平台 夏河县| 蒙自县| 海晏县| 常熟市| 海南省| 江永县| 乳源| 大理市| 突泉县| 林芝县| 原阳县| 大方县| 清镇市| 兴业县| 商城县| 沿河| 松江区| 玉屏| 深水埗区| 奎屯市| 罗源县| 盐城市| 偃师市| 霍林郭勒市| 伊吾县| 宁远县| 都兰县| 锡林郭勒盟| 平定县| 和平区| 梧州市| 凌云县| 梧州市| 永新县| 镇宁| 温州市| 定南县| 华阴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