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說網首頁 -> 歷史軍事 -> 《遼東之虎》 -> 正文
加入書簽 加入書架 推薦本書 返回遼東之虎書頁 』

遼東之虎 第一百七十四章

(為方便您閱讀遼東之虎最新章節,請記住“思路客小說網”網址 www.biaoshuyu.com,并注冊會員收藏您喜愛的書籍
    壞種就是壞種,都這時候了還想著整人。連魏忠賢都震驚于這種操作!魏廣徽,壞人。不但是壞人,還是壞人中的戰斗機。

    聽了魏廣徽的主意,魏忠賢一秒鐘都沒耽擱就進了宮。

    “陛下!大事不好了。”魏忠賢一進門兒,二話不說就跪。

    朱由校正在客氏的服侍下準備打盹兒,今天做了一個四開門的大衣柜,著實是有點兒累了。看到魏忠賢這個樣子,立刻睜開眼睛。

    “什么事情,沒見陛下正要午睡。一把年紀的人了,也是朝廷重臣。怎么遇見事情慌慌張張的!”看看朱由校的臉色,客氏張嘴就訓斥跪伏在地上的魏忠賢。

    “陛下,大事不好了。孫承宗帶著數萬遼軍,昨日擅離駐地向京城進發,他這是要造反。陛下,還是趕快令九門戒嚴。號召地方督撫派兵勤王要緊!”

    “啊……!”客氏嚇得手里捧著的茶杯都掉在地上。滾燙的茶水灑了一腳,疼得客氏驚叫起來。

    “沒事吧!”朱由校立刻站起身子,扶著客氏坐到榻上。

    “你這老貨,朕還當是什么大事。孫承宗是朕的老師,他的為人朕清楚。吵吵嚷嚷的,把奉圣夫人都嚇著了。”這一次,朱由校親自訓斥起魏忠賢來。

    “陛下!按照我朝規制,地方駐軍沒有圣旨或者兵部的堪合,是不準擅自離開駐地的。孫承宗帶著幾萬人往京城來,這明顯是圖謀不軌啊。陛下,千萬不要被他蒙蔽了。”魏忠賢心里開始罵魏廣徽,出的什么破主意。看樣子,皇帝對孫老師不是一般的信任。

    “再說一遍,孫先生不會來害朕。就算是真的帶兵來京城,也絕對不會圖謀不軌。下去吧!”皇帝揮了揮手,今天干活兒實在的累了。準備好好休個午覺!

    完了!魏忠賢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皇帝跟這位孫老師的關系何止是不一般,那是非常的不一般。孫承宗這一次進京是來上訪告狀的,萬一皇帝聽了他的話。沒準兒自己可真的就成粉了!

    魏忠賢知道,今天要真不討個說法。麻煩就大了!

    皇帝重新躺在了榻上,客氏坐在榻沿兒上,幫著皇帝揉捏太陽穴。一個勁兒的給魏忠賢遞眼神兒,示意魏忠賢先躲一躲,等皇帝睡醒了再說。

    魏忠賢哪能得了皇帝睡醒,每過一個時辰,那孫承宗就距離京城近一分。山海關到京城這才多遠,沒準兒孫承宗加班加點兒,等皇帝一覺睡醒就到了。

    “陛下!臣實在是為陛下的安全,和大明的江山社稷擔心啊!陛下!”魏公公那是絕對的演技派,眼神是說來就來。跪在地上圍著朱由校的矮榻不斷的爬,一邊爬一邊哭。

    朱由校翻身,他就爬到床的后面。朱由校翻過來,魏忠賢再爬回來。什么話也不說,就是跪在地上哭。

    一個人躺在床上,另外一個人跪在地上哭。這場景也實在是太不吉利,客氏白眼兒都快翻出來了,魏忠賢仍舊我行我素。

    “你這老貨!”朱由校被煩得不行,坐起身子一覺踹在魏忠賢的屁股上。直接把魏忠賢踹了個馬趴!

    看到魏忠賢趴在地上的樣子,煩躁的朱由校被逗樂了。左右也不是什么大事兒,對于孫承宗朱由校那是打心底里面尊敬。他是真覺得,孫承宗帶兵進京,其實就是防著魏忠賢。畢竟,東林黨的楊漣,左光斗,汪文言等人都死了。孫老師為人實在,但卻不傻。

    “算了!讓孫先生回去吧,遼東也一攤子事情。沒事兒也別進京了,那韃子給朕看住了比什么都強。”踹了魏忠賢一腳,朱由校又躺回到矮榻上。

    “諾!老奴這就去辦差。”魏忠賢喜出望外,沒想到皇帝這么痛快就答應,不讓孫承宗進京。

    嘿嘿!你孫承宗要是在再敢往京城進發,到了京城就把你抓起來。一個抗旨的罪名,就可以把你弄死。就算是皇帝插手,孫承宗這個官兒也就別想當了。

    魏忠賢興沖沖的出了宮,回到府里卻又出了狀況。

    沒人愿意去宣旨!

    確切的說,是沒人敢去宣旨。

    田爾耕說的嚇人,孫承宗可是帶著一萬多人來。這明顯就是造反,平時宣旨算是好活兒,可現在宣旨就是送死。魏忠賢問來問去,就是沒人愿意去孫承宗軍中宣旨。

    魏忠賢非常郁悶,自己這是弄了一群什么人。要錢給錢,要官兒給官兒,到頭來就招了一群這個?

    “高第!你去!”沒人應聲,魏忠賢干脆抓差。

    “廠公饒命!廠公饒命啊!”兵部侍郎高第,二話不說就跪在地上乞求饒命。

    “你不去,現在就讓錦衣衛抓了你。”魏忠賢心里恨得癢癢,如果高第不識相,他不介意拿這個老頭子開刀。

    “高大人,其實這事情也不一定就那么糟。你去李梟的軍中,把戶部的二十萬兩銀子的提單帶上。揚手不打笑臉人,更何況你是送錢的。看在錢的面子上,李梟也不會為難你不是?

    那李梟暗地里支持孫承宗跟咱們鬧,實際上還不是為了銀子。現在有這么多錢,擺在這里。你就放一百個心在肚子里,走過這一遭廠公也會賞你的。”崔呈秀在一邊敲邊鼓,畢竟是他的屬下。這么軟蛋,并不的臉面上也不好過。

    高第在心里,問候了崔呈秀家里所有女性親屬。

    他娘的要是好差事,你還不搶著去。現在拿話填合老子,這是九死一生的差事啊。

    可高第又不敢不聽話,魏忠賢說了不去就讓錦衣衛抓人。自己屁股上有沒有屎,高第比誰都清楚。真要是進了詔獄,那是錢也沒了,命也沒了。還是聽話走了這一遭,九死一生,好歹還有一線生機。

    “諾!高第謹遵廠公吩咐。”高第都快哭出來。

    讓人寫了圣旨,又找掌印太監蓋了玉璽。高第帶著十幾個親隨,坐著馬車駛出了京城。

    魏忠賢估計的不錯,如果皇帝真的睡上一覺。沒準兒孫承宗真的就到了京城,高第緊趕慢趕連夜趕路。終于在薊州找到了剛剛起床的孫承宗一行。

    看到李梟那些兵,肩膀上扛著火銃。馬車后面還拉著炮,高第就“咕嘟”一聲咽了口口水。看樣子田爾耕說得沒錯,這老家伙真可能是造反了。

    高第眼珠一轉,沒有去找孫承宗宣旨。而是賞了護兵二兩銀子,讓他去向李梟通報。兵部侍郎高第,求見李總兵。

    李梟早上起床,正準備吃飯。聽說兵部侍郎求見,有些摸不著頭腦。

    兵部侍郎!還求見!

    兵部侍郎,那可是堂堂的從三品大員。兵部的副部長,說起來也算是李梟的上級。李梟甚至懷疑這家伙是假冒的,兩輩子加起來都沒遇見過這么守規矩的副部級。

    心里懷疑,可還是不得不親自迎接出來。畢竟人家的官位擺在那里!

    “以前在工部的時候,就聽說過李總兵的大名。今日一見,果然是英雄出少年。”高第見到李梟,立刻笑得見牙不見眼。居然主動向李梟抱拳,弄得李梟慌忙還禮。

    “參見高大人!”跪拜就免了,但作揖是免不了的。

    “里邊說話吧,這天兒涼嗖嗖的。”沒等李梟往里面請,高第自己就走了進去。李梟愣了一下,跟在高第的身后進了院子。

    薊州是河北重鎮,這里的驛館雖然沒有京城的好。但也比普通鄉下要強得多,李梟和李虎艾虎生,合住了一個院子。把高第讓進了正屋,李梟和高第分賓主落座。

    艾虎生親自端來一杯茶,李虎侍立在李梟的身后。肚子向外腆著,別在腰里面的短管兒火銃份外顯眼。

    “不知道高大人突然到來,到底是有什么事兒?”李梟才不相信,一位兵部侍郎會連夜趕路來跟自己套交情。

    “不瞞小兄弟,這一次來有兩件事情。”高第說著從袖籠里面掏出一張紙過來。

    這一聲小兄弟叫得李梟滿身的雞皮疙瘩,高第眉毛都有白的了。看這年紀,沒六十至少也有五十。當李梟爺爺,都不算是夸張。

    接過那張紙,李梟眼睛一下子就瞪圓了。這是一張戶部的提銀堪合,只要憑著這張紙,就可以在戶部提取二十萬兩白銀。

    這一大清早是肥豬拱門!

    李梟安撫了一下激動的小心臟,任誰平白多了二十萬兩的進項,都會小小的激動一下。

    “高大人,這是……!”

    “小兄弟,你和崔尚書不是有過約定么?難道你忘記了?老夫這次來,就是幫著崔大人把提銀的單子送來。崔尚書可廠公,都不是食言的人。答應過小兄弟的事情,就一定會努力辦到。”高第一臉人畜無害的笑。

    李梟這才想起來,這就是崔呈秀答應的二十萬兩銀子。本來還想著,這次進京跟崔呈秀說一下,看看能不能足額撥付。沒想到,崔呈秀專門派了一位侍郎,巴巴的給送了來。

    這實在是太意外了,李梟偷偷掐了一把大腿,確定這不是做夢。

    “這……!”李梟看著提銀單,不知道說什么好。

    最近一段兒時間手頭還真有點兒緊,主要是他要在江南購買糧食。很快就有二十萬張嘴需要他來養活,沒糧食可怎么成。

    遼東的冬天要持續到來年,也就是說李梟最少要養這些人半年。

    銀子流水一樣的花出去,雖然艾虎生努力的在賺錢,可也跟不上這么個花銷速度。

    這二十萬兩銀子,可以幫著李梟解決大問題。

    “小兄弟不必為難,這是答應你的事情,絕對不會反悔。這一次老夫還有一件差事,需要小兄弟的幫忙。”高第笑吟吟的看著李梟,可心里卻緊張的要死。萬一這小子黑吃黑,拿錢不辦事兒可怎么辦。

    “哦!高大人還有什么事情?”

    “這個……!陛下已經知道孫大人要進京,特命本官前來宣旨。雖然朝廷跟韃子有約,兩邊互不相犯。可山海關依然是拱衛京師的重地,雖然有毛大人和李總兵這樣的虎將把守,可還是需要孫大人這樣老成持重的長者坐鎮。

    呃……!陛下命孫大人即刻回山海關,加強那里的防務,不讓韃子有任何可乘之機。本官接了這個差事,想來想去。小兄弟應該和孫先生比較熟,能否幫著本官勸慰一下。只要孫先生回山海關,對大家都好。”高第說完,眼睛緊緊盯著李梟的臉。

    他知道這些兵都是李梟的兵,只要說動了李梟孫承宗就不是問題。有二十萬見面禮,他應該答應自己那小小的要求吧!

    李梟看看手里的提單,又看了看高第。這算啥,算是賄賂?

    自己還真牛,居然有兵部侍郎向自己行賄,還一送就是二十萬兩銀子。這里面透著蹊蹺,魏忠賢可是有偽造圣旨的前科。現在已經蠻橫到了經常幫皇帝寫圣旨的地步!

    “孫大人為什么進京,想必你我心里有數。旨意你去找孫大人宣讀,至于孫先生肯不肯回去,那就看他的了。到時候,我會說話的。”想了一下,李梟還是答應了高第的請求。

    不是因為什么拿人家手短,而是因為李梟也不想孫承宗進京。現在去京城,其實一點兒好處都撈不到。魏忠賢還會逍遙的活下去,原因很簡單他能夠搞到錢。皇帝用他用得很順手,朱由校還不準備放棄這條咬人的狗。

    聽到李梟肯幫忙,高第眼前立刻一亮。沒想到李梟這么容易就答應下來,臉上帶著笑,心里也樂開了花。

    “如此,還請小兄弟幫忙引薦一下孫大人。”

    “好!”李梟帶著李虎,高第在身后跟著來到了孫承宗的院子里面。

    孫承宗看到高第,愣了一下就明白過來。

    “高侍郎是來宣旨的!”李梟對著孫承宗一抱拳。

    “知道了!臣孫承宗接旨!”孫承宗臉色落寞,對著高第跪伏在地上。迎接學生朱由校的圣旨!

    高第把圣旨拿了出來,輕咳一聲開始念了起來。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
上一頁 返回遼東之虎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提醒更新/舉報錯誤/缺字少章
如發現遼東之虎有章節錯誤、排版不齊或版權疑問、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請聯系客服中心
小說遼東之虎最新章節由網友上傳,作品僅代表作者千年龍王l本人的觀點,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無關。
遼東之虎全文閱讀由思路客小說網(http://www.biaoshuyu.com)提供,僅作為交流,非商業用途。
时时彩平台1980模式平台 友谊县| 莱阳市| 万年县| 特克斯县| 屯门区| 四平市| 修文县| 峨山| 宝丰县| 阿拉善左旗| 诸城市| 宾川县| 长葛市| 沁源县| 绿春县| 泰顺县| 武定县| 三台县| 班戈县| 廊坊市| 英山县| 土默特左旗| 台江县| 太仆寺旗| 南和县| 卫辉市| 北海市| 阿克| 永善县| 齐河县| 久治县| 古交市| 盖州市| 梁山县| 民县| 监利县| 航空| 闽清县|